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APEC求解亚太自贸困局

2014年11月06日 09:07:26 来源: 北京商报

  在《论中国》的压轴篇,基辛格曾提出中美需构建太平洋共同体。此书在2011年5月付梓时,美国刚刚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如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等大小区域自贸协定已填满太平洋,经济一体化的迈进令政治协同前景可期,基辛格的构想似乎在变为现实。

  但现实昭示了问题的复杂性。TPP、RCEP等亚太主要自贸协定谈判当前均陷入低谷,更引人警惕的是,相互竞争有演化为对立冲突的倾向,经济争议可能滋生为政治冲突。

  如何管控经贸分歧,并以此为基构建太平洋新秩序,是中美需要承担的历史责任,而这最需要的就是领导人面对面的沟通,APEC的平台作用因此格外重要。一次峰会固然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但不妨碍其奠定合作基础的价值。

  TPP 美国主导 高水准导致高难度

  无可争议,在当前亚太大大小小的区域自贸协定中,TPP是影响力最大、自由化程度最高的,其代表了亚太自贸进程的未来。三个数字说明了它的实力:GDP占到全球40%、贸易额占到50%、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外商直接投资)占到30%。

  “一个自贸协定的地位取决于其主导者以及协定内容。TPP由美国主导,包含了美国在亚太的战略利益,因而比较受到外界关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王孝松说。

  TPP成立较早,后来居上的美国加入后,视其为应对中国在全球贸易中份额急剧攀升、巩固美国在国际贸易格局中首席地位的战略行动。与雄厚实力及其战略雄心相对应,TPP的高水准令人侧目,不仅涉及到货物贸易层面,也涵盖了知识产权、政府采购乃至政府透明度、国企改革等众多课题,在广度和深度上令传统的自由贸易区(FTA)大为逊色。

  然而,实力雄厚和门槛更高也意味着难度更大的国际协调。“任何贸易谈判都是一个利益协调问题,如果成员是一个大国和诸多小国就比较容易达成,如中国-东盟自贸区。TPP涉及国家众多,还包括美、日这样的经济大国,各方利益不一致,因此谈判进展困难重重,年内达成比较悲观”,王孝松称。

  除了国际协调难度大,背后的障碍还有来自各国国内的强大压力。在自由贸易被广泛怀疑的后金融危机时代,发达国家的国内压力相较发展中国家尤甚。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近日一份调查显示,对于“自由贸易不利于本国就业”这一观点的认可程度,全球平均水平是19%,美国和日本则分别高达50%和38%。

  “TPP谈判采取的是闭门磋商方式,不太好判断目前具体处于哪种阶段。但必须承认,TPP谈判的确存在难点,这个并不奇怪,TPP对成员国要求很高,压力势必也很大,各国在谈判中难免讨价还价”,对外经贸大学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研究室主任杨立强说。

  与美、日相反,越南等国民众对自由贸易极为欢迎。“如果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签订自贸协定,有利于对发展中国家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发达国家的进口竞争部门利益受损,这些部门的就业者一般属于底层民众,他们很自然就对自由贸易不满,而发达国家受益于自由贸易的部门和阶层则会相对沉默”,王孝松说。

  RCEP 东盟发起 多分歧降低积极性

  在亚太地区,惟一可与TPP相提并论的另一大自贸协定是RCEP,它由东盟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组成,亦即“10+6”。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新加坡等东盟部分国家既参加了TPP谈判,同时也是RCEP成员。

  跟TPP包含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意图不同,RCEP被视为东盟和中国为抗衡TPP而成立的区域自贸协定。涵盖越南、新加坡等国的TPP不仅一定程度上造成东盟的分裂,危及东盟在明年底完成内部经济一体化建设的目标,甚至取代了东盟在东亚经贸领域的主导地位,东盟中的主导国家印尼等国对此难以接受。

  对于中国来说,RCEP为中国加快融入亚太自贸一体化潮流提供了平台,也符合中国支持东盟主导东亚经贸合作的长期战略,中国前任总理温家宝和现任总理李克强对此都有明确表态。

  和TPP相比,RCEP门槛“适中”,被认为范围更广、更具可行性和开放性。这同时也意味着RCEP在自由化程度上要低于TPP,比如,RCEP还将对部分经济落后的东盟成员国区别对待,实行特殊政策。

  但和TPP一样,涵盖众多大国让RCEP在谈判进展上不尽如人意。在今年8月的部长级会议上,各国都希望大幅降低关税,但印度对此持不同意见,其主管部长更缺席会议,日本等国甚至提出将印度排除在外率先达成协议。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认为,目前包括TPP、RCEP在内的区域自贸协定谈判都进展不顺,其主要原因在于大国利益协调困难,在TPP范围内主要是美、日的利益协调,RCEP内则要照顾更多大国利益。

