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评析
消费  财富  商道
 要闻  市场  环球
人物  观察  滚动
 热点  实录  展台
活动  实务  信息
 您的位置: 新华网 首页 >> 财经频道 >> 滚动新闻
康日新:再造中核集团
2006年11月15日 13:22:56  来源:《国企》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免费订手机版

    上任三年来,他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一个政府色彩浓厚,同时负有特殊使命的老国企,打造成有盈亏观念、有战略目标的现代企业

    康日新,1953年8月出生于山西大同。1978年8月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反应堆工程专业);198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2005年1月,毕业于中央党校研究生院(经济管理专业);2005年6月,获清华大学EMBA证书。

    1972.3-1975.8 , 在山西大同县水利局杨庄电灌站工作;

    1975.9-1978.8, 在上海交通大学反应堆工程专业学习;

    1978.9-1996.12, 历任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研究室副主任、党支部书记、副院长;

    1996.12-1999.6, 任中国核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助理、秦山第三核电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1999.6-2003.9,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兼核工业党校校长,秦山第三核电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副董事长;

    2002.11,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

    2003.9至今,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

上篇 扭亏之道

    上任—那个生日很特别

    2003年9月的一天。中国核工业集 团公司。在集团总部和京内外单位领导干部会议上,中组部副部长王东明宣布了中共中央的决定:康日新同志任中核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

    一片掌声中,坐在台上的康日新手机里悄然传进来一条信息:“康总:祝贺你,今天是你的生日。”

    五十岁生日就这样来到,让这个平凡的秋日,突然间有了和往昔不同的意味。

    五十岁!在这个一向被传统的中国人谓之“知天命”的年龄,喜欢思考的康日新,回首半生,从跨入核工业这个行当算起,转眼间已经过了28个年头,当年只身去上海求学的羞涩书生,转眼间,皱纹已经悄然爬上了额头。

    事实上,只要稍稍了解一下中国核工业以及中核集团的历史和现状,就不难理解康日新此刻的责任:1955年1月15日,毛泽东主席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决定发展中国原子能工业。此后,以成功研制原子弹、氢弹与核潜艇为主要标志,中国确立了核大国的地位。核工业以及核电建设也取得了诸多辉煌成就。历史的光荣,代替不了现实的沉重。

    进入21世纪,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能源供应日益紧张。核电作为一种安全、经济、清洁的能源,与火电、水电相比,因自身具备的独特优势,受到了从中央、地方政府到企业的关注。然而,在中国,目前核能发电量只占总发电能力的2.1%,与国际上16%的平均水平相距甚远。

    就中核集团而言,因为脱胎于政府主管部门,带有深刻的计划经济烙印,多年来,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戴着亏损帽子。新形势下,如何冲破以往计划经济观念的束缚,使公司真正成为具有竞争力的经济实体?和平时期,如何在继续肩负维护国家安全使命的同时,积极开展核能的研究开发与生产?作为总经理,康日新深深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

    五十岁, 对于绝大多数普通的中国人来说,也许已经到了安然享受人生成果的时候,而对于这个管理着上千亿国有资产、承担着国家重要的国防任务和经济目标的国企老总来说,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一个扭亏增盈的故事

    2006年8月的一天,中核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刚结束了“一个内部会议”的康日新,看上去略有倦容,略带山西口音的普通话,一再强调“刚讲了两个小时话,有些累,也许谈话的思路有些乱”。

    但是,一说起核工业,那疲倦顷刻即转为兴奋:“你现在到我们单位随便问一个人,我们是部委还是企业? 任何人都会不假思索地告诉你,我们是企业……”

    “以前的中核想上一个项目,上面不批,就不干了,现在,只要是影响集团公司发展的重要项目,即使上面不给钱,我们也要自己干。用自己的钱发展自己,这就是企业的管理理念。”

    回首最初上任的情形,康日新脸上的兴奋转而变为凝重,“(就任)前半年, 几乎所有的思想都在如何管理上打转,对于如何当好这个家,费尽了心思……”

    理工科出身的康日新,更喜欢用数字来进行一些总结或归纳,他说,上任伊始,“ 做了三件事”—— “开了三个座谈会”,“做了三个调研”,于2003年底的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三个观点”。

    解释如下:

    三个座谈会,座谈对象分别是过去 的“老部长们”,“院士和专家”,“集团公司部门副主任以上人员”。从老领导到部门领导,由科研而行政,悉数请来,全面动员,目的只有一个:“ 对于如何当好这个家,如何当好总经理,听听大家的意见。”

    老部长们语重心长地讲了很多,最后归结为两条:一条,核工业一定要不折不扣地完成国家赋予的国防建设任务,不提要求,不惜代价,这是国防定位;第二条,新时期,要按照自己的理念去发展我们的企业。

