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做市商“围猎”新三板优质股 “乌龙”行为屡现
2017-03-17 08:01:20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对于新三板券商做市部门来说,2017年春节以来并不清闲。据记者了解,经历了一年多市场沉浮的洗礼,不少做市部门业务人员——这些被视作最熟悉新三板企业的“一线战士”,正尝试着调整仓位,把有限的做市资金投入到更优质的企业中去。

  巧的是,新三板市场同期在政策预期之下迎来了一波“小阳春”行情,做市商俨然充当了这轮行情的“先锋队”。对此,有资深做市商人士表示:“政策因素无法预估,我们不过是在市场下行时,看到心仪的股票已经跌出机会,所以才果断出手。而当前的政策预期无非是进一步坚定了整个市场‘投资优质股’的理念。”

  估值底共识形成

  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新三板新增做市企业数量急剧减少,随着大量拟IPO企业从做市转回协议,个别交易日内甚至出现新增做市企业数为“负”的情况。但记者发现,进入四季度以来,尽管券商为新企业做市仍在减少,但做市商“后续加入为企业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的公告却悄然增加,截至目前已达387个,涉及196家公司。其中,2016年10月、11月、12月相关公告分别为34个、57个和135个;2017年1月、2月分别为67个和52个;3月以来已达42个。

  具体到单个公司,创新层企业海航冷链近半年内已累计被8家做市商“相中”,其中不乏广州证券、光大证券、国泰君安等排名靠前的做市商,最新做市商总数已达24家。海航冷链并非新三板做市企业中的“小鲜肉”,其早在2015年8月14日即引入了第一批做市商。从业绩来看,海航冷链近年来盈利状况持续好转,2016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537.16万元,同比增长近27倍。从股票成交情况看,海航冷链始终保持着每个交易日几十万至几百万元的成交额,个别交易日甚至突破千万元,这在日均成交额仅几亿元的新三板市场表现相当活跃。

  海航冷链绝非个案。据记者统计,去年10月至今,有8家新三板公司累计新增做市商5家以上,全部为创新层企业;累计新增做市商3家以上的公司多达25家,其中有16家为创新层企业。

  “去年底确实有不少做市商跟我们交流,基金公司也开始关注我们,大家普遍感觉这个市场有些公司已经跌出价值来了。”中泰证券新三板分析师张帆向记者表示。

  事实上,从2017年初开始,新三板明星分析师们不约而同地关注到新三板市场估值底的问题。中信证券新三板分析师胡雅丽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从去年三季度开始,做市板块相对协议板块的估值折价已有半年之多,而创新层做市企业在各个板块中已处于最低水平。“我们认为当前的估值水平已较为充分地反映了市场的悲观预期,是新三板市场的估值洼地。”

  调仓仍在进行中

  较之2016年三季度做市商主动退出为个别企业做市,近期做市商争相加入创新层企业做市行列的动作,传递的则是更为积极的“调整仓位、把控风险”的信号。

  某做市部门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以来,随着数量可观的优质公司开启IPO计划,做市商不得不退出做市资金,而这部分资金体量并不算小;同时,另一些企业由于风险太大,大家都不愿意为其做市,也退出了部分资金。“钱放在手上是有成本的,做市商必须要投出去,又不能乱投,所以寻找被同行用‘鲜血’检验过的优质做市股票,自然成了大家共同的选择。”

  “选择的标准就六个字——‘高成长、低估值’。去年有不少优质股票价格比较高,我们没能参与进来,而经过一轮调整,终于跌到了我们认为比较合适的价格。”另一家做市商负责人表示,无论是对拟IPO企业的追捧,还是“押宝”未来的精选层公司,本质都是市场在主动寻找新三板优质股。在近万家新三板企业中,只有那些“行业龙头、技术利基、利润保障”的公司,才能承载市场的希望。“我觉得这样的企业并不少,目前仍然有估值待修复的,这就是投资机会。”

  做市商“调仓”新三板做市股票仍在进行中。一方面,华盛控股、明利股份、国创富盛等公司不断遭遇做市商退出,使得近半年来类似被“退单”的企业数量达到40多家,其中金和网络甚至因为国信证券“退单”导致其做市商数量少于两家,而不得不面临被股转系统强制变更为协议转让的尴尬境地。另一方面,做市商后续加入为企业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的趋势依然在持续。

  以天风证券为例,出于减少投资、运营成本等多方面考虑,其开始清理所持有股权市值偏少、持股年限偏久的库存股,退出了为同济医药提供做市报价服务。但与此同时,其在近期却又先后加入了中润新能、昊方机电、致生联发等7家公司的做市商队伍。

  “乌龙”行为屡现

  有意思的是,在“围猎”新三板优质做市股的过程中,有些做市商有点“饥不择食”,出现了“乌龙”行为,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优质做市股的“紧俏”。

  2016年11月25日,维泰股份发布《2016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称,股东大会已经审议通过了股票转让方式变更为协议转让的议案。但此后的2017年1月,券商A却公告其将后续加入维泰股份的做市商队伍。1个月后,该券商再次公告退出为维泰股份做市。对此,维泰股份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道:“是这家券商搞错了,我们早就公告了要转回协议的。”

  类似的做市商还有另外两家券商。在博硕光电公告“已收到河北证监局IPO辅导备案登记”的情况下,这两家券商依然坚持加入为公司提供做市服务。

  近期被股转系统强制变更为协议转让的泰安科技,其遭遇则更为“离奇”。去年12月15日,泰安科技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将变回协议转让。但就在5天后,券商B却公告其成为公司第8家做市商。据悉,该券商是从二级市场买入了10万股公司股票,并在股转系统备案成为公司的做市商。到了2017年1月,泰安科技的另外7家做市商相继宣告退出为公司做市。3月10日,由于其做市商仅剩下券商B,不足两家,公司股票转让方式被强制变更为协议转让。事实上,如果不是券商B“半路杀出”,泰安科技本应是主动由做市变更为协议转让。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畅
新闻评论
    昆明樱花灿烂醉游人
    昆明樱花灿烂醉游人
    明太原县城雄姿初现
    明太原县城雄姿初现
    创意墙画扮靓校园
    创意墙画扮靓校园
    开往春天的高铁
    开往春天的高铁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9191295115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