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定增大王刘益谦踩雷忙 长江证券惨亏后失陷国民技术
2017-12-05 09:27:43 来源: 中国经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近日,国民技术(300077)遭遇黑天鹅事件,公司投入5亿元的产业基金合伙人北京旗隆及母公司前海旗隆相关人员“失联”,一旦确认无法收回本金,损失金额将超过国民技术过去10年的4.39亿元净利润总和。

  作为国民技术第一大股东的“定增大王”刘益谦,将成为最大损失者。根据国民技术三季报,刘益谦持有2469.13万股,以停牌前15.66元的股价计算,刘益谦持股市值约为3.87亿元。

  对于刘益谦来说,国民技术并不是第一家令他折戟的上市公司。刘益谦此前耗资百亿元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的长江证券股权,入手6.98亿股,成为第一大股东。

  刘益谦刚购入长江证券时的价格为14.33元,长江证券曾在2016年进行分红,每10股派3.5元。新理益集团持有长江证券成本变为每股13.98元,以12月4日长江证券的收盘价8.69元计算,刘益谦这笔收购已经亏损36.92亿元。

  一朝损失超出十年净利润 刘益谦踩雷国民技术

  11月29日晚间,国民技术公告称,由于公司累计投入5亿元的产业基金合伙人北京旗隆及母公司前海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公司股票于11月29日开市起停牌。

  主营通讯安全芯片生产、销售的国民技术在2010年4月30日登陆创业板,当年实现净利润1.77亿元,同比增长51.37%。

  然而2012年开始,两大原始股东——中兴通讯、中国华大陆续清仓了国民技术的股份。2013年9月26日,中国华大通过协议方式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7480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份的 27.50%)。

  2013年11月15日,刘益谦、范康麒、韩学琴、赫喆、黄建英、彭国华、谭嘉亮、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一起以每股17.95元的价格接手了这部分股份,共计人民币13.43亿元。股权转让完成后,刘益谦持有1114.20万股国民技术股份,占总股本4.0963%股权。

  2015年一季度,刘益谦的持股数增加至1234.57万股,持股比例提高到4.54%,位列第一大股东,此后随着2015年推出每10股派1元再转增10股的分配方案,刘益谦的持股变成了2469.13万股。

  虽然刘益谦持股数位列第一,但实际上由于股权分散,国民技术是属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而为了从芯片业务低迷、连续亏损三年的国民技术能够获利,刘益谦成为公司大股东开始,国民技术频繁购买理财产品。

  2014年11月28日,公司使用闲置自有资金2亿元,购买深圳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前海旗隆”)的基金产品的A份额,年基准收益率为6.5%,存续期限为2年。

  2015年11月9日,国民技术发布公告称,有鉴于与前海旗隆投资合作的基础,前海旗隆下设的子公司北京旗隆,与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投资控股平台国民投资合作设立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简称“深圳国泰”),国民投资拟自筹3亿元投入投资标的。

  2016年3月2日,公司披露《关于全资子公司增加对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投资额的议案》,国民投资对深圳国泰增加投资额2亿元,国民投资累计投入5亿元。

  而此番前海旗隆“跑路”,如果国民技术无法收回5亿元的资金,对公司影响十分巨大。

  事实上,国民技术2008年至2016年每年全年的净利润分别为0.21亿元、0.97亿元、1.58亿元、0.78亿元、-0.13亿元、-0.33亿元、-0.31亿元、0.45亿元和0.77亿元,加上今年前3季度的0.40亿元,10年来的净利润总计4.39亿元,还不及投入前海旗隆的5亿元。

  长江证券股价频频下挫 刘益谦“身受重伤”

  此次黑天鹅事件曝光后,11月30日,深交所对国民技术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预计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可能导致的损失及对公司2017年度业绩的影响,并说明拟采取措施。

  作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刘益谦,是此次最大的损失者。以国民技术停牌前15.66元/股的价格计算的话,刘益谦的持股市值也只有3.87亿元。

  但是,令刘益谦身心俱疲的上市公司并不只有国民技术,还有长江证券。

  2015年4月,刘益谦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斥资百亿,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的长江证券股权,共涉及无限售流通股6.98亿股(占股份总数12.62%),折合每股14.33元。2016年底长江证券进行分红,每10股派3.5元,新理益集团持有长江证券成本变为每股13.98元。

  但之后长江证券的股价一直表现不佳,今年5月22日更是跌到8.28元的三年来历史最低点,刘益谦不得不出手增持。5月23日,新理益集团增持541.71万股,增持后共持有长江证券7.03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12.72%。

  尽管当时长江证券并未披露新理益集团的增持均,根据5月23日长江证券盘中的最高价8.59元/股和最低价8.41元/股计算,新理益集团此次增持金额约为4555.79万元——4637.05万元。

  仅计算刘益谦刚购入长江证券时的价格14.33元,在2016年长江证券每10股派3.5元的分红后,新理益集团成本变为每股13.98元,以12月4日长江证券的收盘价8.69元计算,刘益谦这笔收购已经亏损36.92亿元。

  除了股价低迷,长江证券的业绩也并不算好,公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58.57亿元,同比下滑31.09%,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2.07亿元,同比下滑36.84%。(记者关婧)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畅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西成高铁首发乘务组亮相
西成高铁首发乘务组亮相
印尼:密切监视巴厘岛火山动态
印尼:密切监视巴厘岛火山动态
浙江乌镇夜色美如画
浙江乌镇夜色美如画
湖南桂阳枫林红了 染红空间美不胜收
湖南桂阳枫林红了 染红空间美不胜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97568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