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十八届五中全会:我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

2015年10月30日 08:22:4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29日在北京闭幕,当天发布的公报宣布“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5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全会听取和讨论了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全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专家预测,2030年左右或现人口峰值14.5亿。

  回应

  国家卫计委:下一步要做好政策衔接

  日前,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我国将在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的基础上,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

  对此,国家卫计委表示,全面实施二孩政策,有利于优化人口结构,增加劳动力供给,减缓人口老龄化压力。同时,有利于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以及更好地落实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促进家庭幸福与社会和谐。

  昨天,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就“全面二孩”政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我国通过实行计划生育,缓解了人口过快增长的压力,缓解了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之间的紧张关系,促进了经济的增长和人民生活的改善。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人口的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人们的生育观念也改变了,现在少生优生已经成为社会生育观念的主流。因此,党中央审时度势,根据形势发展的变化调整完善生育政策。

  李斌指出,这次政策的实施,将有利于优化人口结构、增加劳动力的供给、减缓人口老龄化的压力、促进人口的均衡发展,有利于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地发展、促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实现,也有利于更好地落实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促进家庭的幸福和社会的和谐。

  李斌还强调,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五中全会精神上来,做好政策的落实工作。下一步要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做好政策的衔接。要加强生殖健康、妇幼健康、托儿所幼儿园等公共服务的供给。要帮助有特殊困难的计划生育家庭,要便民、利民,做好服务工作,把这件惠民生、利长远、合民心、顺民意的好事办好。(见习记者 彭小菲)

  释疑

  中央为何迅速放开全面“二孩”?

  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放开“全面二孩”,让很多人惊讶。就在7个月前的全国两会,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被问及全面放开二孩时还表示,“政策可以调整,国策不能动摇,时间表没有”。

  国家卫计委此前已考虑全面放开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建民与国家卫计委有较多接触。他对北京青年报记者透露,实际上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开放“单独二孩”时,国家卫计委已在研究全面放开二孩,只是出于国家政策实施考虑,采取分步走的策略。

  可作印证的是,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在今年全国两会被问及“全面二孩”时曾透露,国家卫计委早在2013年就组织专家团队对中国的人口情况进行认真测算、调研和分析研究,“会在适当的时候上报中央进行决策”。

  值得一提的是,公报中的“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完善人口发展战略”、“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的政策方向与此前的“控制人口增长”相比有很大变化。

  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已超承诺的30年

  对人口研究学者来说,全面放开二孩的速度并不快。不少学者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全面二孩政策早该放开了。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社会学系特聘教授王丰直言,计划生育作为一项政策,从初始实行时就知道是有代价的。但从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发表《计划生育公开信》开始,该政策已执行35年。其间,人口专家曾于2004年、2009年先后集体谏言,建议中央及早取消独生子女政策,但并未被采纳。

  1980年的公开信中曾提出,“到三十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就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政策了。”李建民认为,计划生育实施时强调是一代人的政策,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中央应该兑现当初的承诺。

  单独二孩放开后家庭生育意愿低于预期

  李建民指出,当前中国经济、社会、人口的新情况,也决定必须要全面放开二孩。他甚至表示,社会应建立新的共识,多生孩子是好事。“中国的人口高峰可能就在2026年或者2028年之间,其实很近,就在10年之后,而全面放开二孩并不能使高峰到来的时间有所延后。”

  李建民说,中国现在的国力国情跟以前完全不一样,30年前实行计划生育时中国的资源缺乏、工作岗位缺乏,当时为控制人口甚至对此实行“一票否决”。

  不少人口学家认为应该鼓励多生孩子。

  王丰说,中国持续多年的低生育意愿,继续持续下去对中国是雪上加霜的。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陆杰华教授也对北青报表示,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后,生育意愿、出生率等各方面指标都没有达到预期。

  他介绍,最初测算1100万家庭在一年内可以出生150万到200万人,然而单独二孩实施一年半以来,申请人数仅有150余万,申请人数占符合政策人数的比例可能只有12%左右。 (记者 邹春霞 赵婧姝)

  追问

  全面放开“二孩”后还有哪些问题待解?

  多位受访专家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二孩政策实行及实行后,还有许多问题有待研究解决。

  全面放开二孩和二胎是否一样?

  五中全会公报公布后,有人提出疑问:全面放开二孩和全面放开二胎是否有细微区别?如果第一胎是双胞胎,是否还可以再生?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建民笑着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真的被这个问题难倒了。在他个人看来,这两个表述内涵并不一致,但他建议在政策执行时偏松不偏紧。“从人口发展战略这个角度,中国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人口增加,而是老龄化。”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陆杰华也认为,“二孩”和“二胎”不是一个概念,这意味着已经有双胞胎的家庭,不能够再生一个孩子。如果第一胎是一孩,第二胎是双胞胎或者三胞胎,应当不算超生。

  陆杰华还提出,实施“全面二孩”政策还有两个问题,需要国家制定统一的政策来明确。一是再婚家庭当中,夫妻双方都已经生过一个孩子,是否还可以再生一个孩子。“单独二孩”实施时,不同地区因对该政策理解不同有不同规定。二是流动人口在生育过程中遇到了要多地办证、申请指标等问题,在一个地区符合要求到了另一个地区又不被允许,这还需国家有统一的政策来解决。

  全面放开“二孩”到全面放开有多远?

