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春来新茶香]贡品龙井吐芬芳

2016年04月22日 15:38:51 来源: 央广网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又是一年春好处,又是龙井露新芽。每年此时,龙井新茶必定成为春茶采摘上市中倍受关注的一支。作为中国十大名茶之一,几百年前,曾被乾隆皇帝将西湖十八棵茶树封为“御茶”的龙井茶,经过了1200多年的发展历史,如今又以怎样的姿态,不断丰厚与发展?在这片美丽诗意的土地上,龙井茶又扮演着茶农生活中怎样重要的角色?

    中国乡村之声特别报道《春来新茶香》第二篇:贡品龙井吐芬芳。来到美丽的西湖,体味中国第一名茶的现代茶香。

    4月9日,浙江杭州西湖,天气阴,有雾。

    在距离西湖7公里外的龙井村,雾霭茫茫的茶园里青葱翠绿的茶树已经茂密,枝头的茶叶也已经在叶底抽芽,颜色渐深,这标志着,一年一度的龙井春茶采摘已经快要接近尾声。西湖龙井的采茶工们正在抓紧时间,进行最后几天的集中采摘。

    记者:阿姨现在采什么样的?

    茶农:采这种颜色,这样嫩的芽,像这样嫩的芽这样采起来。这样的头就是好的,就摘下来。这个好,这个茶就很香。

    记者:我采的这个行吗?

    茶农:你要采一芯两芽,这样,这个茶很好的。

    在人们心目中,我国绿茶西湖龙井名气最大,一方面得益于当年的历史与人们的口口相传,另一方面,西湖龙井优异的品质是这个品牌屹立不倒的基础。特别是“色绿、香郁、味甘、形美”的“四绝”为人所称道。西湖龙井多年来一直作为我国的国礼,代表中国被赠送给国际友人。西湖龙井茶商会会长戚国伟:

    戚国伟:这个龙井茶50年代就作为国家对外交换的礼品,当时跟苏联、朝鲜、越南。毛主席跟他们交往比较多。到了70年代,打开中美建交的时候,周总理把尼克松带往杭州的时候喝这个龙井,尼克松觉得好。到了最近这几年,俄罗斯普京60大寿,送了两斤茶,外交部给我一封感谢信。还有德国总理默克尔到中国,也用茶叶作为礼品送给她。包括国家的几代领导人会见、接待人时,龙井茶都作为礼品在交往。

    好茶出深山。醇香的茶叶同样来之不易。高档龙井讲究1芽1叶和1芽2叶,特别是一芽一叶、俗称“一旗一枪”更是极品。一斤茶叶需要几万片这样的一芽一叶,也就是采茶工需要采几万次才能有一斤茶叶。由于工作太苦,现在采茶工也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

    茶农关爱珍:我是在帮儿女采摘茶叶。

    记者:儿女为什么不来呢?

    关爱珍:辛苦!采茶叶很辛苦的,天晴下雨都要出来。没有人愿意来采茶叶。钱很难赚的,你看这样摘出来还是个草,还要再挑……很麻烦的。

    近些年,每到采茶季当地茶农都是雇请其他地区的工人采茶,专业化不强,工资却连年上涨。劳力问题成为困扰龙井发展壮大的重要原因。浙江省种植业管理局研究员罗列万:

    罗列万:西湖龙井现在都是人工采摘,效率也比较低,人工工资每人每天基本都在150-200元,光是采茶,像鲜叶,手工采摘一天采不了几斤。劳力问题是一直困扰浙江茶叶的主要因素。另外很多茶农都是老龄化的现象。年轻人出去工作,从事其他行业,不愿意从事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作物生活。

    采茶只是茶叶加工的第一步,更重要的工作还在后面,包括摊放、炒青锅、回潮、分筛、辉锅、筛分整理、收灰贮存等数道工序,其中尤以炒茶最为关键。

    西湖龙井茶的加工炒制,因原料等级不同,加工技术也不尽相同,产品各有特色。特级西湖龙井茶全是采取手工炒制。鲜嫩的条芽,在八十度的温度下加工,要求保持茶叶的颜色、香味和美观。炒茶每锅一次只能炒二两,一个熟练的炒茶能手,一天只能炒二斤多干茶。

    今年54岁的茶农陈师傅是梅家坞颇有名气的炒茶工,但他发现,炒茶工艺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危险。制作龙井茶的过程很繁琐,尤其是辉锅的过程,制茶师的手需要不停地在锅中翻炒茶叶,手的功能无法用任何工具代替。因为温度极高,现在少有年轻人愿意做制茶师。他担心,以后炒茶都要雇用更多外地的师傅了。

