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明年可能发不出工资,谁能救奢侈品牌Lanvin
2017-11-14 08:35:03 来源: 时尚头条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明年可能发不出工资,谁能救奢侈品牌Lanvin?

  有机构预计Lanvin2017年销售额跌幅将由去年的23%扩大至30%,亏损将扩大至2700万欧元。图为Lanvin 2018春夏系列发布。

  摇摇欲坠的Lanvin究竟将迎来转机还是堕入深渊?

  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透露,Lanvin的审计师日前已向巴黎商业法庭递交盈利预警,表示品牌正在努力防止销售额进一步下滑。该消息人士称,Lanvin预计2017年销售额跌幅将由去年的23%扩大至30%,亏损将扩大至2700万欧元。

  而据公开数据显示,Lanvin销售额在2012年达到峰值2.35亿欧元之后,遂开始走下坡路。2015年的销售额为2亿欧元,与2014年2.5亿欧元的销售额相比跌幅超过20%,2016年全年其销售额进一步大跌23%至1.62亿欧元,录得超过10年来的首次亏损,净亏损达1830万欧元,而2015年有净利润630万欧元。

  另有知情人士称,Lanvin的女装系列订单量正以双位数暴跌,包括Saks Fifth Avenue在内的百货甚至放弃了该品牌。

  为了稳定公司人心,Lanvin主要控股人王效兰日前发布声明宣布将在年底前向Lanvin注入新的资金,帮助Lanvin度过难关。公司在声明中表示,“王效兰女士一直对Lanvin充满信心,她看好Lanvin的未来前景,并相信她的优秀团队能够通过重组计划让Lanvin重回巅峰。”

明年可能发不出工资,谁能救奢侈品牌Lanvin?

  图为Lanvin董事长王效兰

  另外,Lanvin发言人回应称品牌在今年年底之前不会确认任何销售数字。由于担心公司在12月31日之后将无法支付员工薪水,该公司的工会启动了“通知权”程序,要求公司进行审计。但该公司的发言人回应称,“Lanvin将一直支付给员工,并将继续这样做。”

  值得关注的是,有消息人士称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正在密切关注Lanvin的动态,或有意入股。历峰集团也对Lanvin旗下不动产表示兴趣。

  有业界人士表示,以Lanvin目前的财务状况,外部注资和出售资产的确是迫在眉睫。

明年可能发不出工资,谁能救奢侈品牌Lanvin?

  图为Lanvin位于圣奥诺雷街的旗舰店

  今年夏天,时装屋创始人Jeanne Lanvin的后裔向历峰集团旗下房地产子公司以1.5亿欧元到2亿欧元出售了位于圣奥诺雷街的Lanvin男装旗舰店所在建筑。但是正在削减成本的Lanvin公司无法负担历峰的还盘,因此仍在与历峰集团进行谈判。历峰集团发言人证实在巴黎进行收购,但拒绝进一步的评论。Lanvin发言人则称,目前公司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若双方谈判进展良好,Lanvin可能愿意接受几百万欧元补偿,关闭其男装旗舰店。

  此外,王效兰曾于2007年以2200万欧元卖给化妆品巨头Interparfums集团的Lanvin美妆线也可能成为现阶段Lanvin的一种注资手段,当时王效兰此举也引发争议,有分析认为美妆线的剥离损失了Lanvin的品牌估值。

  有消息称Lanvin有权在2025年买回美妆线, 2025年支付的价格与Interparfums 该产品线的营业额有关。传闻Interparfums集团今年夏天已经向Lanvin建议,可以推迟十年决定是否买回美妆线,而Lanvin现在可以收到一笔来自该化妆品巨头的现金款项,以此支持Lanvin时装线的发展。

明年可能发不出工资,谁能救奢侈品牌Lanvin?

  Lanvin前创意总监Alber Elbaz(左)和王效兰(右),现在已分道扬镳

  事实上,继2015年与Alber Elbaz因是否出售品牌分道扬镳后,Lanvin在今年上半年再次传出有意寻求出售,当时消息指王效兰有非正式接触亚洲财团的家族,数家投行也根据Lanvin可能易手的消息,对一些专注投资时尚奢侈品行业的私募股权公司和奢侈品集团进行试探,包括持有Valentino的Mayhoola私募投资公司、开云集团、LVMH集团以及来自中国的数个潜在买家。

  不过,王效兰似乎并不愿意放弃对Lanvin的掌控权。

  在公司目前的严峻形势下,拥有公司75%股份的王效兰一直在对Lanvin的高层架构进行调整。她找回2001年曾经在Lanvin短暂任职的Nikolas Druz担任首席执行官,自2013年开始任职的原首席执行官Michle Huiban现在与Simone Mantura共同担任副首席执行官。

  据悉,新任首席执行官Nikolas Druz上任后所带领的团队已制定出新的重组计划,包括削减开支和关闭业绩不佳门店等一系列举措。

明年可能发不出工资,谁能救奢侈品牌Lanvin?