    院士和专家们的发言也比较热烈,毕竟是科技人员,离不开科学,讨论的结果,第一,“一定要用科学的观点发展我们集团”; 第二,“一定要用创新的观点去发展。”

    集团公司部门副主任以上人员的结论主要是两条:第一,“我们是企业,是企业就一定要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去规范我们的行为,管理我们的公司”; 第二,“一定要靠自己来发展自己,搞自主化。不要老是躺在国家身上,我们是企业不是一个部委了,观念要转变”。

    三个座谈会,出了6条建议,康日新将其总结为三点:第一,中核要承担国防任务,确保完成;第二,要转变理念,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管理企业;第三,发展要靠自己,必须自主创新。

    三个座谈会开完,接着是三个调研:

    第一个调研,到最困难的成员单位404厂。 接下去,他又马不停蹄地到了核工业第一大研究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接下来,则是位于天津的核工业理化工程研究院。

    通过对三个单位的调研,康日新认为解决了两件事情:

    一个是“放权”:“集团公司有哪些制度和条款制约着你们的发展,束缚着你们的手脚?有意见你们尽管放心大胆地提;我们要把过去属于计划经济的管理方法全部拿掉,给你们创造一个自主创新的自由空间。”

    一个是“支持”:“要搞活,你们希望我们制定哪些制度或者相应的程序来支持你们的工作,你们尽管提。我来就是要听取你们的意见,支持你们。”

    三次调研归来,康日新回到总部,时间已然到了2003年岁末。年底的总结大会上,同时也是2004年度的工作会议上,康提了三项具体要求:

    首先,进一步深化集团发展战略目标的课题研究。核工业历史上,在研制“两弹一艇”的时候有过一个发展规划。这一次,他提出要确定集团战略目标。

    其次,研究并确定集团公司的新型管理模式。这个管理模式,建立在他秦山三期任职时总结的基础之上,即“垂直管理、分级授权、横向协作、互相监督、规范化、程序化、信息化运作”。

    第三,确定2004年的年度发展目标,并且不折不扣地执行。他首先要大家弄明白:和另外168家中央大企业相比, 中核集团位列第几? 与核工业的历史进行比较,中核发展的曲线是上升还是下降?上升的速度快还是慢?

    目标和手段确定之后,各个环节的执行力得到了强化:机构设置、人才培养、技术研究、项目开发,都按照公司的目标和管理理念严格执行;涉及到核电站建设问题了,整个人力资源部就负责进行经理、副总经理的遴选,提前进行培养;对于已经设立的工程项目的资金,则由财会部通盘考虑……凡此种种,无不严格有序地执行。

    2004年3月12日,康日新代表集团公司与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李荣融签定了2004年度经营业绩责任书 。同时就中核的发展战略目标、经营管理理念,集团存在的问题及相关措施等方面做了汇报。

    像这样与上级主管部门(出资人)签定责任书的情况,自中核集团公司成立以来尚属首次。责任书的签定,标志着国家对这家大型国有企业的管理步入一个规范的现代企业管理的轨道,也意味着集团公司必须履行对国家做出的郑重承诺。

    之后,在责任书上,康日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责任书已签,请财会部全年始终关注几个指标的完成情况,力争靠大家的努力给上级组织也给职工一个比较好的答卷。各有关部门领导始终牢记我们是企业,企业就要把经济效益放在重要的位置上,除国防的需要外,一切活动必须有经济效益,也就是说,没有经济效益的事不干,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使我们的事业不断发展,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各方面条件不断改善。我们共同努力。”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

    2003年,集团公司首次实现补后盈利1.45亿元,整体经济状况开始改善。

    2004年集团公司结束连续13年的行业性亏损,首次实现补前盈利,合并利润总额8亿元。

    2005年,集团公司的经济效益迈上新的台阶,实现利润总额11亿元。2006上半年,集团公司的利润总额已达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30%。全集团员工的收入水平逐步提高,2005年人均年工资水平达到3.2万元。至此,中核集团的经营彻底进入了一个良性发展的阶段。

    欣慰之余,对于国资委,康日新表露出深深的感激:“国资委的管理是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理念对我们提出要求。国资委的‘管’使我不仅有了责任感,同时也促进了我管理理念的迅速转变 ;如果不是国资委, 我的这些想法要在集团真正得到实现的话,可能需要再等3年、5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相关评论      
相关稿件
· 康日新:再造中核集团
· 核工业创建50周年大会 黄菊:切实发展好核工业
· 中国核事业:从“东方巨响”到和平利用核能
· 我国正在规划百万千瓦级国产化核电机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请您发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责任编辑: 彭立军 )
 读图时代
新华网评
 
新华社区
 
 
图话财经
 
财富人物
 
财经要闻
 
证券新闻
 
财经图表
 
展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