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香港“后政改”之路怎么走?

2015年06月30日 07:25:19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香港政改已告一段落,但争议并未落幕。连日来,香港反对派不断提出“重启政改五步曲”、“撤销人大8·31决定”、“修改基本法”等明知不可能得逞的要求。舆论指出,香港要走顺“后政改之路”,需要放下政治纷争。而要止息纷争,香港社会必须先弄清楚“我是谁”,理顺与内地的关系。

  反对派还在纠缠政改争议

  香港特首梁振英日前表示,政改方案被否决之后,香港社会应放下争拗,共同为前途打拼。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特区政府近日提交的11项民生项目,6月26日在立法会经过6个小时会议讨论后,仅3项获通过。

  梁振英26日晚发布网志说,政府已主动走出第一步,希望反对派议员放弃“拉布(指以冗长发言等方式阻挠议事)”,正常审议政府的每一个项目。他说,何为“拉布”,何为“正常审议”,香港市民心中有数。

  反对派不愿意放弃“拉布”,还要升级政改争议。连日来,他们提出“重启政改五步曲”、修改基本法等荒谬要求,甚至还打出了“命运自决”、“中港区隔”等无视国家主权的激进荒谬口号。

  近年,香港这个原本的国际经济中心和商业城市日益泛政治化、泛意识形态化,甚至“泛民粹主义化”,香港社会内部的政治纷争、政治对抗愈演愈烈,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出现的。

  香港有背靠祖国的优势,近年发展速度却输给新加坡,最大的原因就是受政治和社会氛围拖累。“拉布”、街头抗议和暴力冲击立法会令香港政府施政艰难,而“占中”、“驱蝗”、赶客等事,令香港“购物天堂”、“东方之珠”的招牌蒙尘。如今,政改已然停步,乱象依然不止。

  推进“双普选”需社会环境改善

  香港反对派否决政改方案,已引起香港多数人的不满。香港研究协会新近的调查显示,52%受访者对立法会否决特首普选决议案感到失望,62%人要反对派“票偿”。问题是,反对派一直剑走偏锋。他们只要抓住那小部分支持者就可存活,这样的游戏规则,不利香港发展。

  要改变香港的状况,需要香港社会重新认识“一国两制”和基本法,需要香港先完成“人心的回归”。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齐鹏飞近日撰文指出,回归以来香港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一再被打断,说明目前香港社会全面落实民主政治的时机、条件和环境、氛围尚不成熟。在香港社会内部真正完成“去殖民地化”的历史任务之后,在香港社会上上下下对于“一国两制”基本国策、对于香港基本法、对于中央和特区的关系、对于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对于香港特区的法律地位,真正有了一个全面准确的理解和认识之后,香港才真正适合推进“双普选”。

  港英统治时期,香港“有自由没民主”,当时的香港人根本无法参与政治。而今天部分港人竟天真地以为,香港现有的民主是来自中英谈判。齐鹏飞指出,香港政改的机会从哪里来?是源自回归的大背景,源自“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国策,源自“基本法”,源自中央政府的发动、推动和依法授权。

  中英“联合声明”仅仅载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由当地人组成。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根本没有“普选”字样。是基本法明确了香港特首选举依据循序渐进原则,“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以历史的眼光看,被否决掉的政改方案是香港有史以来最民主也最合乎实际的方案,一些人却仍心怀不足,只能说其认知和期待都出了问题。

  上下合力香港才能稳健前行

  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无权自行决定政治制度,中央对香港政改拥有决定权,这是基本法的规定,也是香港的宪制地位所决定的。香港特首既要对市民负责,也要对中央负责,所以中央明言特首需“爱国爱港”。选出一个跟中央合作的特首,是香港之福,而非香港之祸。眼下无人知道香港政改何时会重启,但可以肯定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在下一次政改时仍然有效,其中的底线,中央绝不可能退让。如果香港社会对这些问题有清楚的认识,政改争议就成了无源之水。

  长时间来,香港社会不少人对“一国两制”只重“两制”而忽略“一国”,导致许多无谓争议和蹉跎。世界各地都有的国民教育,在香港竟引发抗议而不了了之;在澳门早就确立好的基本法23条立法(维护国家安全法),在香港却迟迟不能订立。没有国民教育,导致今天香港年轻人日益欠缺家国意识。23条立法缺位,才有“港独”分子肆无忌惮的群魔乱舞。

  只有香港社会体认中央真诚推动香港民主、支持香港发展的真心,认识到反对派祸港乱港的本质,才能上下形成合力,“后政改时代”的香港,才可重拾动力稳健前行。

【纠错】 [责任编辑: 牟彦秋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54601279653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