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 时政 | 国际 | 高层动态 | 人事任免 | 港澳台 | 法治 | 社会 | 廉政 | 专题 | 图片 | 视频 | 论坛 | 短信 | 资料
 国内  国际  评析
消费  财富  商道
 要闻  市场  环球
人物  观察  滚动
 热点  实录  展台
活动  实务  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频道 >> 中国 >> 宏观
中国经济正在为“短期化”付出沉重代价
2006年05月08日 10:10:20  来源:上海证券报
【字号  留言 打印 关闭 

    一、中国经济有短期化挤压下的失调危险

    记者:平座,你好。“五一”长假刚过,大家刚上班,可能还沉浸在假期轻松快乐的余绪中,还不想、也没有心思关注一个沉重的话题,即中国宏观经济将会往哪里去,下一步宏观调控会选择怎样的手段与措施,而与此相关的深层次问题,也许更少有人关心了。

人物志:邹平座 中国人民银行博士后,现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为本报特约供稿人。主要研究方向是价值理论、金融理论与实践。对价值理论,特别是自然主义价值论的研究有重要突破。这一理论被有效地运用于对中国经济金融实践的分析,有丰硕成果。著有《金融监管学》《中国经济改革理论争鸣》《科学发展观的经济学原理》等著作。

·五大措施力克经济“短期化顽症”

    不过,节前听你讲过一个思路,就是宏观调控和中国经济短期化问题。对此,你已经想了很久。我们也知道你在节日里为此花了不少时间。那么,现在有什么发现呢?     

    邹平座:正如两位所说,对经济短期化和宏观调控的效果与着力点的关系问题,我已经想了很久。“五一”之前你们来人民银行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做过交流。这个假期,我回家一趟,把这个问题又系统地梳理了一次,已经有了头绪。虽然假期过得不轻松,但现在有了思路,反而轻松多了。

    短期化的经济学含义是指经济仅存在一种短期均衡,而不存在长期均衡。表现为各经济主体行为呈现出一种短期化特征,使经济发展从长期看不可持续。中国经济的短期化问题,最早是由已故著名经济学家董辅?i于1990年代末提出的。他当时预言中国经济可能会为短期化付出沉重代价。时至今日,经济现实被他不幸言中。

    作出这种判断,是基于对中国经济从宏观到微观,从市场到社会,从企业到个人,以及经济运行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的系统分析而得出的。对于中国经济中出现的长期与短期矛盾,我们可以诊断为是短期化挤压下的经济失调。而宏观经济失调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在于国家资产投资需求增长过快,而与此同时消费需求增长乏力,从而使总供求关系的结构性矛盾突出,严重影响着经济运行的均衡和宏观经济政策的选择。

    我们以最近的数据为例,今年一季度末,经济又有过热的苗头,GDP增长10.2%,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7.7%,银行贷款增加14.7%,占全年计划的50%,金融机构各项存款增长19.6%,比去年高3.7个百分点。如果这种增长是长期可持续的,倒无可厚非。问题是当前经济中存在严重的短期化行为,产生的短期化结果与经济可持续发展是背道而驰的。

    而经济中出现的短期化趋势恰恰又是由市场的内在动力促成的,这就为用市场化手段进行的宏观调控增加了难度。更进一步讲,弄不好采取市场化手段的宏观调控还会加剧这种趋势。所以现在要高度重视中国经济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短期化问题。

    二、中国经济正在从许多方面为短期化付出代价

    记者:那么,经济短期化有哪些表现,对国民经济有怎样的影响呢?     

    邹平座:中国经济的短期化有多种表现,比如,各经济主体,包括地方政府、企业、银行和个人都有明显的短期化行为特征。而在空间上,经济在市场、社会和自然三个不同的空间不连续,给社会、经济和自然的统筹发展造成困难,并在经济发展中暴露出人与自然、经济与社会不和谐等突出矛盾。在时间上,经济出现三个断点:一是从基础资源到生产力的断点,出现了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资源瓶颈”;二是从生产力到总产出的断点,形成了宏观和微观的脱节;三是从总产出到基础资源的断点,形成经济“滞胀”,并可能发生需求管理型经济危机。

    首先,短期化使投资增长过快,特别是房地产投资迅速扩张,经济的基础资源浪费严重。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条件是基础资源的集约化管理,并且在经济循环过程中,不断增加。基础资源包括人力资源、知识与技术资源和自然资源。所有商品都是由这三个基础资源构成,并由此形成了经济的价值管理基础。当前中国经济的短期化,已使基础资源出现了利用不善,并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枯竭的危险信号。

    举例来说,地方政府在现有的考核、激励和约束机制下,希望在任期内实现收益最大化,往往无视资源利用效率,最大限度地使用基础资源。因此,在一届任期内,政府有内在动机把能够使用的土地、矿产等资源尽可能地用完,而取得短期内的最大回报。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取得税收,不惜把土地零地价出售给外商或房地产开发商。这种成本和收益的非对称性以及政府的短期目标特征,形成了政府行为短期化的内在动机,是宏观调控无法解决的。

    近两年,一些城市房价疯涨,可以说与地方政府的主导和直接参与密不可分。现在,土地的增值收益已成为地方政府增加财政收入的重要渠道,楼市“繁荣”,还可以提高GDP数据、提升官员政绩。正是这种内在的利益关系,使得一些地方政府在政策托市方面手法不断翻新,使炒楼之风盛行。地方政府的行为偏差,推动了城市房价一路飙升,不少普通居民买不起房子。而高房价还产生了“挤出效应”,使居民其他消费萎缩。同时,还使不少城市商务成本、投资成本上升,大大削弱了区域经济竞争力。

打印】 【纠错】 【评论】 【主编信箱
(责任编辑: 李春 )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请注意: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频道精选
 人事任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