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北京出台出租屋管理新规定 或将再无“群租客”

2013年07月19日 08:54:33 来源: 广州日报

    北京或将再无“群租客”

  出租屋管理新政规定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 单个房间不得超2人

  昨日上午,北京市住建委、市公安局、市规划委会同市卫生局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规定:出租房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单个房间不得超2人,不得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出租, 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能出租。这意味着如果该规定得到严格执行,北京因密集合租而形成的“群租客”群体或将消失。

  昨日,北京市住建委、市公安局、市规划委会同市卫生局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对社会广泛关注的群租进行了界定,明确了群租相关各方责任,并强调建立群租综合治理机制,强化属地监管责任。

  据了解,《通知》于2011年9月形成草稿,2012年5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共收到各方面意见和建议131条,90.1%的市民对此总体持肯定态度。结合各方面意见,做了多次修改和完善,经报请市政府同意后,昨日正式发布并执行。

  《通知》明确规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不得出租供人居住。

  《通知》还规定,出租房屋的安全由房屋所有人负责,对承租人使用房屋的情况进行监督,发现承租人违反相关规定和合同约定的,应当及时纠正。房屋承租人对其使用行为负责,未按相关规定和合同约定使用房屋的,应当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此外,《通知》还要求,将面积标准、居住人数、限制条件等写入租赁合同示范文本和《物业管理规约》,住宅物业小区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应当加强自我管理。物业服务企业和房屋管理单位对发现的违规租赁行为要及时书面报告业主委员会和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并存档备查。(记者 张丹)

  新闻链接

  北京天价房出租50余年才能回本

  本报讯 近日,一则关于群租的新闻备受关注:一套8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竟然住了25个人,除厨房和卫生间外,两个房间和客厅全部摆满上下铺床——这是北京市东三环附近某高档公寓里的群租场景。这里的房价每平方米6万元,每名租客每月房租800元,这套房子每月总租金高达2万元。

  光从数字来看,房东的租金收入相当可观,但是其实与北京的房价相比,房东想靠租金收回成本,可能要很多年。

  据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存在一批天价的二手房,它们的租金回报率甚至还比普通二手房低。

  记者观察的一套北京万城华府的房子,当初买入价是1800万元,装修耗资1000万元,现在房主要卖4500万元。如此算下来,房主经过六七年的时间就要获利1700万元。

  但是对于已经处于天价的二手房来说,从租金与投资成本的比例上来看并没有显示出特别之处。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套3200万元的豪宅为例,其加上交易成本,支出共计3800万元,而该房子月租金6万元左右,该房子不间断地出租也必须用53年才能收回成本。同样,一套位于劲松、价值300万元的两居室,月租金5000元,只用42年就收回了成本。而且,豪宅与普通住宅不同的是,它不可能不间断出租,每次出租间隔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很正常,从出租的角度来讲,还没有普通住宅收益率高。所以部分豪宅房东为了谋取最大的收益,不惜将房子最大限度地群租出去。 (据《法制晚报》)

  《通知》新规定

  ⑴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

  ⑵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义务关系的除外;

  ⑶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

  ⑷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不得出租供人居住。

  新闻背后的思考

  百万“群租客”何处再觅容身之所?

  张芷然:这个新政策的初衷无疑是好的。像是之前媒体报道过的80平方米的房子住进25个人的情况,不仅个人的居住环境非常恶劣,还可能带来一系列安全方面的隐患。

  柴昕:比如消防和卫生方面的隐患。住得这么密集,假如发生火灾或者传染病,后果将不堪设想。

  罗爱萍:而且十多个甚至几十个人合租,互相之间很难知根知底,人身和财产的安全也很难得到保证。即使不发生盗窃之类的案件,相信租客的心理压力也会比较大。

  张芷然:人身和财产安全之外,隐私安全也很成问题。

  罗爱萍:对,尤其是女租客。其实,男女租客都是高房价和高房租的受害者。但是,从性别的角度来说,在这么密集的群居空间里,女租客可能会遭到男租客的性骚扰或者性侵犯,媒体也对这样的案件进行过报道了。

  张芷然:如果房东遵守这一新规,减少单套住房中租客的数量,则势必会影响租房的总收入。相对的,为了保持收入,房东就会提高房租的单价。

  柴昕:原本80平方米的房子租给25个人,每人每月800元,一共可收入2万元;要是以后只能租给4个人,房东为了保证收入不降,就会向每个人收取5000元。这样一来,付不起钱的租客就只能卷铺盖走人。

  罗爱萍:另一方面,每月能付得起5000元的租客毕竟是少数,假如付得起,一开始也就不会选择这么密集的群租了。所以如果新规得以执行,不仅一大批租客会无处落脚,另一个问题也会随之产生——房东会很难找到合适的租客,尤其是在一些租价更高的地段,租客的范围就更窄了。

  张芷然:不过,这一政策对房东也并非全无利好,租客少了之后,房子各方面的隐患也会减少。

  罗爱萍: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谁都想居住环境好一些,如果租得起大一点的房子,没有谁想跟很多人挤在一起。大家选择群租,就是因为成本问题,新政策会让相当一部分人失去立锥之地,连个床位都没有了。

  柴昕:政策的变动会导致不同群体的利益重组,通常都会有人付出政策成本,但是新政策的出台把这些政策成本推到租客身上合不合理?政府解决群租带来的治安、消防等隐患的成本是否这样转嫁到房客和房东身上就可以?政府本身是否需要承担一部分成本?

  罗爱萍:对,比如当地政府有没有考虑如何让租不起大房子的“群租客”拥有立锥之地? 现在看来,新政策就是把低收入者赶出城市的节奏。能不能不赶人,想想办法让低收入者租得起房子呢?

  柴昕:租房客作为外来人口,对北京的发展做出了相应的贡献,而其中无奈选择群租的人,可能很多都是做低收入工作的人,可以想象肯定有很多农村打工者。如果他们因为租不起房被赶出北京,对北京人的正常生活可能也会造成影响。(罗爱萍 张芷然 柴昕)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250324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