  “RCEP本就是为应对TPP而成立的,在TPP进展不顺的情况下,RCEP谈判也缺乏紧迫感。到现在为止,RCEP谈判会议也仅是寥寥数次”,一位不愿具名的贸易谈判专家对北京商报记者说。

  APEC 亚太自贸区期待中美共识

  在2010年横滨APEC部长级会议上,与会部长曾表示将“10+3”、“10+6”和TPP定义为实现亚太自贸区的基础。由于TPP和RCEP是目前亚太地区最主要的贸易自由化方案,谈判进展受阻势必波及整个亚太贸易自由化进程。

  亚太自贸进程受阻,并不仅是因为TPP、RCEP等进展缓慢,更是因为各个区域自贸协定之间的重叠和冲突,导致“面碗效应”(指自贸框架层出不穷,自由化程度和技术标准差异很大,极易导致冲突,增加交易成本)。

  考虑到TPP和RCEP分别以2014年和2015年达成为目标,本届APEC会议将为TPP谈判的年底冲刺和RCEP的加快推进提供契机,这也正是此届APEC会议的第一要义。据报道,就在今年APEC会议期间,TPP部长级会议也将在北京举行。

  “中国作为本届APEC会议的主办国,希望亚太贸易自由化进程取得新进展,因此具体成果可期。即使难以取得重大突破,本届APEC也为大国协调和沟通起到了搭台和助力的作用”,刘向东说。

  杨立强则认为,在APEC成员国中,直接推动覆盖所有国家的亚太自贸区的难度甚至比TPP还要高。“虽然各国都认同推进区域经济整合的目标,但对具体实现路径存在很大分歧,是先选择TPP还是选择RCEP,或者说是两个贸易协定同时推进,还是另起炉灶,都存在分歧。”

  在当前亚太政治冲突此起彼伏的情况下,经贸分歧极容易被舆论贴上政治色彩,甚至被部分政客当做博弈工具。而其中一大热点便是,伴随着中国经济崛起,日本在安保和经贸战略上都与美国“捆绑”。2013年3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日本正式加入TPP谈判,意味着日美同盟从安保领域的合作扩展到经济领域。

  无论是谈判进展受阻,还是“面碗效应”,背后都是大国林立、政治纠葛丛生的地缘政治背景下亚太经贸格局的复杂化。但是,亚太经贸竞合的主角是中美,主导权也在于中美。需要接受考验的不只是新兴大国的成熟程度,还有传统大国的胸怀和远见。毕竟,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国和美国。此届APEC会议将实现中美领导人自去年“庄园会晤”后的最重要会晤,能否给进展迟滞、矛盾交加的亚太自贸一体化进程注入新的动力,是其最大看点。(北京商报记者 赵毅波/文 李烝/制图)

  记者观察

  TPP横亘在前 中国如何出招

  中国是否加入TPP谈判关乎重大国家利益,但仍主要停留在讨论阶段。在讨论这一问题之前,应先搞清楚TPP的主导者——美国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怎么想的。

  从公开表态看,对于中国加入TPP,美国副国务卿霍迈茨等高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欢迎,但“欢迎”也就仅止于此,更高级别、更为正式的欢迎乃至邀请均未见诸公开报道,不过,美国也从未公开拒绝中国加入TPP。那么,美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首先,在全球化和区域自贸谈判兴起的背景下,TPP是美国意欲主导未来贸易规则制定权的工具,因此很难做到“一山容二虎”。

  其次,具有全球最高水准的TPP在建成后将极大便利TPP内部的贸易和投资,但也将对外部国家、包括中国树立起极高的进入壁垒,这对于中国外贸极为不利。也因以上两点,TPP被称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基石,因此不可能吸纳中国。

  第三,由于美、日存在分歧,TPP谈判目前进展不顺,如果再吸纳中国这个经济巨人加入,利益协调势必更加困难,这既不符合美国在年内达成TPP的目标,也会招致其他成员国反对。

  以上三点决定了美国不会在短期内主动吸纳中国加入TPP,这构成了中国加入TPP的最大门槛。但是,美国的拒绝并不意味着永远不接受中国加入,更不意味着中国该放弃努力。相反,中国应当将加入TPP视为一个争取经贸主动权、推进改革开放的契机。

  自由贸易是潮流所趋,如果中国公开要求加入TPP,美国难以直接拒绝,将不得不寻找百般借口推诿,从而在道义上失去号召力。与此同时,中国应同时加快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进程,为加入TPP做好铺垫,在未来加入时才不会被动。

  另一方面, TPP的高水准自贸协定代表了自由贸易的大趋势。瞄准TPP,将倒逼中国国内经济和法治改革。即使一时难以加入TPP,也为未来的激烈国际竞争做了准备。同时,改革的红利也将在国内释放,提高经济健康度,加速国内经济结构转型升级。

  总的来说,加入TPP比不加入好,要求加入比沉默好。只有在国内加快改革,在国际果断行动,未来中国才能享有与“全球贸易第一大国”相匹配的经贸话语权。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231271843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