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春来新茶香]毛尖佳茗出都匀

2016年04月22日 15:38:51 来源: 央广网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茶叶在我国历史悠久,文化内涵极其丰富。清明前后,正是采茶好时节。近日,中国乡村之声派出多路记者,分赴浙江、安徽、福建、云南、广东、贵州等地茶叶主产区,实地调查各地春茶采摘情况,探究茶产业转型过程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并于即日起,推出特别报道《春来新茶香》,与您一起感受全国各地新茶的味道。

    “细细毛尖挂金钩,都匀毛尖传九洲。世人只知毛尖好,毛尖虽好茶农愁。” 在位于大山深处的贵州省都匀市,这是当地布依族世代相传的一首民谣,它道出了当地特产都匀毛尖茶形如金钩,清香淡雅,被人称赞,同时也透露了从前茶农内心的忧愁。

    如今歌谣仍旧在传唱,而茶农内心的忧愁却已早已消解,来自大山深处的都匀毛尖,销往全国各地,给世人带来清香,茶叶产业也成了当地人的“解忧草”。特别报道《春来新茶香》今天播出第五篇:《 毛尖佳茗出都匀》。将带您走进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首府都匀市,去品一品来自大山深处的毛尖味道。

    清晨,贵州都匀毛尖镇,海拔1600米的高山上,云雾缭绕,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味道,都匀毛尖茶工艺传承人张子全的茶园就散布在十几个山坡上。

    一大早儿,从毛尖镇周边赶来的十几位采茶人就已经散布在了不同的山坡上,她们一边唱着祖辈传承下来的采茶歌,一边将茶树清嫩的芽尖轻轻采下,小心的放入竹子编织的茶篓里。她们中间有采茶十几年的职业采茶人,也有趁着假期前来打工的学生。

    记者:你这是从哪赶过来的?是学生吗?

    采茶工1:是啊,从那个凯口,离这非常远,我住朋友家,第一年采,都不会采,一天采半斤,一天能赚几十块,采着玩儿呢。

    记者:您是头一年来摘,还是每年都来?

    采茶工2:我来了十年了,每天能采一斤半,能挣一百五十块钱。

    上好的毛尖茶是纯手工采摘的,纯粹的独芽,形如鱼钩,更似雀舌,他们都是加工都匀毛尖的最佳原料。一市斤单芽的都匀毛尖所含有的芽头在6万多个,也就是说采茶人往返采集芽头的动作就多达6万次以上。

    记者:您这一天能采多少?

    采茶工3:差不多两斤,我都摘了十多天了,差不多三千块了。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是贵州特有的地貌,而这样的自然条件正是孕育好茶的绝佳环境,正所谓“高山云雾出好茶”。

    都匀毛尖镇的螺蛳壳山一带海拔上千米,山谷起伏、云雾笼罩,土壤里富含了大量的铁质和磷酸盐,微酸性的环境和独特的气候尤其适宜茶树的生长,都匀毛尖就产自这里。

    贵州省茶叶协会秘书长 何钰海:咱们之前叫鱼钩茶,因为它形似鱼钩,卷曲形的,这个鱼钩茶在明清时候就是上贡茶了,解放以后,有三个共同团员制作了三斤毛尖茶送给毛主席,主席喝了这个茶,给了一个批复“此茶很好,今后可在山坡上多种些,此茶可命名为毛尖茶。”

    临近傍晚,山上的采茶工开始陆续下山,将采集的茶青送到山下的茶园称重、核算工钱,而茶园的园主——都匀毛尖茶工艺传承人张子全,也开始在自己的厂房里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他将新收集的茶青摊放在竹子编成的簸箕里,簸出灰尘、杂质以及破裂的叶片,将最细嫩和最匀称的芽尖留下。

    张子全:这个是簸茶,把不好的叶片簸掉。

    留下最好的嫩芽,张子全把簸箕搬到了屋后的晒台上,风带走嫩芽表面的水分,白色的绒毛更加明显,一到两个小时,嫩芽表面水蒸发干净,炒茶才正式开始。烧火、加温、洗锅,等到锅底微红,等到锅底微红,将茶青倒入锅内,双手迅速抛茶。

