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P2P行业三大乱象“潜行” 监管政策出台“摇摆”难定

2013年12月13日 08:51:03 来源: 证券日报
分享到:

  12月2日,今鑫财富员工发布《告项国宵书》,又一家P2P企业老板疑似“跑路”

  P2P行业三大乱象“潜行” 监管政策出台“摇摆”难定

  编者按:在媒体的聚光灯下,P2P的倒闭潮似乎让人们感到了这个行业的寒冬,然而表象下的现实并非完全如此。网贷平台较高的收益率吸引了众多的拥趸者“淘金”,即使风险来临,谁都觉得自己不是最后的接棒者。监管层对P2P行业的发展动向处在观察期,政策如何定调仍不明朗。因此,对投资者而言,防范风险要放在第一位。

  ■本报记者 于德良

  “P2P企业就像速生林,倒掉一片,另一片又钻了出来。”一位做网贷平台的人士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据“网贷之家”统计,P2P行业去年全年的成交量约300亿元,而今年全年的成交量预计会超过1800亿元。10月以来出现倒闭或资金链断裂的P2P平台已经达到39家,涉及大约10亿元资金。

  12月2日,上海一家P2P网贷平台——今鑫财富全体员工发表了《告项国宵书》,称其创始人项国宵已经有4天杳无音讯,并呼吁他“勇敢站出来,承担应有的责任”。

  虽然今鑫财富创始人“跑路”的真实原因尚不清楚,但野蛮生长中的网贷平台爆出的种种乱象再次引发人们的质疑。对网贷平台到底该不该监管,如何监管,业内也存在较大的分歧,而监管层面仍然没有相对明确的表态。

  网贷平台的发展正徘徊在十字路口。

  网贷平台野蛮生长

  滋生三大乱象

  今年12月2日,今鑫财富贴出的一则《告项国宵书》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公告称,距今你已有4天杳无音信了,今鑫财富所有投资者及今鑫财富全体员工希望你看到本告知书后,能够勇敢的站出来,勇于承担起应有的责任,今鑫财富全体员工将鼎力支持你能够出面对当前情况作出应有的解释,坦然面对这一切。

  公告中的“你”指的就是今鑫财富的创始人项国宵。公开资料显示,今鑫财富平台是今年7月底刚上线的,仅仅过了4个月就出现公司创始人“跑路”事件。本报记者登录今鑫财富网站发现,公司11月14日登出发标公告后就戛然而止,而其QQ在线客服也已不见踪影。

  实际上,今鑫财富事件只是今年以来网贷平台两次倒闭潮的缩影。而这些网贷平台倒闭的原因虽然各不相同,但隐藏在背后的三大乱象不可避免地成为其倒闭的宿命。

  一是,承诺高收益,高息高吸。

  据业内人士分析,只有给投资者的收益率在18%以下的平台才能盈利,收益率高于24%的平台基本处于亏损状态。而有些网贷平台为吸引资金,纷纷打出了“高息”的旗号,年收益率超过18%的标的并非鲜见,从而导致平台处于贷款利率和投资收益率倒挂的状况。例如安徽省铜陵市的铜都贷,从今年5月中旬开张到11月初发生提现困难,其投资人共计2675人,涉案金额超过1亿元,待还资金综合收益率为42.62%,远远高于国家对高利贷的界定。

  普天贷创始人吴海生表示,为了实现出借人对网贷平台的盲从,绝大部分网贷P2P平台都以本金保障乃至本息保障的方式来承诺保本甚至承诺高额回报。

  二是,监守自盗,自融自用。

  自融自用是指有的P2P企业在自己的平台发布虚假标的,筹到资金后用于自己的平台发展或转作他用。这种以中介为名的自融平台,有非法集资的嫌疑,触及监管底线。

  据媒体报道,安徽芜湖P2P平台江城贷11月中旬出现提现困难,其母公司为芜湖当地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从上线至歇业,江城贷两个多月贷款500多笔,相当部分恰巧是投给了“芜湖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今年倒闭的网赢天下也属于这类网贷平台。

  三是,分标拆标,期限错配。

  分标拆标是指将借款期长的标拆成短期标,借款金额大的标拆成小金额的标,从而造成期限和金额的错配。例如假设某公司借款100万元,期限两年,但由于期限长、金额高,投资者不敢投资。一些网贷平台会拆成很多个1月标。当第一个1月标到期后,用第二个1月标的投资者的钱去还上一个投资者的钱。一些网贷P2P平台或借款人用这种方式来迷惑投资者。这种采用借新贷还旧贷的模式类似庞氏骗局,一旦出现问题,甚至老板卷款潜逃,投资者将会血本无。

  如今年9月底关闭的P2P网站“中财在线”,就是由于将一个借贷标的拆分成不同期限、不同金额的标的销售,导致资金链断裂,风险失控。

  还有的网贷平台推出“秒标”(最短一天内就还款)、“超短标”作为诱饵吸引投资者;有的网贷平台组团实地考察借款公司,制造假象骗取投资者信任;甚至有的网贷平台设最初立的初衷就是骗钱,达到目的就“跑路”。

  央行划红线

  如何监管难定调

  P2P这一舶来品进入国内后,一直处在灰色地带,在其几年的超常规发展中,不仅在业内争议不断,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虽然已有监管部门人士对此发表言论,但对互联网金融如何监管、谁来监管依然不明朗,监管部门也未针对P2P出台具体的法律法规等监管措施。

  一位较早经营网贷平台的CEO说:“网贷平台的倒闭潮暴露出行业的诸多问题,但这是行业洗牌的必经之路,而非多米诺骨牌的倒下。”

    他认为,从监管层的动向看,对P2P这一新生行业持有出乎意料的宽容态度,或许正在探索各部门联合监管的思路。

  央行副行长刘士余近日表示,“在观察期间,要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和发展,包容失误。”

  事实上,2011年央行就对相关P2P行业进行了调研,今年以来,调研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刘士余在今年8月曾公开表示,P2P网贷不能触碰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两条底线。11月25日,人民银行条法司相关负责人更是为P2P划出了明确的经营红线。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座谈会上提出,要明确平台的中介性质,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不得归集资金搞资金池,不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更不能实施集资诈骗。

  宏源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易欢欢表示:“当前P2P平台是传统金融体系的有力补充,仍需不断探索经营、风控模式,监管宜疏不宜堵。”

  有利网CEO刘雁南分析认为,P2P行业作为准金融行业,对于监管需求是非常迫切的,这也是更好的保护投资人。第一,明确监管主体以及法律边界,告诉从业者什么样行为属于金融创新,什么样的行为是监管所允许的。第二,尽快设立行业准入门槛,现在存在的很多风险,其实跟行业门槛比较低有密切关系。第三,监管部门不要对创新设置过多的障碍,让P2P行业得到稳健、快速的成长,真正普惠大众。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5691258525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