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韩剧《漂亮男人》剧情介绍(1 2分集)

2013年12月06日 20:20:46 来源: 金鹰网
分享到:

金普通与母亲坐在马母的病房里面,马母情况不容乐观,随时有可能撒手离开人世,金普通离开病房来到过道上的时候,正好遇到马特从外面狂奔而来,眼见金普通身上缠着许多透明胶,全身上下怪摸怪样,担心母心病情的马特无比气恼,认为金普通在危急时刻还有心情开玩笑,盛怒之下他喝令金普通不用再来医院。

韩剧《漂亮男人》剧情介绍(1-2分集)

第1集

马特母亲因病逝世

马特与在熙在室内休息,在熙痴迷的坐在马特的身边,一往情深地注视着马特,由于过于迷恋马特,在熙不自觉间保证要买汽车给马特,马特立即警觉起来,认为在熙是在包养他,愤然之下起身站了起来,在熙意识到了说错了话,赶紧站起来呼喊马特,眼见马特即将要离去,她在情急之下保证要买一套房子给马特,此言惹来马特愤怒,他凶光毕露看着在熙,猛然走回去将在熙逼到墙壁下面,旁若无人在她的脸庞上嗅了一下,做完这些举动,马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在熙。

金普通痴情于马特,每天都梦想着与马特在一起,一次出门坐公车,她意外发现马特也在公车上面,马特视金普通如无物,一边听着音乐一边靠在车窗的座位上休息,抬头一看赫然发现金普通注视着自己,马特心中忽然升起了警疑。

金普通见马特在观瞧自己,赶紧赔着笑脸提议马特继续休息,到了下一站她会主动叫醒马特。 金普通回到家中休息,猛然发现马特坐在家中用餐,惊喜之下金普通才发现原来妈妈与马特的妈妈相识,一想到以后可以与马特来往,金普通立即热情的招呼马特用餐。

马特与母亲的关系非常好,一次开车的时候,母亲忽然打来了电话,希望他可以挑选一张最喜欢的相片,马特一听母亲要挑选相片,立即一手开车一手拿起手机,开始翻找手机里面母亲的相片,经过一番对比寻找,马特最终选了一张非常好看的相片。

金普通在家中休息,金母百无聊赖之下提议拿出当年的相片给女儿看,金普通只觉非常好奇,待母亲拿出相片仔细一看,发现母亲当年非常漂亮,身材也非常苗条,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也要变成母亲现在肥胖的体形,金普通不由产生了担忧。

金母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身形走样,将相片放回到原位,她拿起一瓶水仰脖喝个不停。

洪宥拉因为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马特,马特正准备要去办事情,他并不认识洪宥拉,眼见洪宥拉平白无故过来与自己打招呼,马特心中升起了警疑,洪宥拉大大列列面对马特,忽然来到他的身边嗅闻他的气息,以便能嗅到马特是否喝了酒。马特不想再与洪宥拉谈话,正当他想去办事的时候,金普通的妈妈打来了一个电话,透露马母病情危急,马特闻言立时一惊,洪宥拉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趁机提出送马特去医院,马特见母心切,打消对洪宥拉的所有疑虑,坐着她的汽车向医院方向赶去。

一路上汽车急驰而行,洪宥拉在开车过程发现马特嘴唇出血,于是柔声提醒他,马特接过洪宥拉递过来的纸巾,一边擦拭嘴唇一边担心母亲的病情。

金普通与母亲坐在马母的病房里面,马母情况不容乐观,随时有可能撒手离开人世,金普通离开病房来到过道上的时候,正好遇到马特从外面狂奔而来,眼见金普通身上缠着许多透明胶,全身上下怪摸怪样,担心母心病情的马特无比气恼,认为金普通在危急时刻还有心情开玩笑,盛怒之下他喝令金普通不用再来医院。

离开了金普通,马特飞奔到病房里面看望母亲最后一眼,母亲病情危急最终离开了人世,马特陷入到了悲痛当中。 金母负责替马家操持丧礼,眼见马特失魂落魄坐在地上,金母感概之下上前劝慰,马特处于失去母亲的悲痛当中,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主持丧礼,此时金普通捧着马母的遗相走了进来,马特接到手中仔细一看,立即想起了之前母亲让他选相片,原来母亲早就意识到了不久就要离开人世,所以才提前让他挑选相片以便做成遗相。