  图为Lanvin闪电离职的创意总监Bouchra Jarrar

  除此之外,王效兰还做了一件令业界震惊的事,换掉仅做了两个季度成衣系列、销售状况反响不佳的Bouchra Jarrar,将这家法国时装屋的创意大盘交给她30多年的好友Olivier Lapidus掌舵。

  消息发布后,人们在质疑这个没什么名气的Olivier Lapidus是何许人之余,也为Lanvin的未来捏了一把冷汗。

  Olivier Lapidus在1985年曾出任Balmain Homme的艺术总监,1986年,他加入其父亲Ted Lapidus创立的同名品牌担任相同职务,但该品牌已在2000年结束营业。Olivier Lapidus的父亲是被称为男女时装先驱的高级定制设计师Ted Lapidus,曾为Franoise Hardy、Brigitte Bardot和John Lennon等人设计过衣服。

  在2000年至2003年期间,Olivier Lapidus选择到中国发展,开设了自己的公司,主要从事家居、配饰的设计,还为国航设计了第二套制服。此外,Olivier Lapidus还创办了全球首个在线高级定制品牌Cration Olivier Lapidus,消费者除了可以在线观看时装秀外,还能即刻订购他们所喜爱的产品。该网站将提供11种语言的热线服务,让全球更多的消费者能够买到量身定制的产品。

  这个履历复杂的设计师在接受Lanvin后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59岁的他需要在1个月内将Lanvin的品牌理念研究透彻,为9月的时装周设计一个完整的新系列。

明年可能发不出工资,谁能救奢侈品牌Lanvin?

明年可能发不出工资,谁能救奢侈品牌Lanvin?

  Olivier Lapidus的首秀被指平庸

  结果似乎也在意料之中,匆忙的准备的确没有为业界带来惊喜。在竞争激烈的9月巴黎时装周上,本应备受关注的设计师首秀却因简陋平庸的秀场和毫无特色的设计被埋没在一众品牌中,再一次令消费者和业界对Lanvin失去信心。早在Alber Elbaz 2015年离开Lanvin时,《纽约时报》的时尚评论家Vanessa Friedman曾表示,Lanvin没有了Alber Elbaz,就变得跟普通品牌没什么区别。

  Lanvin的窘境让不少人更加怀念Lanvin的Alber Elbaz时期。毕竟,作为现存最悠久的法国时装屋,能在21世纪重新复活正是归功于灵魂人物Alber Elbaz对品牌的重新定义。

  但是对于现在的Lanvin而言,盲目怀旧或许已经于事无补。在Alber Elbaz在任的后期,品牌的销售状况已经出现下滑迹象。时尚世界的变化太快,人们不得不承认,由灵魂设计师支撑起品牌的辉煌年代已经不复返,即便是最有才华的设计师也需要一个有精明头脑的商业伙伴。

  如今的时装设计越来越少从纯粹创意出发,更多以产品作为出发点。时装评论人林剑近日在某论坛上坦言,“像川久保玲这样的大师都说自己是生意人了,你怎么可能做到说时装就是完全自由表达自我的一件事情。”

  如果品牌价值极高的Comme des Garcons也不能“免俗”,那么没有了Alber Elbaz的Lanvin不从最基础的产品革新做起又谈何理想呢?

  至少从Lanvin目前的种种努力中,人们唯独没有看到对作为核心环节的产品做出显著的推进。

  而新任首席执行官Nikolas Druz在男装店的内部会议上的态度却非常乐观,“没有人知道从8月中旬到时装周的42天内完成整个系列是怎样的雄心壮志。我想我们已经恢复了每一位员工的自尊心,因为我们有能力在42天内创造60件产品,世界上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Lanvin是否能重换新生将取决与Olivier Lapidus与Nikolas Druz的配合。可惜的是,无论是设计还是管理,公司目前都没有出现明显的积极信号。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静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水库防护林美景如画
水库防护林美景如画
营救搁浅座头鲸
营救搁浅座头鲸
高等级公路提升西藏交通运输能力
高等级公路提升西藏交通运输能力
西成高铁进入开通前的全面验收阶段
西成高铁进入开通前的全面验收阶段

010030101120000000000000011106871121942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