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新闻

新华财经 > 正文

富士康高层短信召员工复工 员工每天11个小时站立工作

2012年10月08日 08:50:04
来源: 证券日报
【字号: 】【打印
【纠错】

    据媒体报道,10月5日,富士康郑州工厂约有3000至4000名工人停工,此次停工将影响iPhone5的产量。富士康新闻发言人刘琨昨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天郑州园区确实发生员工纠纷事件,但只是三、四百名员工以故意旷工的形式表达诉求,并且只持续了2小时,并不会影响工厂生产。

    刘琨对记者表示,工会等组织都已经竭力沟通,这一事件也已基本平息。另据一名富士康内部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郑州富士康罢工并没有暴力和群殴,而是三个厂区的品管有组织的非暴力不合作罢工,以表达对公司忽略矛盾、无视员工需求和高压工作氛围的抗议。

    据该员工告诉记者,10月5日的罢工已经平和结束,“一位署名某副理的郑州工厂高层给品管们群发了一条类似辟谣的短信,随后就陆陆续续的复工了”,但本质问题并没有任何改变。

    富士康郑州园区品管罢工

    员工爆料压力大导致冲突

    据媒体报道,10月5日下午1点,富士康郑州工厂发生大规模停工,一直持续到晚上,参与者多来自iPhone 5质量检测部门,停工直接导致“生产线瘫痪”。停工原因则是富士康除要求工人在节假日加班外,还向工人提出新的、异常严格的标准,但公司事前却并未给予相应的技能培训,这导致工人几乎无法生产出满足标准的产品。

    10月5日,该生产线的质检员与工人发生冲突,而工厂管理层对冲突事件没有采取应对措施。这一情况导致了整个工厂的质检员停工。富士康郑州园区多个厂房的多条iPhone 5生产线在当天处于停工状态。

    而来自富士康员工的爆料则从细节上表述了同样的状况。10月5日,负责生产iphone5的多天产线的OQC(现场品检)集体罢工,几个厂区的多条iphone5产线瘫痪。

    该富士康员工对记者表示,事件的起因是,领导及苹果客户在设计存在缺陷的情况下对iphone5的品质提出苛刻要求,例如铝合金边框及后盖的划伤、凹陷标准是0.02mm。0.02mm的外观缺陷已是视力的极限。该员工表示,按此外观要求,根本就产不出合格的iphone5。员工每天心理压力巨大,且假日无休。

    “前段时间K区产线员工和品管发生冲突,导致斗殴并砸了品管CA室,多名员工受伤和住院,此事未完,K区又有发生类似事件,同是品管挨打。昨天L区又有品管遭到人身威胁。反映到高层领导,领导无视矛盾的严重性。于是10月5日,白晚班课长一致商议停工,产线瘫痪。”

    富士康称旷工仅持续2小时

    高层短信召员工复工

    对于10月5日的罢工事件,富士康10月6日发表声明称,该公司郑州工厂并未发生罢工,仅仅是发生了两起“争吵”。公司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任何有关罢工的报道都是不准确的。”表示,“郑州及其他地方的工厂并未停工,生产正有序进行。”

    针对媒体有关罢工的报道,富士康回应称,这两起“争吵”的发生时间是10月1日至2日,“与其他事情没有联系,立即得到了解决,并采取了增加流水线员工等措施”。

    但随后,富士康新闻发言人刘琨10月7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却表示,当天郑州园区确实发生员工纠纷事件,但只是四百名员工以旷工的形式表达诉求,并且只持续了2小时,并不会影响工厂生产。

    刘琨对记者表示,工会等组织都已经竭力沟通,这一事件也已基本平息。对于iphone5是否确实存在设计上的缺陷,刘琨表示,涉及到任何产品和客户的问题,都无法回答。

    刘琨还表示,他人还不在河南,还不清楚这件事情的细节,所以虽然声明是从他这儿发出的,但声明并没有涉及到问题的细节。

    郑州事件出乎预料

    富士康承认基层管理有问题

    拥有120万名员工的超级制造工厂富士康近来不断“生事”,尤其是其内迁不久的新工厂,事端连连。9月23日,富士康太原工厂刚发生过千人规模的员工冲突,造成40名工人受伤,起因是保安与工人发生口角。紧接着,10月5日富士康郑州园区发生罢工。

