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竖版地图之父:我比哥白尼幸运
  新华网 ( 2014-07-09 07:24:46 ) 来源: 《环球》杂志
 

  过去北斗系统没有覆盖到北冰洋,它覆盖的范围在中国的北部终止于国界,在东部则伸入到太平洋。这容易让人们误以为他国的导弹是穿越太平洋而来。但在北半球版世界地图上,则明明白白显示北极被多国包围的客观现实。如果真的有导弹要来,理论上从北极上空来距离最近。

《环球》杂志记者/潘阳

《环球》杂志实习记者/郑俊

  据说第一个横着切苹果的是毕达哥拉斯学派,他们陶醉于这个五角星,把它视为打破常规进行思考的象征。

  而第一个横切地球的郝晓光,也期待着他的新世界地图能给人们带来对世界不一样的认知。

  2014年4月,由郝晓光主编的竖版《世界地图》由湖南地图出版社公开发行。这是他绘编的《系列世界地图》中的一幅。在《系列世界地图》中,他创造性地采用了纬度切割划分南北半球的方式绘制了世界地图,改变了按经度切割划分东西半球绘制地图的方式。通过这个方式,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这一天,郝晓光等了12年。

由“横”到“竖”的艰辛

  《环球》杂志:竖版地图一经出版,让人眼前一亮,你为什么会产生创编竖版世界地图的想法?

  郝晓光:横版地图上南极变形那么大,之前为什么没有人去关注?这是哲学问题。所以当我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它是顺着逻辑和观念自然生发的。1996年,我在南极参加越冬考察发现,南极洲在世界地图上的土壤表达、航线划定是有缺陷的,比如南极洲的面积事实上为澳大利亚的1.8倍,但是在经线世界地图上却是3.8倍。传统世界地图对南半球和北半球的表达缺陷,迫使我一定要重新设计世界地图。

  事实上,传统的世界地图的缺陷显而易见。要使球形的地球变成平面,必须利用投影技术,这就必然会带来变形:在传统的世界地图上,这种变形使南极大陆的面积扩大了好几倍,南极点被拉成了一条线。

  《环球》杂志:《系列世界地图》彻底颠覆了人们看世界的传统观念,设想提出之初你遭遇到不少非议和阻力,好像还有一段500次进京的故事?

  郝晓光:当年我们准备重编世界地图,我们提出南极洲变形太大,专家说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有关部门甚至还组织了地图界的权威人士写文章批判我们的提议,认为我们这种尝试是“故弄玄虚,对地图科学的无知”。

  但我没有放弃,从2002年开始,这11年为了这四张世界地图,我从武汉跑北京,踩平了相关部门和相关专家的门槛,加起来跑北京跑的差不多有500趟吧。

  有一回,一天之内去了两次。某个领导说,你这个东西挺好,来汇报一下,我一听激动死了,手都打哆嗦了,马上坐飞机过去。汇报完了之后,刚下飞机,领导又说,你能再来一趟吗,我马上又上飞机。

  我之前形容过自己就像个“相声演员”:听众都听着我“抖包袱”——讲竖版地图的美和意义,感觉很新鲜,哈哈地笑,但这个包袱我已经说了一遍又一遍,早就腻了。

  但是你给我打电话找我,我永远有时间,我可以在任何时候到任何一个地方。我不会说“我很忙啊,我没有时间”这种话。

  《环球》杂志:《系列世界地图》没有出版之前,国内也有一些部门专家为你的地图叫好;国际上,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率先用了你的地图,真正使你的地图得以出版的契机是什么?

  郝晓光:当时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要做一个北极报告,想用一张地图来很好地表现北极和世界的关系,就想采用我们的图。我们何乐而不为呢?这也是对我们的认可,也成为中国地图进入西方的一个标志。

  但是获得认可、叫好是一方面,正式出版又是另外一回事。地图不仅仅是一张图,它承载着复杂的政治含义和文化情感。

  《系列世界地图》能在国内正式出版,我们是搭了三沙市成立这趟顺风车。2013年国家推出了竖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图》,首次将南海诸岛同比例展示出来,全景展示了我们的陆海疆域。为了配合竖版中国地图的出版,去年9月,以《系列世界地图》南半球版改编的《竖版世界地势图》正式出版。

“竖”起来的美

  《环球》杂志:通过地图从横版到竖版的变化,《系列世界地图》产生了哪些影响?