    张子全:眼睛、鼻子、手都在用,鼻子闻它的香气,眼睛看它的颜色、形状,手感觉它的温度。

    140度的高温,让茶叶瞬间变色,茶叶里的水分被热力逼出,水蒸气里带着浓郁的清炒味道,几分钟之后叶色变得暗绿,此时,张子全让烧火工将锅温适当降低,开始用手将茶青反复捞起、推揉、再撒撒入锅中。炒制一锅茶要用半个小时左右,待到茶叶开始变得紧缩,卷曲,发白,张子全让烧火工再降一点锅温,他要进行最后一个工序。

    张子全:揭开火了,提毫,现在进入提毫了,要降低一点锅温。

    茶叶被张子全握于两掌之间,揉搓成团,又被抖散炒干,反复数次,改为双手捧茶,边搓边炒,茶叶神奇般的泛出白色的绒毛。都匀毛尖的炒制全凭一张技巧熟练的手,在锅内一气呵成,高温杀青,低温揉捻,中温提毫焙干,就完成了毛尖茶的炒制过程。

    “都匀毛尖”历史悠久,早在1915年就曾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摘取过金奖,但多少年来,这一品牌却并没打响,如何让这个古老品牌重塑辉煌,让老百姓能脱贫致富呢?除了张子全,黔南州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着,并在近年来逐渐放开手脚,开始强力推进茶产业,大力支持老百姓发展茶叶合作社、成立茶叶加工企业。

    张光辉是匀市坪阳村河头茶叶合作社的带头人,几年前,做了十几年煤炭运输生意的他,在政府的支持下,带领村民发展起了茶产业。

    张光辉:现在我们的合作社就是有7000多亩茶园,我们这几乎全是靠种茶,2008年前,我们人均收入不到2000块钱,现在大部分都在8000多,合作社的社员在10000多一点。

    而随着宣传力度的加大,如今,都匀毛尖的市场也在不断拓展,价格也在逐渐走高。

    手工炒茶是都匀茶农世代相传的手艺,也是他们引以为豪的传统技艺,由于纯手工炒茶的数量有限,茶叶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记者:现在您这的茶叶卖什么价格呢?

    张子全:好的我们就要卖两三千一斤,最低我们要批发一千八,一个量小,再一个很辛苦,五六万根芽头才拿到一斤,还有我们是用手来炒的。很多消费者都喜欢买这个手工茶,我的茶都没有卖给茶商,都是知道我的,就跟我联系,我要三十斤、五十斤、十斤、八斤的。

    如今,张子全也告别了以前一个人、一口锅、每年只能炒制几百斤茶的老作坊,在政府的支持下,现在他新建了厂房,炒锅新增到20几个,并开始招收学徒,一方面传承手艺、增加茶叶产量,另一方面也希望带动更多的人增收致富。

    张子全:都是邻居啊,寨邻啊,各个村的,我们就要把他们带动起来,让大家会炒这个茶,他今年在这里学了技术了,明年自己可以开一个(炒茶作坊),质量达到我的标准了,我就拿来给他销售出去。现在我们一年教给50个炒茶工,有些是我常用的职工,有的是我的邻居前来学习的。

    曾经在毛尖镇主管农业的高级鉴茶师吴敏章,也见证了毛尖茶茶叶给老百姓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

    吴敏章:老百姓首先在采摘茶青方面有了收入,一个老百姓采摘茶青,一个人最少可以达到200元,晚上加工茶叶,一个工人可以拿到300块,老百姓有自己的茶园还可以加在合作社里面,现在我们毛尖镇那边有90%的老百姓都是从事茶叶生产的,这一块茶叶的收入占他年均收入的60%到80%。(记者王丰 熊育权)

【纠错】 [责任编辑: 李楠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289219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