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金融稳定 重中之重——访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

2015年08月16日 21:34:2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香港8月16日电(记者王旭 颜昊)香港国际金融中心88层。维多利亚港的湛蓝一览无余。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对记者解说如何应对金融动荡,数据、理据信手拈来,言谈话语中贯穿着一条主线:金融稳定,重中之重!

  针对近日人民币出现波动,陈德霖认为,人民银行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目的是令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贴近市场。因为要贴近市场,人民币汇率自然会更易受供求和市场预期和气氛等因素影响,岀现比以往较大波动是在所难免。

  他不认为人民币汇率进入下行通道,“根据以往经验,美元通常都会经历强周期和弱周期,我认为强美元周期仍会维持一段时间,所以新兴市场的货币,包括人民币,目前都会面临不同程度的贬值压力。但中长线中国经济向好,外贸亦稳定增长,所以不应会出现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情况。”

  香港一直要面对外围市场的动荡,因此在陈德霖看来,“香港银行的竞争力,并不在于它们能否为股东带来最大利润,而是它们的保守作风和稳健经营。”要从基础上确保香港金融体系稳定,就需保持比一般欧美银行更高的资本充足率,在必要时用以冲销呆坏账。

  香港银行业近年快速发展。全球的100大银行,有70家在香港设有分支机构。香港银行体系的资产规模,亦从2000年的6.7万亿港元,大幅增至今年5月底的19.2万亿港元,银行业的发展大大快于香港经济整体增长。

  陈德霖谈起香港金融稳定的基石——外汇基金。外汇基金从1993年底的3500亿港元,已大幅增加8倍至2014年底的3.15万亿港元。

  “有不少人认为外汇基金的投资策略过于保守,又认为基金规模已远远超过维持金融稳定的需要,提出可以多些用途,改变投资途径,”他摇了摇头,“外汇基金有维护香港金融稳定的法定职能,又是香港市民的血汗钱,所以我们的投资策略必须偏向保守。外汇基金的资产总值确实在过去二十年有了长足的增长,但大家也要明白,香港的银行和金融市场的规模亦在同期增长了很多。”

  陈德霖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特区政府在当年10月以外汇基金的资源去为全港银行的存款提供无上限担保,当时存款总额为5.8万亿港元,现在约10.6万亿港元,如今需要多大规模才能覆盖?“假若外汇基金规模不足,那么我们作出的担保又能否保得住存户和市场人士的信心?”

  他反复强调,香港是一个全面开放的经济体系和金融中心,无论在监管方面如何小心和努力,都不可能排除香港会受到外围波及和冲击而出现危机,届时外汇基金就会是保障香港金融稳定的最后防线。

  提及近来内地A股市场的大幅波动,陈德霖说:“靠用很大的杠杆来支撑的资本市场,不能持久,这是经济定律。”“这几个月,听说内地有些投资者的杠杆很高,部分人可以取得高达10倍的杠杆。短时间可以炒起来,但高杠杆水平就很难维持下去;而杠杆越高,去杠杆的过程就越困难,风险越大。”

  谈及香港金融业未来的发展前景,陈德霖充满信心。

  “有人说,香港和内地联系越密切,就会逐渐失去竞争力。这我不能同意。”

  陈德霖说,2000年中国内地的外贸总额是4700多亿美元,2013年已增加接近8倍至4万多亿美元。同期香港的转口贸易总额也由1800亿美元增加1.5倍至4500亿美元。这表示香港与内地的商贸联系越紧密,越可以积极发挥香港的中介角色,有利于香港借内地持续增长之势发展经济和就业。

  中国金融继续开放,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就“没戏”?“这又是另外一个谬论。我认为情况刚好相反:中国越开放,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就越有前途!”

  理由很简单,内地金融开放将为香港带来持续的源头活水。如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香港就是最大的受益者,数年内已发展成全球最具规模的人民币离岸业务中心。

  陈德霖非常认同香港发展要借国家的势,主动去配合国家战略,如当前的“一带一路”。他说,“无论中央领导还是地方领导,都很认可香港,说在香港成立的公司是离岸公司,自由度更高,香港的资讯发达、人员进出比较方便,融资配套也比较好,在‘一带一路’战略上都要用好香港。香港金融业的前景非常好,我充满信心。”

【纠错】 [责任编辑: 黄锐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401116268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