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我们不等风,我们在造下一场台风”--走进探索人工智能的格灵深瞳

2015年08月27日 10:24:58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8月27日电(记者韩洁)“很抱歉,我们没有商圈办公楼和格子间。因为我们在颐和园边、西山河畔,有一个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的28亩院子……”说出这“土豪”招聘语的是一家成立刚两年的科技公司--格灵深瞳。

  酷热的8月,当记者从北京市中心驱车一个多小时在玉泉山下一处僻静仿古宅院找到这家企业时,很难想象眼前雕梁画栋、清湖如镜的中式庭院,居然是一个高科技创新创业基地。

  “这里原先是私人豪华会所,后来关闭了,被我们去年以较低价格租了过来。”在34岁的格灵深瞳创始人何搏飞看来,曾为特定人群服务的豪华会所,转为一群没有任何背景年轻人的创业基地,不可思议的变化也预示着中国经济孕育的新机会。

  正是因为看好中国经济转型下带来的新机遇,两年前还是美国某跨国公司中国区总经理的“商业精英”何搏飞和来自美国谷歌眼镜核心技术团队的“极客”赵勇一拍即合,决定共同创业。

  “当时就是感觉中国本土企业正在崛起,自己不能逆流发展。”谈到两年前的毅然离职,毕业于斯坦福商学院的何搏飞说,两年创业让他深感自己赶上了中国创业创新最黄金的时代。

  创业之初,何搏飞和赵勇的研发团队在北京北四环一个老旧小区租了一处三室一厅的民宅,埋头攻关计算机视觉技术。那段日子虽苦,但触摸着最前沿技术的脉搏,让他们兴奋不已。

  “人工智能落地的技术不多,我们将研发和市场需求结合起来,将安防监控系统锁定为首个突破的领域,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何搏飞说。

  何搏飞说,之所以选择安防领域,是因为他们调查发现中国安防设备市场规模每年超过4000亿元,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还是空白。

  “传统摄像头的核心功能是记录,如北京一大型银行,自助银行有2万路视频,4个保安专职盯监控。但海量视频信息靠人工盯工作量太大,异常信息很难筛选出来。”何搏飞说。

  格灵深瞳探索的是为摄像头安上大脑,能够理解人的行为,第一时间发现异常。与普通的监控摄像头不同,何搏飞向记者展示的摄像头下面,加装一个类似无线路由器大小的盒子,整体看起来像个机器人。

  “我们将计算机视觉技术应用在摄像头上,让它像人脑一样具备自我学习能力。如果安装在自助银行里面,机器会根据日常捕捉的运动轨迹自我判断哪些取款人的行为是正常轨迹,哪些是异常轨迹。”何搏飞说。

  因为是安防领域第一个啃人工智能“螃蟹”的,格灵深瞳的产品很快在各大银行进行了售前测试。这家专注技术创新的公司也引起了风投的关注,成立一年多就拿到了两轮融资,第一年公司估值成长了20倍。

  前沿的创新技术引起了国际关注。今年初,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访华第一站就选择访问格灵深瞳。

  从最初到高校招聘无人问津,到现在汇集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北大、清华等名校一众高才生,格灵深瞳也吸引了大量高新技术人才,员工数从去年初不足20人,迅速扩至目前一百多人。

  “两年的创业经历,让我深感今天中国发生变化的频率已经和十年前远不一样。如果过去用年来计算变化,现在是用天来计算。”何搏飞感慨地说。

  而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何搏飞有着更远的思考。他告诉记者,格灵深瞳关注人工智能,目前已开始尝试让汽车也能像人一样感知外部世界。“真正意义第一个能被人类大量使用的机器人将是自动驾驶汽车,我认为,未来5年这一技术将成为实现。”

  “我们不等风,我们在造下一场台风。”何搏飞说,创造风口,就要做有远见、开创性的事情。“随着人工智能逐渐成为技术创新的风口,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影响和改变人们的生活。我们愿意为了这一梦想迎难而上。”

【纠错】 [责任编辑: 王萌萌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16389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