  在李建民看来,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提出的全面放开二孩,是让家庭在生育决策权上更有决定权,但家庭仍未掌握生育决策的所有权。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社会学系特聘教授王丰认为,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我国计划生育的改革还“留了一个小尾巴”。以现有政策为例,如果社会抚养费没有取消,生三孩仍将被认定为超生,面临缴纳社会抚养费的问题。

  “从政策上说,根据我们的调查,90%的夫妇基本想要一到两个孩子,想生三个、四个不会超过5%。这样的话,全面二孩的政策就会在大家的生育意愿之内。”李建民说,“但从个人角度,我自己认为应该是彻底取消,有人超生也没关系,因为也有很多人不愿意生,这样就抵消了。”他介绍,部分西方国家就是有些家庭一个都不生,但要生的家庭一般都是多个孩子,独生子女率大大低于中国。

  王丰、李建民都认为全面放开是未来的趋势,中国距此并不遥远。陆杰华说,如果未来实施全面二孩之后仍没有明显的效果,那实施“三孩”也是有可能的。

  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未来会怎样?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今年3月明确表示“基本国策不能动摇”,公报也明确写入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陆杰华表示,这说明基本国策是不会取消的,但是内涵发生了变化,“从只能生一个、独生子女,变为了适度生育,生两个孩子。”

  也有专家乐观预计,全面放开二孩后,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将生育权还权于民也不远,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取消只是时间问题。

  李建民的观点与陆杰华类似,他认为计划生育的内涵在未来会有变化。他指出,如果真的要取消计划生育这项国策,到时候需要做的可能只是相关法律条款的修改,比如宪法中涉及计划生育的条款等。

  不过他表示,短期内计划生育政策虽然不会变,但社会抚养费、生育许可证等政策应该考虑做相应的调整。

  计生相关的政府机构未来是否会消失?

  在受访专家看来,早在2013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将卫生部的职责、人口计生委的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时,计生系统的变化就已经开始了。

  王丰称此对计生系统是“突然袭击”,削减了计生系统的权力。李建民也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是很突然的事情,计生系统很多人都不知道,包括地方上的计生委主任都不知道,他们还是从中央知道的。”

  不过李建民认为,计生系统机构消失的可能性很小,更多的是调整职能。他说,计生委相比卫生部本身就是很小的一个机构,机构合并后卫计委设有国家计划生育指导司,负责计划生育的指导和管理。但未来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全面调整,若全面取消生育限制,国家卫计委现有的家庭司有望发挥更大的作用。

  他认为,未来低生育率可能是中国需要面临的问题,因此有赖于家庭司推出一批家庭政策去鼓励生育,这有很大空间去做,但目前在我国仍是空白。据他介绍,西方国家中,推行家庭政策较好的北欧国家生育率可达到1.9(一对父母平均生1.9个孩子),我国要想保持1.8的生育率也需要做很多工作。文/本报记者 邹春霞 赵婧姝

  预测

  出生人口、性别比例、人口结构将发生哪些变化?

  全面二孩政策的提出,是促进人口均衡发展的重大举措——这是专家们的共识。有关专家认为,全面放开二孩生育,有利于优化人口结构,增加劳动力供给,减缓人口老龄化压力;有利于提高家庭抗风险能力,增加未来劳动力的供给和缓解老年扶养负担。

  那么,全面二孩实施后,我国人口形势将会出现哪些变化?

  “十三五期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第一年,出生人口将出现2000万到2300万的小高峰。”人口专家原新分析认为,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从人口数量上来说总人口将适当增加,2029年到2030年出现最高峰值达到14.5亿。十四五期间进入缓慢下降、逐步稳定的阶段。预计政策实施后,人口更替水平将逐步达到正常的1.8左右。

  他指出,经过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后,我国家庭逐步简约化,全面二孩的放开,一定程度上可以改善家庭结构,有利于家庭经济社会功能的发挥,也有利于子女教育。

  在人口专家陈卫看来,出生人口性别比下降与生育水平的上升也具有一定的关系。出生人口性别比是反映一定时期内出生人口男女比例的人口指标,正常范围是103至107。进入21世纪后,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始终在119至121的高位间徘徊。2014年,出生人口性别比降到115.88,即每100名出生女婴对应115.88名出生男婴,回落到14年前的水平。

  陈卫说,伴随出生人数和生育水平的上升、生育意愿和性别偏好的弱化,我们有理由预计,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经济发展和现代化的推进,出生人口性别比将出现长期下降并回归正常水平的趋势。

  除了平衡出生人口性别比,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对缓解我国人口老龄化也将起到积极作用。原新认为,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到本世纪中叶可以使老龄化水平降低1.5个百分点。据新华社

【纠错】 [责任编辑: 幸子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0001283749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