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北京加盟店接连闭店 “一扫光”零元加盟玄机

2016年11月02日 08:30:13 来源: 北京商报

  来伊份成功IPO,让人们看到了休闲零食市场的巨大潜力。除了以直营方式扩张的来伊份外,还有很多以加盟模式为主的休闲零食品牌活跃在零食快消市场。日前,北京商报记者接到匿名投诉,称休闲零食加盟品牌一扫光对加盟商存在服务漏洞,产品比零食电商的价格还要高,导致门店难盈利,很多加盟商已然闭店。北京商报记者随即对北京地区部分一扫光休闲零食门店走访调查,发现这小小的零食专卖店背后隐藏着许多加盟猫腻,而这些猫腻在餐饮、零食、烘焙、咖啡等行业中也普遍存在,并逐渐成为一颗毒瘤。

  匿名投诉

  “零”元加盟靠不靠谱

  日前,北京商报记者接到来自唐先生(化名)的投诉,称零食加盟品牌一扫光在加盟商签约前许下的加盟承诺基本无法兑现,回笼资金难度大,盈利难,并且存在加盟商签订合同后变相捆绑消费的情况。

  据唐先生描述,一扫光在网站上用诱人的广告语以及“零”元加盟等宽松条件吸引加盟商前往咨询。在咨询的过程中,业务人员会一再强调零食产品如何投资小、收益高,总部提供开店辅导等,并且尽可能地绕开咨询人关于加盟投资费用方面的问题。而在与一扫光方面达成合作意向后,一扫光之前对加盟商的种种承诺基本落空,“公司之前所提到的帮助辅导开店、帮助营销等都没有,交了定金签了合同后就没人管了,而且一扫光产品的价格比网上的还贵,没有什么价格优势,很不好卖”,唐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同时,一扫光还存在变相捆绑消费的情况。唐先生称,加盟商与一扫光签订合同并交付定金后,一扫光方面会将开店后期所需要的货架、收银等软硬件设施以高于市场价格的售价“强制性”卖给加盟商,使得加盟商在开店的资金投入方面远高于网站或者一扫光工作人员先前电话中所介绍的。

  记者调查

  北京加盟商赔钱关店

  根据唐先生提供的线索,北京商报记者通过点评网站搜索到一扫光位于北京地区的部分门店,并前往实地走访。记者发现,一扫光在北京的门店主要分布在大兴、天通苑、管庄等距离市区较远、周围有学校或者居民区的地方。

  北京商报记者前往大兴区骏城小区的一扫光门店,并没有看到一扫光的门店标志。随后记者通过点评网站上的电话信息,以希望加盟一扫光的名义,联系到原店主陈先生(化名)。陈先生表示,目前他加盟的一扫光门店已经关闭,并且劝告记者谨慎加盟。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是在网站上看到一扫光的品牌,并且加盟店分布各地,觉得投资成本较低但是回报优厚,可以尝试,便联系了一扫光公司咨询加盟事宜。但是,加盟店开店半年,效果并不理想,无奈只能选择闭店。对于唐先生所反馈的捆绑消费、承诺落空等情况,陈先生予以肯定,“在签合同前,公司给介绍的特别好,但是签了合同,交了定金之后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公司要求必须购买他们的货架等产品,而且也没有人管门店的运营情况,店的位置好的话说不定能赚点钱,位置不好就很麻烦,而且一扫光的产品价格比网上要贵,没有价格优势很难卖,我这个店有的时候一天都卖不到100元。门店开了半年投入了10多万元,我把尾货和货架都给出手了还赔了七八万元。”

  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又来到了一扫光西红门店,这家门店尚在营业,店主李女士(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家门店是从年前开始营业,至今情况比较稳定,能够实现盈利,然而盈利靠的却并不是一扫光的产品。李女士说:“现在能盈利主要还是靠我自己找的产品,我自己找到了很多进口零食供货商,价格优势比较明显,卖的也比较好,单靠一扫光公司的产品则很难。而且公司的服务滞后比较严重,有的时候着急换货,他们会推来推去一个多月才能完成。要是自己有资源,就单独开设一个品牌也比较好。为了推荐自己渠道的产品,我还专门在门头下面装了个滚动屏,但店面已经装修了,就不想换招牌了。”

  据两位加盟商透露,由于房租地段等原因,在北京门店投入相对更大,所以北京地区的很多门店都较难实现盈利,很多加盟商只能选择关店。但是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却注意到一个细节,陈先生的门店虽然已经关闭,但在某点评网站上仍然能看到门店的相关信息并且仍在售卖代金券,而记者尝试购买代金券,发现仍然能够下单。

  专家建言

  网络加盟谨防猫腻

  根据实际走访调查的情况,北京商报记者以咨询加盟的名义联系到一扫光的相关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对一扫光目前的门店分布情况、产品种类以及加盟方式等做了详细介绍。当记者询问到加盟费用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一扫光是2001年成立,2011年开始做加盟招商,并且不收取加盟费,是“零”元加盟,加盟商只需支付2.98万元的终身品牌使用费,以及店内房租、货款、软硬件设备等费用即可开店。20平方米的中小型店面,整体投资大概在7万-8万元左右。此外,公司可为加盟商提供各类售后服务,包括指导开店、会员系统、定期营销、建立微商等,以确保加盟商能顺利经营。而且,零食产品的利润一般在35%-50%,进口产品能高达60%,资金回笼快。

  根据该工作人员提供的一扫光公司信息,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到一扫光所属的上海卡哇伊实业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发现这家公司实际成立于2015年1月,注册金额为1000万元,并且截至去年底,这家公司的实缴出资额仍然为0。值得注意的是,去年8月及今年10月,上海卡哇伊实业有限公司分别因发布虚假广告受到过两次行政处罚。

  针对实缴出资额为0的情况,有业内专家表示,这很可能是因为该公司还未到上缴出资额的最后期限,在此期间,公司随时可能转让,对于加盟商而言风险较大。

  本次调查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也发现,在餐饮、零食、烘焙、咖啡等投资门槛相对较低的行业,存在大量加盟猫腻。比如一些加盟网站以知名餐饮品牌加盟为噱头,招徕有意向的消费者,但实际上,这些知名餐饮品牌并未开放加盟。这些加盟网站往往利用信息不对称与消费者取得联系,详细介绍该品牌的背景及资料,然后再以该品牌企业加盟费过高等说辞,诱导消费者关注自有品牌。很多加盟商都是在加盟开店之后才发现与此前所述相差甚远,但已经投资只好继续经营,也有无奈关店的情况。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创业热潮下,越来越多的国内消费者开始寻求创业发展的机会,但是受制于知识结构和技能结构,很多创业者并不具备自建品牌的能力,因此加盟成为创业领域的捷径,很多商家也看到了其中的商机。

  加盟本身对于品牌而言是一种很好的门店扩张方式,国内外餐饮领域有很多优秀的加盟案例。但是,国内一些品牌在不具备加盟管理能力的情况下开放加盟,不仅伤害了加盟商,最终也伤害了品牌本身。北京商报记者 徐慧 郭诗卉

 

【纠错】 [责任编辑: 刘文婷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3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