  郝晓光:大家都知道世界上2/3的陆地和4/5的国家都位于北半球。从北京飞芝加哥、纽约,飞多伦多航线,经过北极上空,距离最短。但是传统的世界地图上北极地区被切断,这些航线无法标出。

  在我们做的北半球版世界地图上,国际航空线则可以很好地呈现。比如,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在2002年9月开通了北京经北极直飞纽约的航线,这是北京飞纽约同类航线中最短的一条,单程飞行比跨越太平洋的传统航线减少3个多小时。

  如果把飞机的航线换成导弹飞行路线,大家更能理解传统的世界地图在重大战略问题上的误导和局限。这在中国北斗卫星的北扩计划中体现得尤其充分。

  同时,中国多次南极科考,在传统世界地图上,考察位置和航线也无法标注。但在我们的世界地图上,这些位置都能得到清晰准确标注。2004年中国第21次南极科考远洋航行及2005年中国首次环球大洋科考,都采用的是南半球版世界地图作为表达航线的最佳选择。

  《环球》杂志:据说中国北斗导航系统因为《系列世界地图》做出了调整,这是怎么做到的?

  郝晓光:过去北斗系统没有覆盖到北冰洋,它覆盖的范围在中国的北部终止于国界,在东部则伸入到太平洋。这容易让人们误以为他国的导弹是穿越太平洋而来。但在北半球版世界地图上,则明明白白显示北极被多国包围的客观现实。如果真的有导弹要来,理论上从北极上空来距离最近。

  如此重要的一个系统,应该囊括北冰洋,漏掉北冰洋是很匪夷所思的。

  所以,我们提议应将“北极方向”作为重要决策因素,将北斗二代的覆盖范围向北极方向扩展,以保证国防建设的基本需求。

  《环球》杂志:《系列世界地图》实现重大突破,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找到切线切分半球,你是如何找到这些切线的?

  郝晓光:主要依靠不断试验,我们尝试了几十种方法。地球仪,放在杯子上,把之前的架子拆下来,扔了,用油性笔,在上面画很多条线。琢磨怎么投影,怎么做剖线。

  绘制世界地图的切线,要满足两个原则,一是不要切割陆地;另一个是按照整15度的方式进行切割。

  以经向切割东西半球版的世界地图为例,不切割陆地,有两条很好的切线,一条从太平洋穿过,另一条从大西洋穿过;另外经度切割也可以按照时区进行,每个时区是15个经度,时区切割可以按照整15度的方式划分东西半球。所谓的整15度就是15及其倍数。

  由于东西半球的切线绘制采用整15度的标准,为了达成统一,南北半球的切线也采用相同方式,并且不能切割陆地。这样的切线选择并不多。同时满足两个原则的切线,很难得。

  我们用一句顺口溜来描述系列世界地图,“世界地图三横一竖,东西南北双经双纬”。第一句讲的是世界地图的主题和版式,三幅横版,一幅竖版。第二句说的是视角,也就是东西南北四个半球和投影方法,是经线和纬线的不同分割。

科学的基本态度是怀疑

  《环球》杂志:有专家评价你是“地图界的哥白尼”,你自己如何看待这样的赞誉呢?

  郝晓光:哥白尼手摸着散发着墨香、刚刚出版的《天体运行论》说:“我终于推动了地球。”然后就死了。我们比哥白尼幸运,我们等到了它被认可和应用。

  从哲学层面讲,新绘制的世界地图就是对观念的变革。单之蔷主编对系列世界地图的评价是,“不仅是地图的革命,更是思维的革命”。

  从史学层面讲,我认为系列世界地图是一个历史轮回。1584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把世界地图从西方传入中国,《中国地图史》这样评价他,“利玛窦把世界地图带到了中国,推动了中国科学的发展”。2011年,我们又把新世界地图传回西方。这是一个从西方到东方,又从东方到西方的历史轮回。

  《环球》杂志:你希望《系列世界地图》继续发挥怎样的作用?

  郝晓光:现在大家都在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什么我们现在做得出这个地图?不是我个人的力量,而是民族的一种爆发力,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是我们不断地发现我们有更好认知世界的需求。

  《环球》杂志:我们知道你一直以这套系列图改变大众认知、改变视角而自豪,你觉得系列图的出版对于孩子们而言,意味着什么?或者你对孩子们的学习发展,有着怎样的期待呢?

  郝晓光:霍金有一句话,叫“科学的基本态度是怀疑”,还有一句话是“科学的基本精神是批判”。

  我一直把这两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对孩子们我更认为是这样。

  我们不应该限制孩子们去思考,不能太相信权威和传统,所以新的世界地图就给大家带来了全新的视角。我们教育孩子也应该这样,给他们更多原创的空间,不要总是告诉他们去模仿,去跟随,要敢于质疑。比如你看着传统的世界地图,你对南极很有兴趣,但是这个图上面是不对的,或者说有问题的,那你就会想着去改。

来源:2014年7月9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4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