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春来新茶香]碧螺春香百里醉

2016年04月22日 15:38:51 来源: 央广网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茶叶在我国历史悠久,文化内涵极其丰富。清明前后,正是采茶好时节。近日,中国乡村之声派出多路记者,分赴浙江、安徽、福建、云南、广东、贵州等地茶叶主产区,实地调查各地春茶采摘情况,探究茶产业转型过程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并于即日起,推出特别报道《春来新茶香》,与您一起感受全国各地新茶的味道。

  阳春三月,江苏省苏州市太湖边的洞庭山上,放眼望去是成片茂密的琵琶和柑橘林,然而,这里不仅仅是果园,更是一座茶园,生长在果树下的茶树才是真正的主角。果树与茶树间种,使这里生产的碧螺春与生俱来就散发着花香果味。

  碧螺春是我国十大名茶之一,已有1000多年历史。民间最早叫“洞庭茶”,又叫“吓煞人香”。到了清代康熙年间,因其汤色碧绿、卷曲如螺,又被称为“碧螺春”。从此,“碧螺春”名满天下。

  眼下,又是碧螺春的采摘上市季节,特别报道《春来新茶香》带您走进苏州太湖洞庭山的茶园,感受碧螺春的独特魅力。

  每年三月,茶季开始,苏州吴江区东山镇的葛爱凤都要和母亲一起,天不亮就进山,采摘春茶。为赶在清明前制成明前茶,葛爱凤母女每天要在茶园工作近六小时,长时间的采摘,手指也变了颜色。

  葛爱凤:这里是芽,从这个部位采,这里是最嫩的地方,下面这个带老斑的就不要了。

  记者:早上几点钟开始采茶?

  葛爱凤:早上五点钟,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开始了。现在正是抢时间,下雨天也要过来采,一天采五到六个小时,然后下午回去捡。

  记者:看到你的手指都黑了。

  葛爱凤:对啊,因为这些天每天都要这样嘛,你看我的手都很毛躁。

  记者:一天要采多少?

  葛爱凤:三斤左右。

  碧螺春对采制的工艺要求十分严格。采摘,是第一关,碧螺春的采摘标准是”一芽一叶” ,所谓“一芽一叶”是茶树新梢的第一片叶子刚展开,采茶只能采这新芽和第一片叶子。500克茶需要采这样的一芽一叶近78000个,需要采茶工采78000次,十分辛苦。采茶工王艳春:

  王艳春:采碧螺春是把树枝上的老枝一个一个掰下来,然后按着芽叶采,一次一次,从上往下掰,要从上往下,这样看的比较清楚,不会有遗漏下来的了,只要采到嫩头就可以了,不要采到老叶子,要有耐心。这个是传统行业,总得要有人保护,以前从很早开始就是这么采了。

  洞庭碧螺春以形美、色艳、香浓、味醇“四绝”闻名中外。据近代《太湖备考》记载,洞庭东山碧螺春石壁,有野茶数株,其香异常,名“吓煞人香”,这大概是碧螺春最早的名字。后来,康熙下江南,觉得这个名字不雅,因为碧螺春形状卷曲如螺,色泽碧绿,采摘于早春,便御赐了碧螺春这个名字。苏州吴中区碧螺春茶业协会秘书长季小明:

  季小明:第一太湖山水资源是天下独一的,无法复制的自然资源。碧螺春茶叶是果茶兼种,一体化生态模式,独特的自然环境造就了洞庭山碧螺春。第二是独特的种子优势,一千多年的湖道环境和人工选育,形成了独特的种子资源。第三是独特的手工技艺优势,碧螺春茶采用纯手工的采制和炒制,几百年来世代传承,炒制技艺已经列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上好的碧螺春,一定要上午采,下午拣,晚上炒,所有的工序需一天之内完成,这样才能保证它的鲜嫩与香气。而这其中,炒制技艺尤为关键,碧螺春素有“三分靠原料,七分靠炒工”的说法。

  严介龙出身炒茶世家,16岁开始学习炒茶,获得过全国卷曲型碧螺春茶特等奖。在严介龙看来,真正好的炒茶师傅与茶和炒茶锅之间是心灵相通的,这需要一定的天分和极高的领悟能力。严介龙花了四十年才练就了今天这样的技艺。

  严介龙:好的碧螺春,好的炒茶师傅,可以和茶锅对话,闭着眼睛也能做出好茶的。我一直推崇古法炒制,下面烧火的时候柴火离锅60-70公分之间,这样手在上面手心能感觉到温度,首先要把茶叶外面碧杀青定位。温度降下来了之后要揉,用大拇指把这个转过来,不能粘锅底的,还一个是搓,到后来烘焙,这个是起毫,这时候火候是关键的不得了的,碳的温度正好在100°左右,不会焦,最后尾培烘干,这样茶的外形香气很干净,汤色有鲜活的感觉的。

