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频道 >> 中国 >> 宏观

吴敬琏“声讨”郎咸平:改革讨论不能“捣糨糊”
www.XINHUANET.com  2006年03月09日 07:20:08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全国政协委员吴敬琏8日表示,对于改革的问题必须严肃讨论,可以有反对意见,但要堂堂正正站出来讨论,不应用造谣、煽动的办法,来“捣糨糊”。

    在昨天下午的政协经济界小组讨论会上,有委员谈到了医疗改革问题。吴敬琏接过这个话题,他说:“按照现行的医疗改革,推进起来很难,医院的改革与国企改革一样艰难,公立医院继续保持垄断权,既能保持医疗经费,又可以漫天要价,这就出了问题。”

    吴敬琏说,我们研究中心一位同志为外单位做了个课题,认为医疗改革问题出在市场化上,作为一家之言在有关媒体上发表了。把不同的意见拿出来做深入研究,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后来就有媒体报道:国务院直属研究中心认为医疗改革基本不成功。

    “于是就轰起来了,造成很大的社会震荡”,吴敬链说,“这个问题就没有经过认真讨论,于是网上就出现了很多情绪化的声音,开始‘捣糨糊’”。

    吴敬链认为,不但是医疗改革问题,很多问题都这样,为什么国有企业资产流失,为什么贫富分化加剧,为什么腐败盛行,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都没有经过认真讨论。

    接着吴敬链提到了被一些人和媒体称为“最大的英雄、惟一讲真话的经济学家”的郎咸平。吴敬琏说:“郎的总判断是‘中国的社会5000年来没这么坏过’,他的理由一是单纯发展经济的路线;二是市场化。市场化的改革使得著名的企业几乎无一漏网,都是盗窃国有资产;医疗改革市场化,人们看不起病;教育改革以市场化为手段,结果是教育部门的人通过教改大肆搜刮、中饱私囊,包括中国目前这种‘人吃人’,侵吞弱势群体的水平上升到恶意侵吞民有资产的行政暴利手段合法的超高水平,总之极其严重。”

    “这种说法对不对?这可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吴敬琏说:“郎提出了民营企业效率比国有企业效率低,所以不应该改革,有学者用数据反驳他,他说我讨论大是大非问题,我不讨论小是小非。”

    吴敬琏继续说:“对这种大是大非问题应该讨论清楚,我不是赞成用行政压制讨论,但不能用造谣、煽动弱势群体的这种办法来讨论,如果用这种办法,就是‘捣糨糊’,把事情搞得一团糟,有的时候不一定是有心,但结果往往如此。”

    “改革开放是关系到我们国家前途的战略措施,现在改革碰到了很大的阻力和反对,有人要否定改革,否定以市场为中心,去年10月反改革的声音达到高潮,我认为这个是值得气愤的。”

    针对媒体“吴敬琏与利益集团结盟”的说法,吴敬琏一脸无奈:“我前天说的关于独立董事的事情,并不是想为自己辩解,只是觉得现在媒体上充斥着否定市场化改革大方向的议论,把收入差别过大、国有资产流失、上学难、看病难、没有房子住等等问题都归罪于改革,对于这种情况,领导上需要重视,主流媒体更应该有个明确的态度。”(记者 吴君强 傅春荣)

    相关报道:

    吴敬琏:我从来没有嫌贫爱富 应建学术讨论规则

    吴敬琏:股市观没变 刘纪鹏:赌场论是暴跌元凶

    7日看点:吴敬琏等就“十一五”规划纲要答记者问

    吴敬琏发怒:经济学家没有和利益集团结盟

    吴敬琏:增长方式转变四大体制性障碍

    吴敬琏:"九五"要求的"两个转变"为何至今未实现?

    政协记者会 吴敬琏等五委员细说“十一五”

    吴敬琏政协小组发言怒斥:我没有和利益集团结盟

    吴敬琏:要平衡消费投资需求防房价过度波动

    吴敬琏: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存在四大体制性障碍

    政协委员吴敬琏等就十一五规划纲要答记者问

  新闻留言排行
· 记者招待会,你想问温总理什么?
· 代表看温总理:朴实务实 知民爱民
· 周远清:高考统一分数线不可能
· 房地产预售制度存在7大问题
· 国际刑事法庭证实米洛舍维奇已死
· 许智宏:创一流大学勿走走停停
· 公车改革不等于"卖公车发补贴"
· 还有多少行业存在“福利腐败”?
· 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死亡
· 医德蒙羞于“红包”“回扣”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请注意:
·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频道精选
新 华 网 检 索
24小时新闻排行
· 温家宝总理将于14日上午答记者问
· 日本一右翼团体正副会长辞职
· 海牙法庭发言人称米氏无自杀迹象
· 伊朗离核武器到底还有多远?
· 以代总理称以不会单独对伊朗动武
· 政治不死鸟米洛舍维奇画人生句号
· 清华公布今年考研复试线
· 塞黑专家获准参与米氏验尸工作
· 伊朗总统每天只睡4小时
· 孙葆洁在西安被6万球迷嘘
财经人物
· 郭树清:我的年薪没有100万
· 吴敬琏:我从来没有‘嫌贫爱富’
· "两会"第一现场:林毅夫的100米
· 揭秘顾雏军看守所生活
· 盛大转型酿5亿巨亏 陈天桥遇考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