    陈师傅:我土生土长的梅家坞人,13岁开始学炒茶,炒了30多年了,刚开始学的时候还在生产队里。

    记者:好麻利啊师父。

    陈师傅:现代人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已经有好多人不会了,特别是二十岁人里面十个人里面只有1、2个才会。全手工炒。手工的才香。你看我的手现在有多红多烫……

    在老陈看来,勤劳的浙江人,把龙井茶当做是毕生用心经营和发展的产业。但近几年,伴随人工成本上升的还有劳动力的短缺,以前一起并肩耕耘的伙计们一个一个远离了茶园。杭州龙冠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宋佳。

    宋佳:一是大家不太愿意过来做,采茶工、炒茶工是一个季节性特别强的工作,做的话要连续一个月,而且非常辛苦,采茶6、7点下雨也得出去,所以到这我们这来的都是年纪比较偏大的女性。炒茶的话就更甚了,因为还要学习,不是一开始就能上手的,而且炒茶比较的辛苦,学的时候手烫伤这肯定是会发生的,所以愿意学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大家都不愿意受这种苦。

    “欲把西湖比西子,从来佳茗似佳人。”西湖美景与龙井茶香代表了江浙文化中的恬淡与悠远,闲适与洒脱。但是在这片闲适和洒脱中,皇帝女儿不愁嫁的龙井也感受到了危机。龙井种植量在增加,品牌逐渐稀释,人们认识到只有继续精益求精,才能把龙井的辉煌传承下去:

    罗列万:从全国范围来讲,过快的发展茶园,所带来的茶叶产销压力越来越大,全国范围之内,茶园增加面积有200多万亩,意味着每年多有将近10—20万吨的茶叶,这个产能在释放,消费增加的速度,跟不上产能增加的速度。产大于销,有一天卖茶难的出现,这是我们担心的事情,因为真正受伤的肯定是茶农。

    一芽一叶,一冲一泡,芽叶沉浮,转眼千年。梅家坞的十八棵茶树依旧,种茶人已经代代相传。杭州西湖龙井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戚国伟:

    记者:您的孩子还在从事这个工作吗?

    戚国伟:今年我已经基本把这个担子交给他了,他是我们西湖龙井产业有限公司的书记。我孙女还在念书,她也很喜欢。我从十二岁时候就开始做种茶、采茶、炒茶,那个时候炒茶炒的都是泡。

    记者手记:一缕茶香润泽一方人

    龙井的名扬,勤奋的浙江人功不可没;而独特的龙井茶文化,也让浙江人收获一份引以为傲的精神寄托。

    人人都喜爱美好的事物,喜欢美景、美食、美人,当然美茗也不例外。到杭州,龙井村还是要来看看的,虽然已经过了清明,但是茶园在,茶人在,所以茶事也在。

    郁葱的茶树布满山谷,村民在山脚下炒着茶,生活中,我是一个爱喝茶胜过咖啡的人,绿茶文化可以说是心之向往。于是就找到一家村民房前坐下,午饭时分,来杯清香的龙井茶,点一份蒸笋和香椿炒蛋,就着浓浓的茶香,享受着屋外碧绿的茶景。

    此时,是当地茶农最忙碌的季节。做茶农也辛苦的,外人都以为很好赚,其实,这就像卖猪的赚钱,养猪的亏钱,卖蟹的赚钱,养蟹的亏钱一样。采茶成本很高,采茶的工钱逐年增加,茶叶销售趋于理性,茶农的盈利也变得微薄。

    不过好在浙江人聪明、勤奋,懂经营。在三四月20多天的黄金采茶期间,茶农老张就请了四五位老工人帮助家里采茶,都是衢州常山县人。聪明的老张也是一个采茶工都不慢待,每人一天工资一百四十五,包吃包住,还包来回路费,感冒发烧也承诺要包看病。

    这样算下来,一年有十来万的纯收入,算是不错了。可老张也不就此满意,近几年,除了卖茶叶,当地出现了许多提供餐饮服务的农家乐。正因此,优越的自然环境和浓厚的茶文化气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茶叶爱好者和户外游客。

    有人认为,茶地、土壤、水质、空气、阳光都渗润在龙井茶里,才使它有了如此的品质——丰富的营养和高雅的清香。而我认为,龙井茶的独特魅力和所赋予的文化内涵,与龙井人锐意进取的精神与气质,也是不可分割的。

    自古香茗出深山,好心好人出好茶。(记者刘璐 陈瑜艳)

【纠错】 [责任编辑: 李楠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289219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