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兼职刷单”骗局增多 公安部跨14省市打掉45家骗子公司
2017-09-09 07:55:39 来源: 央广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兼职刷单,轻松拿佣金。”这样的广告语您或许听说过。刷单本身就是违法,刷单手的行为自然也就见不得光。有一些骗子盯上了这些刷单手,专门诈骗刷单手的“不义之财”,上演了一幕现实版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在这个连环骗局背后,竟然有正规的网络充值公司在背后充当销赃的帮手。

  刷单,是网购信用评价体系里久治不愈的暗疮,不少刷单手以此为生,并不觉得自己某种意义上是在行骗,最多算是个小小的谎言。然而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故事,并不仅仅是传说,不少诈骗分子就盯上了刷单这条隐秘的产业链,通过层层设局,将刷单手锁定为侵害对象,成为这个骗局之所以存在的土壤。

  江苏省宿迁刑警支队一大队队长夏学建:这概念主要利用的是共同的社会基础,就是现在的网购已经成为广大中青年生活的一部分,大家都有这个经历。第二呢就是说,的的确确新开的网店上面,大家都不熟,增加这个让人家点击率高,让人家虚假购买然后再退款给人家。名义上就是实实在在的刷单,虽然也是违背行规的,但刷信誉是存在的,就是用这样一个社会基础,通过群发短信给被害人。

  “某某会员您好!新开旗舰商城,为提高销量急需兼职刷单人员一任务一结,无需押金。”今年年初,本案受害者们的被骗经历,都是从这样一条1069群发短信开始的。

  夏学健:在一开始跟嫌疑人聊天的时候所有的信息都给他了,姓什么、叫什么、邮箱、支付宝,都是诈骗键盘手先发链接给受害人,然后让他现买一笔,花110买了个100元的充值卡。嫌疑人就通过支付宝返现给受害人115,等于一两分钟之内就让受害人赚了五块钱,感觉是真的。下面就派单,让他卖几千块钱的。嫌疑人现在利用了任信数卡的自动查询功能,通过订单号和邮箱号,就可以获得受害人购买的数字卡号和卡密,到下游平台上卖掉了,速度非常快。

  仅凭着订单号和用户名,不需要密码就能拿到第三方平台上充值卡网络订单的卡密,这样的“简便”流程可不符合各位网购资深达人的经验。刷单手也正是因此放松了对客服,也就是实际上的诈骗键盘手的警惕。那么这个所谓的“新开旗舰商城”——任信数卡商城的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漏洞呢?原因当然是任信数卡和诈骗键盘手根本就是诈骗合伙人。平台和个体诈骗者是怎么暗自勾结的呢?

  夏学建:跟传统的犯罪不一样了,传统的犯罪在一起商议、分分工,现在的网络犯罪都是意会,心里都有数的,都是网络语。买手机充值卡的时候,诈骗键盘手看到这些网站上面标价是100元面值的手机充值卡,他标价110,议价出售,这是不正常的。现在对于说手机充值渠道,价格都非常透明的。正常人不可能去花110的价格买一张100元面值的手机充值卡。

  在刷单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诈骗键盘手已经拿到了受骗人所购买的充值卡卡密。此时销赃成了他们的当务之急。大多数受骗人在发觉上当后,都还抱有卡密在手,大不了自己充值,损失的只是几百块钱差价的侥幸,然而骗子怎么会放掉到嘴的肥肉?但如何将大量充值卡迅速销售呢?销赃过程的二传手——极富网络公司登场了。通过这家公司,赃卡大量流入看似正规的终端销售者欧飞公司。

  夏学建:欧飞公司是跟三大运营商合作,跟电商合作,像京东、支付宝、微信等,提供在线手机充值服务的。他从三大运营商和代理商手里买了大量卡号卡密存在公司的卡库里,这是他正常的业务渠道,但是它还有一个卡事业回收部,专门回收赃卡。

  一个好端端在微信、淘宝等大型平台正常经营的网络充值公司,为何会卷入诈骗?利益依然是驱动力。夏学建介绍,即使是大量购买,欧飞公司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充值卡最多也只比面额几毛钱,但购买赃卡,却可以以低于面额两到三元不等的低价。虽然经过了销赃二传手极富网络,欧飞可以辩称自己不知情,但侦查所得的种种线索显示,所谓不知情不成立,这样的销赃已经构成共犯。

  夏学建:这么便宜而且都是不知名的公司,突然一天内卖几百万给你?心里是有数的这卡是不正常的。而且这些卡还不是像卡库里的卡,因为那些卡都是应对月初月末的充值高峰的,正常需要平均十天才能消耗。但是它回收的卡,一分钟至多不超过两分钟就把它消耗成空卡了。

  经对信息流、资金流等进行溯源追踪,一个涉及手机话费在线充值服务商、手机充值卡在线销售商、诈骗键盘手、手机充值卡在线寄卖商、“1069”短信平台次级承包商相互勾结、共同作案的一特大刷单诈骗犯罪网络浮出水面。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共打掉涉案的短信推广公司45家,违法销售回收电话卡、游戏点卡的涉案公司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075名,核破全国网络兼职刷单诈骗案件上万起,涉案价值3000余万元。(记者刘祎辰 潘毅)

网络兼职日赚500元?揭秘刷单诈骗背后黑色产业链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萌萌
相关新闻
  • 快递单背后的黑产链:每条信息2元 知名公司高管涉案
    在“小何”的多次劝诱下,去年10月份的一天,汪媛媛打开了办公电脑,查询了“小何”发过来的数十条快递单号对应的收件人信息。此人自称“小何”,从10月初开始,“小何不断通过电子邮箱将汪媛媛所在快递公司的一批快递单号发过来,少则数十条,多则上百条。
    2017-07-19 08:35:36
  • 部分电商用空包刷单提高搜索排名 形成灰色产业链
    随着电商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不少商家为了提高其搜索排名,不惜铤而走险,用空包“刷单”。
    2017-07-13 08:33:46
  • 网购刷单第一案组织者获刑5年9个月
    昨日,刷单组织者李某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接受审理。法院当庭一审判处李某有期徒刑5年9个月。这是国内首例刷单炒信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
    2017-06-21 07:45:32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绝症女孩李欢:把“爱和坚强”吟唱到生命终点
    绝症女孩李欢:把“爱和坚强”吟唱到生命终点
    中巴空军在中国境内举行多兵(机)种联合训练
    中巴空军在中国境内举行多兵(机)种联合训练
    日本熊本熊现身广州卖萌引围观
    日本熊本熊现身广州卖萌引围观
    甘肃金昌戈壁滩上秋日菊花香
    甘肃金昌戈壁滩上秋日菊花香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634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