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都江堰岁修大猜想:挖出另外两枚镇水石犀(图)

2013年12月11日 08:17:10 来源: 天府早报
分享到:

  都江堰

  李冰像

  镇水石犀

  原标题:岁修大猜想:一铲挖出镇水石犀

  都江堰市文物局将会派出工作人员前往施工现场察看,希望有所发现

  “江水为害,蜀守李冰做石犀五枚。二枚在府中,一枚在市桥下,二枚在水中。”

  ——《蜀王本纪》■天府早报记者郑其摄影华小峰

  从本月9日至1月9日,都江堰内江断流,以进行岁修。此次岁修将对鱼嘴进行大修,距离上一次鱼嘴大修已经时隔11年。今年初,距今已有数千年历史的石犀在天府广场附近重见天日,引发人们前所未有的关注和讨论:这枚石犀是否就是《蜀王本纪》中所提到的李冰当年所做的镇水神兽——五枚石犀之一?而根据史料记载,还有两枚石犀置于水中……此次都江堰大修,不禁让人们浮想联翩:另外两枚石犀有没有可能在大修后现身?都江堰、成都天府广场,两处距离约60公里的地方,因为石犀而衔接紧密、遥相呼应,谈石犀,必谈天府广场和都江堰……

  今再岁修,浮想联翩

  会不会挖出一个石犀的兄弟来?

  今年初,天府广场一座石犀出土。瞬间成了蓉城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对此津津乐道,“一直传说李冰当年治水,打了镇水石兽的!这个石牛(犀)说不定就是李冰当年留下的哦。”

  年底临近,都江堰岁修,人们因此联想:“听说李冰当年在江里也放了两枚石兽镇水,这次,会不会打捞上来?”

  回想今年初石犀刚出土时,有观点认为,它可能曾是唐代宫殿“瑞兽门”前的石狮,或者是秦汉三国时期蜀郡郡府衙门遗址;再或者根据四川民间传说“石牛对石鼓,金银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的“藏宝歌谣”,或者和张献忠的藏宝有关;最可信的,应该是石犀与李冰有着直接关系。

  四川大学考古学教授林向表示更倾向于李冰所打造石犀这一观点。“首先从断代来说,天府广场出土的石犀年代上限,可能在战国末期,下限则根据出土地的土层可以断定是在西晋时期。也就是说,西晋以后,这块地方便荒废了。而张献忠入川是在明末清初,所以‘张献忠藏宝说’和‘唐朝宫殿说’可以被否定。”

  林向说:“从古蜀人风土习俗和意识来说,牛神、犀牛神皆为镇水之神。而府衙、郡府所放置的石兽应该为石狮、石麒麟等瑞兽。”所以,他倾向于天府广场出土的石犀与李冰所做镇水兽有着更为直接的关系。

  当年江底,宝物众多

  1974年旧事汉代李冰石像险些被炸掉

  昨日,都江堰市文物局副局长樊拓宇说,早在1974年和2005年,曾先后在都江堰渠道和外江河道发现了李冰像、石人像。

  在都江堰伏龙观里,有一尊李冰石像。樊拓宇副局长介绍说:“这尊李冰像是1974年3月在都江堰渠道进行安澜索桥迁建工作时发现的,文管所已经退休的钟天康老师当年曾亲历过李冰像的发掘。”“李冰像差点就灰飞烟灭。”钟天康回忆起当年惊险的一幕说,当年在公园茶馆内无意中听到民工在议论河里挖到一个大石头。“不知道啥子东西,很像人的脑袋,实在太大,准备下午放炮炸。”

  钟天康说,听到这里,职业敏感立即让他赶往现场。看了一眼石像头部的冠冕,他让民工马上停止作业,并通知相关部门。

  “经过察勘,石像出土地点北距外江闸130米,东距金刚堤40米,深埋河床下4.5米。”樊拓宇告诉记者,发现时的石像背朝天,横伏于江心。“幸好是背冲天,所以在河水千年的冲刷下,背部稍有冲蚀,石像正面却保存完好。”

  专家把石像翻过来一看:两袖和衣襟上,有浅刻隶书题记三行,共计38字,字迹清晰。根据文字推断,此像应为李冰石像,刻造石像的时间是东汉灵帝建宁元年,即公元168年。

  2005年发现两尊汉代无头石像惊喜出土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31年后,2005年3月4日,在加固都江堰水利工程安澜索桥外江1号桥墩时,工地上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渠首又发现了石像。“当时,人们最先只发现了一尊石像,出土地点为一号桥墩旁,出土深度3至4米。石像没有头,残高194厘米。”曾带队参与发掘的樊拓宇回忆,石像身穿“深衣”,宽襟重袖,背部有束腰后襟纹饰,两手相交于胸前,姿态与李冰石像极为相像,“雕刻手法比李冰石像更为简洁,是典型的汉代圆雕石刻造像。”“根据相关文字史料记载,从汉到元,都江堰水利工程段有一处为裸露平台。”樊拓宇说,李冰像和石像的出土地点均在都江堰索桥外江渠首这一区域,考古专家大胆推断:这一裸露的平台极有可能就在渠首附近,而这一平台在古时或许是一座庙宇,用来祭祀治水有功的人。如果这一推论成立的话,这里还应埋藏着更多文物。

  成都市文物局、都江堰市文物局联手,当年对预期施工地点提前发掘,“3月5日下午,我们在1号桥墩旁又发现了第二尊石像,石像残高2米。”

  据介绍,当年的发掘进行至3月20日结束,共发掘出土文物78件,其中包括石像2尊,汉碑1通等。

  ■专家论古

  考古发现可遇不可求

  在2005年的发掘中,考古人员并没有发现石犀等石兽。樊拓宇有些遗憾地说:“当年发掘时间临近洪汛期间,时间有限,只对1号桥墩和2号桥墩进行了发掘勘探,赶在洪汛前结束了勘探工作。”谈及此次都江堰大修是否可能会有考古发现,樊拓宇笑笑说:“很多时候,考古发现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作为考古工作者来说,我心里肯定是希望能够有新的发现。但如果没有任何发现,也是很正常的。”

  据悉,此次都江堰岁修过程中,都江堰市文物局也会派出工作人员前往施工现场察看。

  ■专家鉴宝

  江底下,宝物几许多?

  四川省水利科学研究院教授、省文史馆馆员冯广宏称,世界遗产都江堰水底的珍贵文物不少。其中,石人、石马、铁牛、铁龟、清卧铁最珍贵,也最受人关注。

  李冰石像

  1974年出土安放于都江堰伏龙观

  外观描述:石像高290厘米,人物头戴冠冕,衣纹线条清晰,面容微露笑意,神态从容

  发掘细节:深埋河床下4.5米,石像背冲天,所以正面未经河水冲蚀,保存完好。

  汉代无头石像两尊

  2005年出土一尊出土深度3至4米,残高194厘米一尊出土残高2米

  铁牛铁龟蕴藏千古之谜

  2002年,都江堰曾请来专家,用探铁仪器、红外线等仪器在都江堰河床进行探测,试图寻找铁牛、铁龟的踪迹,但探测器一到河床到处都有铁器反应,令专家无从下手。都江堰风景区管理局表示,铁牛、铁龟有重要的文物和史料价值,一些千古之谜也许蕴藏其中。

  《蜀王本纪》记载,“江水为害,蜀守李冰做石犀五枚。二枚在府中,一枚在市桥下,二枚在水中,以厌水精,因曰石犀里也。”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81258388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