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奶源减少致奶站被迫关门

2013年12月13日 08:44:27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分享到: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斜照进奶站旁边小屋里,奶站老板梁利娥支着胳膊、慵懒地半躺在床上,奶站生意江河日下,她打不起一丝精神。

  “前年的时候就不行了,去年是越来越差,今年可以说是彻底不行了,”梁利娥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以前这个奶站一天能收将近3吨奶,现在一天也就收600多公斤,短缺得很。”

  梁利娥的奶站是中国奶都呼和浩特市周边众多奶站中的一个。一叶知秋,这个奶站无声地告诉人们,一场奶业史上最严重的奶源短缺已席卷全国。

  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全年所需鲜奶大约4600万吨左右,缺口估计在400万吨以上,“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缺口每年都有,但一直保持在200-300万吨之间,今年可以说是历史上供需缺口最大的一年。”

  供需失衡导致生鲜乳收购价格出现强力拉升。据统计,截至11月第2周,全国生鲜乳平均收购价已连涨14个月,创下历史新高的3.96元/公斤,同比上涨18.9%。而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在奶源紧缺的背景下,各地掀起一阵“抢奶潮”,个别地方的生鲜乳收购价格甚至高达6元/公斤。

  至于今年的生鲜乳到底有多“金贵”,中国证券报记者前往福成五丰调研时,公司董秘宋宝贤举了个例子,“以前小牛生下来都要喂三天奶才抱走,现在是一口奶都不喂直接抱走,因为奶太紧缺了,价格也太高了。”

  至于此次奶源紧缺的原因,山东省畜牧总站副站长翟桂玉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多种因素叠加作用的结果,包括7、8月份的高温天气使奶牛产奶量大约下降20%,口蹄疫、流行热等疫情的影响,牛肉价格上涨的影响,奶牛产奶周期对牛奶供应量的影响等。可以说,今年的奶源紧缺有一定的偶然性因素在里面。”

  但梳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奶业史发现,奶源短缺的出现更多的是一种必然的结果。从改革开放之初的1978年到1998年的20年间,中国奶业发展一直不温不火。而1998年到2008年是中国奶业发展的黄金十年,但随着三聚氰胺事件的发生,中国奶业遭受重创,发展速度一下子降至谷底。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坦言,近十几年来,我国奶源增长一直维持在15%以上,但从2008年开始,增长率迅速滑落到2%左右,特别是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的2009年,由于生鲜乳一时无人收购,奶农纷纷卖牛宰牛,当年的奶源增长率一下子降到了-2.74%。此后,国内奶农卖牛“离场”的现象便一直没有停止过,最近两年更是加速退出。

  积重难返,散户的陆续离场犹如一根根稻草,终于把中国奶业这头本已气喘吁吁的“瘦牛”压倒。

  从总体上看,2008年全国有奶农260多万户,2012年只有不到200万户,2013年奶农的数量估计还要下降10%到20%。

  “去年时每天来奶站挤奶的奶牛有一百五六十头,但现在只剩五六十头了。”梁利娥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奶站所在的旭泥板村走访时也证实了梁利娥的说法,已经养了15年奶牛的村民刘忠儿还记得当年“一家一户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一户两头牛,生活吃穿不用愁;一家一户三头牛,三年五年盖洋楼”的民谣,但他饲养的奶牛已从去年的13头降至目前的4头,“都是在去年开春卖的,从那时开始村里就开始大量卖牛了。”

  旭泥板村奶牛养殖厂厂长侯丽锁也告诉记者,“今年7月份去镇里(呼和浩特市赛罕区金河镇)开会的时候,据说尚有17000多头奶牛,结果我昨天去开会的时候剩下不到13000头了。”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华北最大的奶牛饲养县河北省行唐县调研时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县奶业协会常务理事郭连喜同时是某家奶牛小区的老板,他告诉记者,“去年时我小区还有700多头牛,但今年只剩500多头了。”该县畜牧局奶协办主任盖连义也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与去年相比,今年全县奶牛存栏量整体下降了20%左右。”

  此前,奶价停滞不前但饲养成本不断上涨,成为导致奶农加速退出的原因。“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奶价一直没怎么上涨,今年5月份前,山东散户拿到的奶价也一直在3.5元/公斤左右,”翟桂玉告诉记者,“但是,这几年成本却在不断上涨,精饲料方面,此前颗粒料的价格在2200元/吨左右,但现在已经涨到2600-2700元/吨;粗饲料方面,去年时,去穗玉米每斤价格只有三四分钱,而今年已经五六分了,羊草、苜蓿的价格也都在上涨,散户养奶牛已经越来越无利可图。”

  可即使眼下养奶牛比以前有利可图,散户补栏积极性依然不高。“现在奶价涨上去了,奶牛的价格也涨上去了,三聚氰胺事件刚发生的时候一头奶牛才六七千块钱,现在涨到两万了。如果自繁小牛的话周期又太长,虽然10月份之后卖牛的散户少了,但散户退出的趋势还会继续下去。”盖连义表示。

  对梁利娥而言,她的奶站如同建在“流沙上”,面对散户的不断退出,她不得不接受黯然退场的结局,“我在其他村原先也有3家奶站,但前年的时候就赔了十五六万,所以去年干脆都关了,今年仅有的这个奶站也赔得很厉害,所以很快也要关了。”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2991258524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