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11月CPI维持“2时代” PPI大幅迈进“3时代”

2016年12月09日 15:18:09 来源: 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2月9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国家统计局今天公布11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增加2.3%,环比增速为0.1%;11月份的PPI同比增速为3.3%,环比涨幅增加1.5%。多家机构之前预测,受蔬菜等食品价格上涨影响,11月份CPI涨幅可能小幅扩大,会继续维持在“2时代”。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绳国庆分析,11月份CPI环比变动呈现三个特点:一是食品价格环比由降转涨,价格环比上涨0.2%,主要是受鲜菜价格上涨的影响;二是汽柴油和水电燃料价格上涨。国内汽油、柴油、液化石油气、居民用煤等能源价格上涨合计影响CPI上涨0.04个百分点;三是旅游价格季节性下降,飞机票和旅行社收费价格环比分别下降6.4%和2.1%,合计影响CPI下降0.05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11月份食品价格走势平稳,蔬菜类价格环比延续上涨态势。冬季临近蔬菜供给下降,年末需求旺季到来,蔬菜、水果价格可能上涨。原油价格走稳,石油相关消费品价格上涨,工业产品价格回升,对非食品价格带来推升作用。连平认为,“当前没有出现明显的通胀压力。”但在供求关系和投机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大蒜等部分供需偏紧的食品价格出现快速上涨,需要引起关注。预计未来几个月CPI同比涨幅高于2%,整体可能小幅上涨。

  在CPI和PPI回升之际,业内人士也普遍预计明年通胀压力会比今年有所上升。有专家认为,明年的通胀压力主要来源于输入性通胀压力,房价上升推高租金价格,劳动力供给减少带来的工资上升,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服务业价格升高。

  关于这一话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刘瑞:这两个数据都表明目前的中国经济还是处于正常区间,CPI同比涨幅高于2%是正常的情况。因为到了冬季,鲜菜类的价格会有所上涨,但是到了夏天,其价格也会有所回落,这都是正常的现象。

  在持续下降50多个月之后,PPI近两三个月开始上涨,这表明了企业出厂价格的上涨,也预示着市场的销售开始恢复,厂家的产品开始适销对路。即使涨幅达到了3.3%也不算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根据我个人的判断,明年价格总体上还是会保持着平稳的运行,不会出现大幅的上涨,也就是不会出现严重通胀的问题,同时通货紧缩的问题也不存在了,这为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营造了一个很有利的的宽松环境。在这种情况下,个别的价格因势上涨或者出现季节性的波动应该都是在意料之中的。

  目前一些外围的因素也可能会导致国内CPI的上涨,例如人民币的贬值就会导致进口产品的价格出现上涨。另外,随着经济的复苏,大宗商品的价格也可能会有所上涨,但是这些因素不会对我们造成太大的冲击。

  经济之声:未来货币政策的方向是什么?

  刘瑞:货币政策向来是向低调控的,也就是根据价格的波动、通胀能力的高低来采取加息、减息、扩大或者收缩流动性的政策。目前如果价格持续走高,银行可能会采取一些收缩的政策,但是预期值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如果货币政策有一个预期值的规定,无论是消费者价格还是生产品价格的涨幅没有超过其预期值,它应该是静观其变,让市场去发挥作用。只有当波动超过了预期值,货币政策才会有所动作。货币政策应该留出一点时间,让市场对价格的波动作出一些调整。

  经济之声:从政策目标来看,稳增长、控通胀、防风险、调结构的排序会出现变化吗?

  刘瑞:稳增长应该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今年的稳增长应该有定论了,就是全年的经济平稳增长,而且四季度的增长应该超过前三季度的增长。此外,目前通胀又没有超出预期值的范围,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的经济形势在总体上是不错的,宏观调控各方面的压力都不大。虽然国外的“黑天鹅”事件导致了我们的汇率市场和股市市场出现了一些起伏,但这些因素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有限的。

  经济之声:人民币的贬值是否会给咱们的出口带来很大的帮助?

  刘瑞:这是肯定的,对于中国经济来说,人民币贬值的最大好处就是它会刺激我们的出口。如果美国要对中国采取反倾销政策,实行起来其实是很难的。因为人民币贬值以后,中国产品确实便宜了,美国的消费者也喜欢价廉物美的产品。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很明确的战略转向,就是我们的出口不再靠价格战和汇率战,而是靠产品的升级换代。

  经济之声:您预计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三去一降一补”会作出哪些调整或者颁布哪些新的政策?

  刘瑞:现在看来,“三去一降一补”所取得的工作成果不是特别平衡。去库存和去产能的工作做的比较好,推进的比较积极,速度也比较快,但是去杠杆工作可能还需要加以改进。降成本的工作已经在积极推进了,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今年的工业利润有所增长,有些行业已经扭亏为盈了。关于补短板,数据可能会滞后一点,因为它不会在当月就有所反映。

  经济之声:去杠杆有什么好办法、好方法呢?

  刘瑞:去杠杆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它与金融体制的改革和地方政府的体制改革是连在一起的,不是单纯的把杠杆率、债务率降下来就可以了。之所以今年去杠杆工作推进的比较慢,就是因为我们现在还在出台一些制度改革的政策。明年随着各项方案的到位,这一情况可能也会有所改善。

  经济之声:金融数据中有哪些需要关注的?

  刘瑞:一个是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另外一个是企业的违约率,最后一个就是宏观的债务率,也就是M2在GDP中所占的比例。

【纠错】 [责任编辑: 李童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231293978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