回想到母亲已经离逝,马特抱着相框跪倒在地上,旁若无人放声大哭,金普通站在一边观看,眼见马特哭成了泪人,她的心中也不由升起了同情。

几天过去,马特心情依然没有好转,一次来到户外走动,他再次遇到了洪宥拉,洪宥拉来到马特身边,声称马特以后将是她的人,马特搞不懂洪宥拉的话中之意,一脸警疑的看着她。

洪宥拉见马特依然沉浸在百思不解的状态中,得意之下来到马特身边,透露自己知道马母给马特留下的暗语,只要知道了这个暗语就可以跟马父相见。

第2集

马特弄清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金普通在家休息,脑子里面回想到了与马特在一起的情景,马特正在在熙的家中休息,为了打探到关于洪宥拉的身世背景,他躺在在熙的怀中,听着在熙讲述洪宥拉的身世背景,原来洪宥拉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至于为何要接马特就不得而知了。

马特为了调查洪宥拉,回到家中找到洪宥拉提供的线索,最后来到洪宥拉的家中调查自己的身世,洪宥拉见马特来了,立即将他引到一间房子里面,将幕布放下来,开始向马特播放一些资料,此时马特才知道他自己是朴基石会长的儿子。

马特得到了洪宥拉给的一把钥匙,他忽然想起了亲生父亲朴基石,于是来到父亲的公司里面打算跟父亲见面,公司大厅里面只有那会兰,得知马特是朴基石的儿子,那会兰一副嘲讽的模样,称以前也来过几个自称是朴基石儿子的男人,言外之意是将马特当成了骗子。

在熙心中一直记挂着马特,生怕马特会被其它女人抢走,她专程来到一家算命看相的商店里面,在女店员的引荐下来到了神婆算命的房间里面,神婆见有客人进来,立即口若悬河替在熙算命,透露她的心上人可能会离她而去。

在熙在算命的时候,金普通在家休息发现哥哥大植正穿着训练服击打沙袋,眼见哥哥有如发狂的猛兽一样击打沙袋,金普通无所事事之下想起了打电话算命,由于打电话非常贵,她舍不得使用自己的手机,刚好母亲的手机就放在一边,金普通露出惊喜走上前拿起手机开始拔号。

接通电话之后,算命大师开始在电话中替金普通算命,声称她的身边站着一个非常愤怒的男人,金普通扭头一看,算命大师所说的男人正是她的哥哥,哥哥大植见金普通打电话,好奇之下走了过来,金普通赶紧喝令算命大师闭嘴,此时马特从屋外走了进来,一进屋便提出要带金普通出门,之前洪宥拉跟了一把钥匙给他,声称钥匙可以打开一间隐藏密码的房子,因此马特想带着金普通一起去房子的地点,让金普通拿钥匙开门。

在熙在算命馆接受神婆算命,神婆故意恐吓她,建议她购买一只护身手表,在熙问清了价格二话不说掏钱购买,来到前台结账,虽然手表非常贵,但她毫不在呼,戴着手表走出算命馆,一想到以后可以拴住马特的心,在熙觉得花的算命钱非常值。

马特开车搭载金普通向仓库方向赶去,两人离开市区来到一处山上,金普通拿起钥匙打开了仓库,马特走进去一看,里面放着许多纸箱,箱子里面全部是袜子,看着满满一仓库的袜子,马特只觉哭笑不得,离开仓库之后向洪宥拉询问仓库中的袜子来源。洪宥拉教导马特应该想办法证服在熙,这样一来才能向在熙学习赚钱的方法,马特认为洪宥拉说的话非常有道理,离开洪宥拉来到了在熙家中,故意扮出性感的模样等着在熙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眼见在熙依然没有出现,马特只觉身体酸麻在心中一个劲催促在熙赶紧出现,免得他的性感姿势无法再保持下去,好在在熙过了一会儿便来到了房间里面,一见马特小鸟依人般的躺在沙发上,她赶紧走过去坐到沙发上,与马特谈论一些事情,马特故意将仓库中有一批袜子的事情说了出来,打算想办法卖掉袜子。

金普通正在街头上努力帮助马特卖袜子,为了吸引行人的目光,她找来一些扮饰穿在身上,扮得怪模怪样企图吸引行人的注意,虽然她在街边一直卖力的叫喝,但行人们就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一个一个从摊边快步经过,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来购买袜子,虽然生意冷清,但金普通没有气馁,继续当街叫卖。

马特离开在熙开车来接金普通,晚上让金普通在家中过夜,早上金普通一觉醒来,来到卫生间拿起一把牙刷,误以为是马特的牙刷,惊喜之下赶紧刷牙,岂料刷完牙的时候,马特忽然打来电话,透露牙刷并不是他的。

金普通继续在街上替马特卖袜子,崔大卫来到她的身边蹲到地上选帽子,左挑右选选到了一只黑帽子,金普通为了卖出黑帽子,主动将帽子戴在头上,崔大卫定晴一看,发现金普通戴帽子的模样非常漂亮,惊喜之下不由怦然心动。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