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权健虚假宣传被通报 负面风波不断

2016年11月22日 08:08:56 来源: 中国经营报

  近日,由于虚假宣传产品的功效,权健自然医学集团(下称“权健”)再次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通报。通报称:共监测到虚假违法中医医疗广告3条,其中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在天津某媒体发布1条次。对于权健而言,被指虚假宣传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同时,有部分天津地区以外的经销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权健的直销产品在商务部规定以外的地区不断地发展,并呈现出“倒金字塔”式的下线发展和奖励机制。

  直销企业对于自己产品的维护是有义不容辞的责任,而权健方面屡次出现类似的情况,只能说明在自我监管方面,权健仍没有任何的进步。”反传销协会李旭对本报记者说。

  涉嫌违规销售?

  权健作为天津的本土企业,从2013年取得直销牌照时,规定其直销业务范围就限定在天津市的7个区中。

  但事实上,权健的经销商已经散布到全国各个地区,据《新京报》报道称,权健在武清区有一处培训基地,而当地人介绍,每天来自全国各地参加培训业务和慕名考察的人络绎不绝。

  记者也尝试联系天津以外地区的“权健人”,并与一名吉林的权健业务员的家属联系,根据他的介绍,他的亲人在去年接触权健的产品,并对权健的“药到病除”深信不疑。而其所推崇的产品为一系列权健的保健产品。

  同时,记者还发现不但各级的经销商在销售权健的产品,连权健在外地的肿瘤医院也在销售其产品。记者在成都权健医院的官网发现,在其首页正在销售一款名为“肛舒霜”的产品,并宣称拥有排毒消肿、清热散瘀、通窍止痛等功效。

  记者在随后的查询中发现,这款名为“肛舒霜”的产品已经更名为“肌舒霜”,且名列在商务部的直销产品名单中。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款产品属于化妆品的类别的产品,且权健集团并无任何国药准字的批号。

  记者就此问题联系权健,权健方面表示,跨区域直销问题并不是大规模的现象,企业也在排查这个问题,对于记者所述的“肌舒霜”问题,权健方面表示会联系成都方面积极排查,并强调并不是权健官方的行为。

  一名扬州的权健会员告诉记者,自己也是在缴纳了7500元的会员,才成为权健的普通会员和经销商。

  记者从一名湖北经销商中证实的权健的奖金制度,想要成为权健的经销商需要消费一定金额的产品,在成为会员或经销商后可以获得以下回馈:可免费培训火疗技术,获得全国通用的康复师资格证书;免费培训产品搭配和产品销售技巧;获得一个网上办公平台,可以开始开拓市场,发展自己的“团队”。

  此外,整个直销团队系统环环相扣,经销商通过推广奖、合作奖、销售奖和管理奖获得利润。制度中的推广奖也被称为招商奖,即经销商为公司招商提成。

  而管理奖体现出了单独经销商或团队零售业绩累积值,还包括一定的升职制度。例如经销商A介绍了一个下线B,B销售了2.8万元产品,A就能成为初级经理。若A介绍两个下线,且均销售了2.8万元产品,则A成为中级经理。以此类推,A随着介绍且销售满2.8万元产品的下线渐渐增加,可以成为初、中、高、钻石、皇冠级经理,最后发展8个下线可升级为皇冠大使。

  不过奖金制度中承诺的利润能否兑现也产生了争端,2015年7月,权健易主系统创始人李叶君起诉权健称,自己于2013年12月份开始代卖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商品,至2014年10月份,被告均能及时、足额向原告支付销售提成。自2014年11月份至2015年7月,被告无故拒绝不向其支付销售提成款,原告数次与被告协商均未果。

  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告诉记者,目前国家允许的直销方式为单层次直销,即企业的直销员直接与消费者进行贸易。其中,以“门槛费”这一说法实际上就要求经销商存货购货,但存货这一行为对于直销企业来说是明令禁止的。且如果直销员发展自己的下线或者团队,形成类似于“倒金字塔”式的体系,那么其合法性就有待考证。

  负面消息的背后

  2014年,央视曾暗访报道了权健在北京的推广大会,其中一名经销商的:“卫生巾可以治前列腺”以及“鞋垫救心脏病”的荒谬说法,引得一片哗然,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虽然权健方面声明,此次大会并不是官方所为以撇清,但权健的负面事件远没有停歇。

  2016年7月,人民网报道了题为《败诉官司后的绝症女孩 谁在替权健做虚假宣传?》,报道了曾经登上过央视星光大道的癌症患者5岁的周洋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在小周洋参加星光大道之后,有 “热心人”向周洋之父引荐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小周洋在接受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治疗时,天津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面对周洋时许诺“三个月就可痊愈”,但事实是在三个月的治疗中,小周洋的病情却进一步恶化。但周洋之父在网上发现了虚假宣传,包括“内蒙古4岁女孩小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等宣传标题。

  为此,周洋之父将权健诉诸法庭,起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摒弃客观事实,进行虚假宣传,从中谋取财产利益”,“严重侵害姓名权、肖像权及个人隐私权”。

  法院宣判侵权事实成立,但并没有证据表明虚假宣传的网站与权健有直接关系,周洋之父败诉。

  无独有偶,记者走访发现在北京开有多家权健火疗店,但北京市工商局网站“企业登记信息”查询的搜索栏中输入“权健火疗”,得到的查询结果为“零”。

  权健方面告诉记者,火疗确实为权健的技术之一,但市面上的火疗店均不是权健授权经营,与权健无任何关系。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火疗技术则跟直销奖金制度有所关联。但无一例外,这些店面或者医院都不是由权健方面管理和负责的。

  “权健的直销业务屡次触犯违规宣传,夸大了其产品的功效,虽然权健每次都澄清事件与企业无直接关联,但也反映出权健的监管存在缺失和不到位。未来权健应该积极处理和监管存在的诸多问题,才能保证企业不被负面信息所困扰。”李旭表示。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欣烁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59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