  现如今,碧螺春茶的生产也面临着人工成本不断增高的困境,目前有小一部分茶厂采取机器代工,以此节约成本,增加效益。对此种做法,严介龙坚决反对:

  严介龙:绝对不能用机器来做,机器做了以后真是觉得,碧螺春要灭亡的,每个工艺,每个用的原料,像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都是有道理的,不能违背它的。

  由于受到寒潮侵袭,今年碧螺春茶产量有所减少,但是价格和去年基本持平,普通的碧螺春茶在1500到2000元之间,特级茶则是在3000元以上。针对变化的市场需求,碧螺春也不断的调整结构,以适应市场的变化:

  季小明:东山镇有茶农17454户,折算下来,户均产收入在12600元。在销售上,现在是压制特一级碧螺春的产量,重点生产中低档的碧螺春,以满足钟爱碧螺春的广大消费者。当然特一级的也要生产一部分,毕竟也有一部分的消费群体。中低档碧螺春,特别是500元以下的还是供不应求的。因为每年也就100吨的产量,面对这么多消费者肯定是供不应求的。

  有限的产量,不错的行情,让一些其他品种的茶叶也想办法挂上碧螺春的名头,一度市场上碧螺春鱼龙混杂。东山镇副镇长杨忠星认为,在正统碧螺春的保护与传承中,品种的保护是源头治水,却又不仅限于此。

  杨忠星:我认为碧螺春品牌有三个东西是保护与传承的灵魂。第一是地方品种;第二是传统的果茶兼种模式,这保证碧螺春茶的品质;第三是手工制作技艺。这是碧螺春茶保护中的三个灵魂。

  晚上,在茶馆里边品碧螺春新茶,边听昆曲,是苏州人的最爱。绿茶中,唯有碧螺春是采用上投法冲泡,即先放水,后放茶,以保持茶叶的鲜香,和茶汤的清澈。

  严介龙:品尝碧螺春味道的三大秘诀,第一,舌尖,略微喝一点,喝茶是不是涩,辣的感觉,因为越少,舌尖上最有敏感度。第二步,可以在嘴里咕一下,慢慢品,叫微甘,看是不是醇。第三步,要大口喝一下,如果闭紧嘴巴,喉咙里香气会出来,这才是好茶。光是闻着香那不是好茶,真正的好茶是内香。

  螺状的嫩芽在水中慢慢舒展,淡淡的清香也随之溢了出来。伴随婉转动人的昆曲,正应了姑苏独有的味道与格调。如同苏州人的生活,平淡且悠远,细如流水。

  琴声袅袅,茶叶飘香,千百年来茶叶在我国已经完全超越了普通饮料的概念,成为一种文化现象,成为一种情趣寄托,出现在中国人的历史和现实生活中。

  碧螺春作为中国绿茶的代表之一,其中所蕴含的文化韵味也不是一篇报道就能够完全包容。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知道是不是从这句话开始,江南这两座城市便卯上了劲,连茶叶也是,杭州有西湖龙井,苏州有洞庭碧螺春,前者以香艳著称,后者以清淡自居。

  当地人形容碧螺春“像一个苏州姑娘”,需要精心呵护。从泡碧螺春茶就是可以体现,比如冲泡的水就不能太刺激,最好70℃,手摸杯子,微微觉得有点烫即可。太强烈的沸水和急躁的心,泡不出也品不好碧螺春。

  与龙井、毛峰、毛尖等天然成型的绿茶不同,碧螺春的卷曲形靠的是精湛的炒制工艺,这套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传统手工艺也一直让产区茶农引以为傲。碧螺春也有三分靠原料,七分靠炒制的说法。采访时,记者也亲身体验了一把炒茶师傅的不易,手刚伸入锅里,就被强烈的热气吓到本能的缩了回来,更别提用手来回翻炒了。而在炒茶大师看来,只是把这一套流程做下来,哪怕是和师傅教的技艺分毫不差,也还做不出真正极品的碧螺春茶。苏州东山镇茶叶协会会长严介龙获得过全国卷曲型碧螺春茶特等奖,算得上是大师级的炒茶工,他说,炒茶的最高境界是与炒锅、茶的心灵相通,合而为一,这除了需要极高的领悟力之外,更需要多年来扎实基本功的积累。

  碧螺春精致复杂的制作工艺,令碧螺春茶价格不菲,当地政府现在也在引导调整产业结构,多生产一些低价位的茶,以满足更多消费者的需求。尽管在传统工艺师傅们来,碧螺春茶只有高价格才能保证它的品质,茶叶本是中国人日常消费的一部分,凭借消费能力,大家各取所需,只有是真正原产地的碧螺春茶,低价位的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记者杨滢 景明 苏州台张斌超)

【纠错】 [责任编辑: 李楠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289219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