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希腊驶向“未知水域”迎接五大挑战

2015年07月06日 11:07:36 来源:新华网

  7月5日晚,在希腊雅典,支持在公投中投否决票的人们在街头庆祝。希腊内政部6日凌晨公布的计票结果显示,在5日就是否接受国际债权人“改革换资金”协议草案举行的全民公决中,反对者获胜。对约94%选票的统计显示,反对协议草案者约占61.3%,支持者约占38.7%,投票率约为62.5%。 新华社发(马里奥斯·罗洛斯摄)

  新华网雅典7月5日电(记者陈占杰 刘咏秋)在希腊5日举行的全民公投中,反对债权人救助协议草案者以较大优势胜出,总理齐普拉斯让希腊人“大声对债权人说不”的期望成为现实。

  齐普拉斯曾说,希腊人自古以来就是勇敢的水手,从不惧怕驶向未知的水域。而希腊的全民公投和资金管制,实质上已经将希腊和欧盟都拖进了“未知水域”。如何在这片水域弄舟,需要高超的政治、经济、社会等综合技巧。此间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希腊政府需要迎接五大挑战。

  最迫切的挑战在于,已经关门一周的希腊银行能否在7日开门营业。这是齐普拉斯号召希腊人否决救助协议草案时许下的诺言之一。全民公投尘埃落定,去除了造成希腊人恐慌的一个不确定因素,为金融系统恢复稳定创造了条件。如果银行能正常开业,重新获得民众授权的齐普拉斯政府就能闯过第一个险关,在与债权人谈判时也会硬气许多。但银行开门需要真金白银,需要欧洲中央银行为其提高流动性上限。

  第二个挑战是能否尽快与债权人达成协议。此次公投内容是债权人6月25日的协议草案,但在希腊决定举行全民公投后,债权人已经表示,随着原有救助协议于6月30日到期,其协议草案不再有效。即使债权人愿意以这个草案为基础与希腊政府重开谈判,仅从技术角度来看在48小时之内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也不大。如果裹挟民意而来的齐普拉斯政府在谈判中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双方在7月7日之前达成“对希腊更好的协议”将更加困难。换言之,齐普拉斯让希腊付出极大经济、社会代价赢得的全民公投,实际上不一定能成为他谈判桌上的筹码。

  第三,能否按期偿还欧洲中央银行贷款。希腊6月30日未能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欠欧洲央行的35亿欧元贷款7月20日将到期。如果希腊不能在此前获得资金,就不可能还款。而不偿还这笔贷款,欧洲央行可能停止向希腊银行提供紧急流动性援助,最终可能导致希腊银行系统崩溃。

  第四,如何修复被全民公投撕裂的内外关系。公投使希腊的年轻人和老年人、有存款的人和没存款的人、在职者和失业者站队,激起了数十年从未出现过的民意对立。公投也让债权人与希腊政府之间互不信任的裂痕进一步加深。齐普拉斯在全民公投后发表的首次讲话中呼吁希腊人努力重建社会和谐,并感谢欧洲公民对希腊人民的支持,实际上反衬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第五,希腊能否真正推进改革。希腊之所以走到今天,从历史上看是因为近代以来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变革机会,导致漠视国家利益的庇护主义大行其道,盘根错节的家族和地方势力成为改革和发展的绊脚石。面目清新的激进左翼联盟党执政近半年来,在改革方面乏善可陈。从齐普拉斯政府召回已经被裁撤的国家公务员、中止私有化进程等举措来看,有些方面甚至在走回头路。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贷款方对希腊提出的紧缩要求有过分之嫌。当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和缺乏竞争力时,靠刺激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促进就业是通行思路,但当前希腊货币政策受欧洲央行制约、财政政策受债务压力制约,所以提振经济、改善财政状况的资源非常有限。

  时间不饶人。资本管制以来,希腊出口方面每周损失8000万欧元,而进口原材料和产品的短缺额已高达6亿欧元;旅游业每天损失5万游客的订单。在资本管制的情况下,每天被取出的现金仍然高达5亿欧元。有专家估计,如果资本管制持续比较长的时间,希腊会损失5%到7%的国内生产总值,去年已经恢复增长的希腊经济今年重回衰退已经没有悬念。

【纠错】 [责任编辑: 黄锐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401115827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