    在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教授李兴国看来,富士康的管理无疑存在问题。他对媒体表示,从跳楼、打架到停工,不管微观原因是怎样的,客观都是存在问题的。富士康把工厂从深圳迁到内地,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它的管理问题,根本矛盾没有解决。李兴国认为,产品质量要求高了,培训和福利却没跟上,矛盾就发生了,矛盾积累多了就会爆发。

    华创证券TMT首席分析师马军也对本报记者表达了这样的看法,他认为,新的工厂会出现各种问题,比如人员的培训和管理,当这些问题累积到一定时候就可能发生郑州园区的事件。

    尽管在旁观者眼中,富士康矛盾的爆发有其必然性,但郑州工厂的罢工事件,对于富士康的管理者来说,却似乎是出乎其意料的。刘琨对《证券日报》记者坦言,在发现有几百名品管旷工时,富士康的管理者也看到了这些品管的投诉。品管们投诉有一些员工与他们有一些言语上的冲突甚至威胁,他们感觉工作做起来比较困难。“但是他们这些年轻人采取的这种处理方式确实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一种方式。”

    刘琨认为,员工由于年龄、学历等限制,他们采取的方式不一定为大家所接受,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讲,刘琨也承认,员工最终选择这样的方式去表达诉求,肯定也是工厂的基层管理工作没有做好。

    从跳楼、打架到停工,由于接二连三的事件,一直有不少媒体质疑富士康的内部管理存在问题,对此,刘琨对记者解释称,“每一个事件并不是如外界想象都是同一类型的事件,郑州工厂这次罢工,质检人员与个别员工在情绪上有一些问题,我们的管理者也没有事先发现,这种情况确实是以前没有想到过。这说明富士康在一些细节的管理上还有待改善”。

    刘琨对《证券日报》表示,怎么让基层员工有一个沟通的渠道,能够及时发现他们当中的不良情绪,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棘手问题。这起事件对整个区的管理工作是一个新的课题。

    矛盾本质并未解决

    富士康继续辛酸

    虽然在富士康管理者看来,一次次事件的发生,完全是管理和沟通上的问题,但基层员工的看法却并非如此。他们认为,富士康高压、粗暴的管理政策和恶劣、混乱的生活环境,才是最值得关注的本质。

    据富士康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近来iphone5的外观问题使每个人压力巨大,不断收到世界各地的客诉,每天不挨顿骂就没法下班。

    在太原富士康冲突事件后,郑州富士康一名员工告诉记者,一夜之间,宿舍的保安好像换了,连续见到几个保安都是陌生的面孔,基本都是又高又壮,还有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女保安,眼神、说话、走路都气质不俗。9月28日一大早,更是有一辆警车开进宿舍小区,鸣着警笛,在小区里慢慢转悠。

    虽然富士康称,在郑州采用全国最高的深圳标准,给予工人的薪资标准远高于当地标准,但即便如此,富士康工人的收入也并不高。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一名富士康员工辛酸说道:“我们工作几个月才买得起一部苹果。”据记者了解,由于上半年基本没有什么工作,工人的上半年的工资基本都在两千左右,下半年工资会高一点,但加班费却占整个工资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早上七点半上班,晚上七点半下班,是郑州富士康员工的工作时间,而工厂实行的休假制度是13休1,繁重的劳动让年轻的小伙子盼望生病,因为这样,才能有个说得通的理由请假。

    而据一名在烟台富士康工作的员工告诉记者,烟台富士康的工人更加辛苦,一天十一小时站立工作,天天如此。

    在与记者结束交谈时,上述郑州富士康的员工说道:“这个月一月无休能发三千多点,明天发工资。”

    据一名郑州富士康的员工告诉记者,一位署名某副理的郑州工厂高层给品管们群发了一条类似辟谣的短信,随后就陆陆续续复工了,但本质问题并没有任何改变

分享到:
( 编辑: 张元缘 ) 【字号: 】【打印】【关闭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