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互联网金融野蛮时代终结 专家学者把脉未来发展方向

2016年12月23日 10:01:19 来源: 新华网

  图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互联网金融:大变局与新征程”论坛上发表演讲

    新华网北京12月23日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22日在京表示,“目前,对互联网金融整顿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新瓶装旧酒’。若仍是用新的技术、新的概念来做旧的业务,互联网金融没有前景可言。”

    李杨是在昨日举行的“互联网金融:大变局与新征程”论坛作出上述表述的。据了解,该论坛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办,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承办。当日,众多行业专家、学者就中国互联网金融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了研讨。

  野蛮发展时代走向终结

  自2013年起,以P2P网络借贷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金融迎来了爆发式的发展,在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发展普惠金融及助力“双创”等方面发挥了重大的作用。但由于监管缺位及行业自律不足,网络借贷行业也暴露出一些发展初期的问题。同时,更有大量的线下理财或财富管理公司打着互联网金融或P2P的旗号,从事非法集资或违规业务。

  作为行业从业者,陆金所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执行官杨峻表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各类新技术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降低金融机构服务的成本,并提高机构经营效率,从而能够更好服务广大人群。然而,现阶段互联网金融仍存在许多问题,包括市场参与者良莠不齐、信息披露不足、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缺失、交易各方权责定位不明晰等。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联合其他部委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以负面清单的形式,规定网贷行业不可触碰13条红线。

  此后,10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强化了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资产管理及跨界从事金融业务、互联网广告、第三方支付等领域。

  李扬认为,目前,对互联网金融整顿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新瓶装旧酒”。他提到,除少数优秀互联网金融机构外,绝大多数平台还是用互联网之名行传统金融之实。若仍是用新的技术、新的概念来做旧的业务,互联网金融没有前景可言。

  此外,李扬还表示,从目前的监管形势上看,监管层主要针对互联网金融出现的新业务、新技术等进行监管,但缺少对最基础的内容管制,即实名制、交易、透明度等问题。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让整个行业进行了一场大洗牌”,新华社财经财经传媒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葛玮指出,“洗牌是一个披沙沥金的过程,互联网金融的野蛮发展时代走向终结,行业实现由乱而治的转变,从而进入一个健康发展的新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认为,目前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本质是消化存量,是监管主体展开针对性的整顿评价。从目前形势看,专项整治需要解决的问题主要有四点,即现有监管分业监管体制与金融混业经营格局错配问题;现有法律、监管规则的制定滞后于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问题;金融创新与风险控制的协调问题;缺乏系统性的长效监管机制。

  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原点规划未来

  在论坛上,多位专家表示,2017年将是互联网金融合规落实年。那么,从监管层面及行业自身角度出发,未来互联网金融该如何发展呢?

  “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原点,来规划互联网金融的未来”,李扬称,“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发展的一个铁律。现在互联网进入金融行业,就要讨论如何借助它来为实体经济服务。那些用各种名义吸收存款,然后通过资金池发放贷款、做投资的行为,是坚决不能鼓励倡导的”。

  胡滨认为,互联网金融应该加强自律监管,并将其作为监管体系的有益补充。“由于互联网金融具有特殊性,自律监管缺乏实质性举措。换言之,自律监管不能代替行政监管,行政监管体系仍还是主导。”

  他还指出,互联网金融除了加强自律监管外,还要引入“监管沙盒”,通过包容性监管理念使监管由被动响应向主动引导转变,即金融监管部门需在其金融创新中心设立旨在为金融机构、金融创新提供一个“安全空间”的一整套新型监管机制。

  针对互联网金融平台,杨峻指出,互联网与金融融合的未来方向应以客户为中心,并在场景的基础上,将长尾客户作为重点,借助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型科学技术把控风险,进而实现最终盈利。

  陈道富认为,互联网金融的内在价值是其今后存在和发展壮大的重要所在。互联网金融,不仅是互联网与金融,更是两者的结合,产生增加值的部分才是互联网金融真正的内在价值。

【纠错】 [责任编辑: 李童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231294173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