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 > 正文
美著名经济学家:现行的世界金融体系已经无可救药
2010年03月31日 16:02:4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他曾9次成功预言世界经济危机,但8次竞选美国总统失败;他曾帮助里根政府谋划拖垮苏联的“星球大战计划”,却因为残酷的政治斗争而沦为阶下囚。他就是美国政界和经济学界的传奇人物———林登·拉鲁什。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午后,记者应邀来到拉鲁什位于华盛顿郊外的乡间别墅,聆听他对世界经济形势的独到见解。

    林登·拉鲁什生于1922年,美国知名经济学家和政治活动家,早年曾经推崇马克思主义,后来转而支持美国式的资本主义经济。自1976年以来,拉鲁士曾8次参加总统大选,其中一次是作为美国工党候选人参选,7次是角逐民主党候选人提名,但均未成功。他的研究领域涵盖政治、经济、哲学、历史以及自然科学等各个方面,经常发表惊世骇俗的独特言论。他所创建的“拉鲁什运动”和《行政情报评论》杂志在美国乃至世界很多国家政界和学界颇具影响力。由于拉鲁什自身理念与传统党派观点格格不入,他在美国政坛一直是一位争议性人物。1988年,拉鲁什因涉嫌票据欺诈被判15年监禁,他本人及其支持者相信这是美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政治迫害。拉鲁什在政治道路上历经坎坷,但在经济学方面早已功成名就。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拉鲁什曾对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作过9次预言,这些预言无一例外地警告危机即将来临而且都被后来的事实所验证,其中就包括著名的1973年美国经济大萧条和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与大多数经济学家不同的是,拉鲁什关注的并不是经济数据模型,而是潜心研究资本积累趋势等那些决定未来社会长远发展的物质和文化因素。2007年7月,拉鲁什再次向世界发出预警称,除非美、中、俄、印四国能够联合起来重塑世界金融体系,摆脱金融寡头控制,否则,一场席卷全球的严重经济危机将很快到来。当时正值华尔街一片“涨声”、牛气冲天之际,很多人对这一警告嗤之以鼻,但仅仅一年之后,拉鲁什的预言再次应验。

    采访刚刚开始,已经87岁高龄的拉鲁什便语出惊人:“现行的世界金融体系其实已经崩溃了,无可救药了,从这场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就可清晰地看到这一点。”按照拉鲁什的理论,当前这场仍在不断恶化的金融危机是自1971年以来美国实行的金融体系的必然产物。拉鲁什认为美国经济必定要发生危机的基本观点是:实物生产不断下降,而虚拟货币数量却不断上升,实体经济和虚拟货币两条曲线一条向下,一条向上,两者产生了巨大的背离,当虚拟货币的数量远远超过实物的数量时,这个世界就要发生灾难。

    在拉鲁什看来,从20世纪60年代起美国经济便开始逐步被金融寡头所掌控,美国由此走向衰退,从一个奋发向上、不断开拓的创新型国家变为一个唯利是图的贪婪国度,人人都指望不费力气就可以发家致富,靠剪“外国羊毛”———剥削别国为生。为此,美国不断把自己的危机转嫁于人。然而,从亚洲金融危机开始,这种金融危机的传染性越来越强,破坏力越来越大。“外国羊”都死了,美国怎能再继续靠“剪羊毛”为生呢?

    拉鲁什自认有一种重塑西方健康文明的使命,要恢复自文艺复兴以后被歪曲了的西方文明精华,哲学上要恢复柏拉图那种主动探索自然法则的人文精神,理论上要复兴德国科学家黎曼等人创造的“物理经济学”,政策上要恢复富兰克林·罗斯福新政时的办法,管制金融资本,为产业复兴提供低息贷款,重新焕发美国人的创造精神。为此,他不断呼吁各国领导人重新合作,再建新的国际金融货币体系。

    拉鲁什赞成中国政府采取的金融管制和经济转型政策。他说,随着上世纪70年代中美建交以及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中国经济进入了持续30年的快速增长期。拉鲁什认为,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主要得益于基于成本比较优势的对外贸易,但这种经济增长方式的弊端也非常明显,中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严重依赖外部市场,一旦欧美经济出现问题,中国的出口放缓甚至在某些领域出现停滞,必将严重影响中国的整体经济。事实证明,中国经济确实受到了这一轮金融危机的冲击,好在中国坚持资本项目的管制,因而避免了更大损失。

    拉鲁什强调,世界经济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任何想要挽救旧有国际金融体系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破产重组回归国家信用体系。拉鲁什说,在美国的法律概念中,破产重组的目的是帮助企业解困,现在需要用破产的手段使国家尽快摆脱金融危机的困扰。

    按照拉鲁什的建议,美国应该取消因为金融衍生品过度“杠杆化”而造成的大量虚拟债务,并承担合理的债务,从而回归美国首任财长汉密尔顿所设想的国家信用体系,即由国家银行统管全国债务和信贷。而在国际间,则建立一套基于主权国家间平等条约的国际信用体系。通过固定汇率制来确定国际商品价格,通过主权国家间的平等条约提供足够的国际信用。拉鲁什认为,由于美国、中国、俄罗斯、印度是世界上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主权国家,因此这四大国家之间通过协议达成一致将是新的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基础。

    拉鲁什相信,整个亚洲的发展是未来人类文化发展的前沿。而中国是欧亚大陆发展的关键。他说,中国通过30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但不可否认的是仍然有大量人口还不富裕,因此要共同制定出一个跨越三代人的目标,通过改善水利、能源等基础设施来提高这部分人的生产能力。中国当然需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由出口导向型转入内需拉动型,因为中国拥有潜力巨大的内部市场,但仅靠中国自身的资本投入远远不够,这就需要其他国家提供大量的有形资本支持。俄罗斯蕴藏着丰富的矿产,可以通过协议向中国提供大量高质量矿产资源,日本可以向中国出口先进技术,韩国等国都发挥各自的作用,这样在亚洲的太平洋沿岸将会形成全世界最大的经济快速增长带,从而带动世界最终走出经济危机。(记者 鞠辉)

( 编辑: 王悦威 ) 【字号 打印关闭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