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周小川谈金融改革:不开放、不竞争往往纵容了低标准
2017-06-20 11:37:0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网北京6月20日电 在今日召开的2017年陆家嘴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全球复苏动力增强,但仍然存在不稳定因素。

  周小川还说,深化金融改革,为实体经济营造良好环境。金融和实体经济应该相互依托,深化金融改革是中国和世界各国面临的问题。

  【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将落户上海】

  周小川在论坛上宣布,为了进一步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近期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将落户上海,更好地为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建设作出贡献。

  CIPS的全称是 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主要功能是处理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主要进行跨境美元交易清算。

  CIPS业务处理时间和业务类型均独立于人民币大额支付系统(CNAPS),CNAPS主要为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参与者提供跨行人民币资金清算服务,是境内跨行人民币资金汇划的主渠道,实时处理国内大额资金划拨。同时,CNAPS也为CIPS提供最终资金清算。

  CIPS系统投入使用后,将取代境外清算行,成为人民币回流的主要渠道及人民币存款的定价基础。人民币跨境清算模式的更新换代,将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入一个新纪元。

  CIPS有四项功能:一是连接境内、外直接参与者,处理人民币贸易类、投资类等跨境支付业务;二是采用国际通行报文标准,支持传输包括中文、英文在内的报文信息;三是覆盖主要时区人民币结算需求;四是提供通用和专线两种接入方式,让参与者自行选择。

  【制造业开放是资源配置优化的进程】

  周小川在谈到制造业对外开放时表示,较早参与开放和竞争的大多数行业最终都发展壮大得快、竞争力强。开放是资源配置优化的进程,通过市场和竞争机制带来优化配置。制造业开放让中国成长为世界工厂。制造业在我国开放较早,早期也有争议,但相对易于形成共识,使制造业成为开放充分的产业。

  他表示,对外开放后,从加工贸易到工业制成品都参与国际竞争,随后“走出去”办企业,中国的制造业和企业不仅没有被冲垮,反而快速发展,中国成长为全球制造业强国、世界工厂,不少领域正迈向全球产业链的中高端。

  【推动放宽外汇管制等三大政策改革】

  在谈及开放与国内改革的关系时,周小川表示,开放促进了国内的政策改革。平等竞争和开放是相互关联的,不仅是国内企业与外资企业竞争,也必然包括国内企业之间的公平、充分竞争。对外开放促进了放开国内民营资本的准入,随后引入了国民待遇的概念。无论是对内资还是外资,准入条件应该是一致的。对外开放推动了贸易与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汇率市场化、放宽外汇管制三大政策改革,其中包括降低市场准入门槛等,渐使竞争和市场变为普遍适用的政策机制。

  【过度高杠杆,高不良资产化都不能纵容】

  周小川表示,制造业的开放让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开放还促进了国内一些列重要制度改革,价格改革、税制改革等;金融是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90年代将金融业定义为命脉行业,经验告诉我们金融如果不稳定将出大乱子。

  他同时指出,引入外资银行后,对国内银行的会计准则、监管标准、营改增改革等带来了压力。

  他认为,越是重要角色越要靠市场化。全球经济危机告诉大家,要防金融危机,首先要保证金融机构的健康性,高杠杆、低资本、不良贷款等现象均不得宽容,而不开放、不竞争往往纵容了低标准。为此,金融服务业作为市场经济中的竞争性服务业的属性已十分清晰。

  【金融服务业是竞争性服务业 还要进一步扩大开放】

  有个别主张认为应对金融业进行保护,对此,周小川表示,各国经验(包括我国自身经验)都表明,保护易导致懒惰、财务软约束、寻租等问题,反而使竞争力更弱,损害行业发展,市场和机构不健康、不稳定。其中一个例子是亚洲金融危机前后所发生的的那些现象。

  周小川认为,国内很多金融机构都已经“走出去”了,适应了国际竞争,特别是风险管理、定价、反洗钱都有了实质性变化。目前,已有五家金融机构跻身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成为资本金充足、经营稳健的市场化经营主体。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健康化已受到国际债市、新兴市场股票指数机构的关注。这些均说明,金融服务业是竞争性服务业,受益于对外开放,还要进一步扩大开放。

  【开发性金融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

  在谈到金融业如何对外开放时,周小川表示,开发性金融可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我国首先探索的开发性金融是以服务国家战略、市场运作、自主经营、注重长期投资、依托信用支持、不靠政府补贴、保本微利、财务上可持续性的金融模式。这种模式可在“一带一路”中有更好地发挥。该模式不会形成对财政资源的挤占,避免滋生道德风险和导致市场扭曲等问题。“一带一路”建设也为金融机构开展海外布局,为贸易、投资、资本运作等提供更好金融服务提供了发展空间。

  他认为,从制造业、服务业开放的经验可推导出,金融行业不是例外,同样适用于竞争与开放规律。金融服务业在对外开放过程中,由竞争机制带来压力、动力、进步和繁荣,会发展得更好。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畅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第52届巴黎航展开幕
    第52届巴黎航展开幕
    特战蛟龙海岸擒“敌” 红蓝对抗斗智斗勇
    特战蛟龙海岸擒“敌” 红蓝对抗斗智斗勇
    一起练瑜伽
    一起练瑜伽
    揭秘中国科大少年班
    揭秘中国科大少年班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96366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