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观察: “APEC蓝”后雾霾卷土重来引人思考

2014年11月27日 09:33: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要看到我国GDP逐年上升背后的环境代价,我们东部地区有严重的雾霾,我们的一些河流水质坏了……如果全球气温上升5摄氏度的话,风暴、干旱等天气会增加,海平面可能要上升10米,大海中的岛屿、沿海地带一些城市可能会被淹没,全球一半以上的物种会面临灭绝,如果全球气温上升6摄氏度,地球上的生命将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近日,当中国工程院院士、暨南大学原校长刘人怀在中国科协主办、广东省科协承办的第34次中国科技论坛上拿出这一组组数据来诉说他的担忧时,2000多公里外的首都北京,正在经受“APEC蓝”溜走后卷土重来的雾霾。

  如何绿色建设美丽中国,成了当天与会专家热议的话题。所谓绿色建设,从其对立面来理解,即是降低能耗,而对目前的中国来说,这一问题不可小觑。最新的统计数据出自2011年,我国GDP约占世界的8.6%,但能源消耗占世界的19.3%。我国单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美国的3.3倍,日本的7倍,也高于巴西、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

  而在所有行业中,建筑业的能耗排名第一,占中国能源产量的13%,全国原材料总量的40%。这是广州瀚阳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院士专家企业工作站孙峻岭博士给出的一组数字。他认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在政策导向、项目前期服务以及项目实施过程中的技术管理等方面均有巨大的潜力可挖。

  孙峻岭以桥梁工程举例说,除了单体大型桥梁工程外,中小型桥梁工程材料用量超过国际平均水平的20%;此外,基础建设领域工业尘埃、污水、废气、噪声、固体废弃物等占到总污染的34%,大量工程建设是引发严重污染问题的重要源头之一。

  这不仅关乎天上会否有雾霾,也关系着下一代年轻人怎么看一些行业,以及他们的择业观。目前来看,地上一些行业已经遭到“嫌弃”。

  孙峻岭说,在“二战”后的德国、日本,曾有过大量农民工,但农民工在几十年后变成产业工人,进入主流社会。反观中国,“30多年过去了,我们改革开放初期的农民工小张变成了现在的农民工老张,整个人类环境的科技含量提高了,但他们这些职业的科技含量似乎依然停留在原地,相应地,年轻人不愿去建筑行业,怕找不到对象,即便现在工资到了6000、7000、8000甚至1万元也不愿意去。”

  按照孙峻岭的设想,如果提高绿色指标,投入更多科技含量,中国在这些高能耗行业将有很大的节能减排空间——钢铁、水泥等主要建材节约15%,建筑尘埃等排放量减少50%,由工程建设引起的社会问题也将大量减少等等。更重要的是,或许还将实现“由工地到车间,由建造到制造,由农民工到产业工人”的转变,并引领其他行业的工业化进程。

  那么,我们有没有先进的科技?“并非没有。”中国铁路总公司工程管理中心副主任兼总工程师盛黎明说,“我们的TBM即全断面隧道掘进机技术比较先进,但还要看我们怎么组织产业化,以及如何科学合理地设计周期布置等等。”

  这说到底是经济学领域的一个题目,是粗放型还是节约型增长方式,如何在近利和远利上取舍等等,如同孙峻岭所说,要做到绿色建设有很多的硬性要求,比如技术层面的高精度制造,工业化制造与建设,但有些软东西比硬东西更重要,比如政策导向、技术管理,首先项目要有绿色指标导向,只有导向确立了,才有它对应的产业升级。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