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伊万诺夫:“双评级”理念是全球化的新观点

2015年06月29日 17:55:05 来源: 新华会展

    新华会展北京6月29日电 29日,“首届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在北京召开,会上,各国政要、专家学者和业内同仁就建立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相关话题进行了探讨,俄罗斯前外长、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理事伊万诺夫发表了精彩的视频演讲。

    “无论我们住在哪里或做些什么,都会受到全球金融波动的影响,尤其是全球信用波动的影响。由于现有国际信用秩序的不足、风险和缺陷,我们所有人都受其擎肘。如不尽快采取措施改变现状,我们的不作为可能会对全世界造成不可逆转的负面影响。” 伊万诺夫说,当代国际信用体系是二战结束后建立的经济和金融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美国设计和领导的机构在其中占据了主导地位。该国际安排通常被称之为布雷顿森林体系,它体现了二战后的现实、国际势力的新平衡。尽管布雷顿森林体系从未正式被全球接受,并广受诸多非西方国家的严厉抨击,过去50年间,它在国际经济与金融领域的中心地位并未受到严肃的质疑或挑战。

    全球信用秩序曾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基础。在某种程度上,将这一秩序归类为国际秩序并不正确:最初,该秩序的建立仅依据有限的几家美国信用评级机构以“三大”为主,因此布雷顿森林体系仅为美国一国所有。美国的信用机构在该领域占有关键地位,制定行业规则,阐述信用评级技术,帮助其他国家发展信用评级体系。

    然而,正如生命永不停息,世界依然是瞬息万变。旧的国际经济和金融力量平衡正在我们眼前发生改变,旧的西方秩序再也无法维持。由于缺少其他机构的竞争,美国本土的主要评级机构,以及诸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均受到了负面的影响。即便在美国,对“三大”的诟病也越发强烈。

    伊万诺夫说, 2008年爆发的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暴露了全球信用秩序的所有根本性缺陷。这场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信用评级机构提供了错误的评级信息。这几乎摧毁了全球金融体系,导致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金融动荡。

    那么危机暴露出的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伊万诺夫提出,首先,危机表明现代信用评级体系不能保证向公众提供公正、公平、全面的评级信息。其次,现有评级体系没有将社会责任纳入其运营准则。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全球信用评级体系必将导致新的危机。

    今天距离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已经六年,改革全球信用秩序的需求却从未如此急迫。世界信用评级体系仍然是分配国际信用资源过程中的一个决定性因素。而相应地,信用资源分配又是世界经济平衡、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以,如果不优化全球信用评级体系,我们不可能成功应对21世纪大多数的经济和社会挑战。

    有人说,要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成立新的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来鼓励全球信用评级市场竞争。伊万诺夫有不同的观点,他说。如果“三大”成为“五大”“七大”,那跟原来又有什么区别?问题不在于评级机构的数量,而在于所有评级机构对待评级的总体方法。

    伊万诺夫认为,在全球化的伊始,“放眼全球,立足本土” 的观点已经过时了。现在我们需要放眼全球和本土,同时立足于全球和本土。“我非常支持双评级理念。这是关于全球化的一个新观点。在全球化过程中,重要之事总是同时涉及到全球和本土。我们需要一个本土评级和一个国际评级来全面了解一个公司或一项主权债务的真实情况。 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以前也无人尝试,但这却是国际金融体系迫切需要的。”(完)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963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