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小汤”到“老汤” 一位老电力人眼中看北京政治供电保障

2015年08月19日 07:00:25 来源: 新华能源

    新华能源8月18日电(索炜)不过30平方米左右的一间办公室里,4、5个人在里面办公。进门拐角的不起眼处,坐着一位两鬓斑白,但精神矍铄的长者。

    他的名字叫汤恩洪,今年58岁,共产党员,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客服中心员工,主要从事政治供电保障工作,至今已经在政治供电、保电前线坚守了近30年,在这其间,他迎来送往了不知多少位“战友”。一路走来,始终从事一线工作,年长的人里,就只剩下他。

    “那个时候,见他们(警卫人员、安保人员),比见老婆还多呢。”汤恩洪手捧着一杯热茶,向我们讲起了政治供电保障的历史和故事。他的视线透过氤氲的水汽,三十年来在政治供电保障工作中的人和事仿佛电影胶片一般,一帧帧的在眼前鲜活起来。

国网北京电力公司客服中心 汤恩洪

    “万无一失”压力在身 只觉得自己很“幸运”

    1978年,汤恩洪开始在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工作,1980年进入中南海变电站值班,1988年从中南海调出,从事政治保电工作。

    政治保电是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的特殊工作。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中国越来越多地成为国际重大会议和活动的“东道主”。作为首都和心脏腹地,北京更是在这样的重大活动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政治供电保障工作也就不可小觑。

    从事政治保电的汤恩洪,这些年来出入的是人民大会堂、中南海、京西宾馆、钓鱼台这样的“重地”,见的是国家首脑、重要外宾这样的“大人物”。“最近的时候,跟领导人的距离就像你我坐的这么近”,汤恩洪说。

    政治保电工作因其地点的不固定,涉及各国领导人,涉外事级别高等关系,有着其特殊性,关乎国家形象,要求确保“万无一失”。

    “我们主要是跟人打交道,你接触的人全属于‘高大上’的,怎么让人认可你,怎么让人家放心。你就不能‘傻二’。”汤恩洪回忆说,重要领导人和国家首脑临时要到一个地方去,也不知道前期供电情况怎么样,承担的风险就比较大。“电力看不见,摸不着,心里什么都不清楚,就七上八下的。”克服心里“打鼓”,就要不间断地巡查,汤恩洪总结,首先就要把供电可能发生的情况心里有谱,发生了情况怎么处理,要跟领导协调沟通。

    当被问及这么多年来,从事政治保电工作是否有过纰漏时,汤恩洪自豪地摇了摇头,谦虚道:“我觉得我自己挺幸运的,不是说一次活动、两次活动,一年五六十次活动,(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什么闪失)。”

    回想30多年来的工作,汤恩洪心里也百感交集,“谁说没有可能”,“很可能会出事”,“那时候很紧张”,他的嘴里一直念叨着,“将近30年了,现在供电情况好多了,保电压力还是很大”。

    骑着自行车到处跑 不知什么时候有的“工龄假”

    30年前,“老汤”还是“小汤”。

    30年前,四个轮子的小汽车还不如两个轮子的自行车常见。

    “那时候(1951年开始)升国旗是供电局升,没有升旗班,没有观众,就是我的师傅(胡其俊),骑着自行车,到广场,每天早上七点钟升国旗”,谈起“那时候”,汤恩洪眼里满满的都是回忆。

    88年调出南海后,“小汤”跟了两个师傅,他们是第一代政治保电人,胡其俊和庞学源,其中,老电工胡其俊建国后一升国旗,就升了26年。

    政治保电的工作跟着领导人走,领导人走到哪,保电的工作就做到哪。“小汤”和他的师傅就每天骑着自行车,大会堂、大使馆的到处跑,每天平均都要骑十几、二十公里。“我的师傅骑了十多年,我骑得少,骑了4、5年”,汤恩洪说,“那时候交通,都骑自行车”。活动大多是在晚上,夜里10点,汤恩洪他们还得骑车回家,第二天早上接着上班。粗略计算了一下,政治保电工作开展初期,汤恩洪和其他政治保电工作者每天大约要工作14个小时,也没有双休日,反倒是越到休息日工作越紧张。后来北京供电局办公室看着他们太辛苦,就给配了公车。

    就这样,汤恩洪坚守在政治保电工作一线,三十年如一日。每年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四五个月,他都要24小时驻扎在重要会议或重大活动现场。仅今年上半年,汤恩洪上会的天数就已经超过了50天。“我这么多年在政治供电比较熟悉,对临时、应急突变的经验也多,所以领导信任我。”

    和他在一起工作的年轻同事打趣道:“‘汤工’去年才休了人生中第一次工龄假,以前都没休过假。”

    “这工龄假什么时候有的?我都不知道。我能休多少天来着?”快退休的“老汤”,这才接触到“工龄假”这个“新”名词。

    “两代”政治保电人 “一颗”赤诚责任心

    “要说傻吧,像我们五几年的人,造就出来的荣誉感和责任感要高于官、钱、职位,总觉得荣誉在我心里面比较心安理得。”交谈之中,汤恩洪一直把“责任”、“荣誉”挂在嘴边。

    从50年代初就开始从事政治保电工作的胡其俊和庞学源,是第一代政治保电人,算到汤恩洪,应该可以说是第二代。“干了一辈子,没家没业、没白没黑。”汤恩洪这样形容第一代政治保电的人。正是他们的责任心、敬业的态度和工作热情感染了汤恩洪,他决定要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并没有过多的其他奢望。“你捅篓子就是给电力公司捅娄子,你代表的是电力公司的形象,”汤恩洪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2014年APEC会议举办期间,汤恩洪的儿子大婚。汤恩洪却因为驻在APEC会议现场,害怕自己的缺席会让政府保障组的领导和同志不放心,一言未发。当天,汤恩洪只是向保障组的领导请了个短假,说自己出去一会儿,风风火火地赶去儿子婚礼现场参加完仪式就又匆忙赶回会议现场。

    如果说第一代政治保电人扮演了开拓者和授业者的角色,第二代政治保电人则见证了政治保电工作和电网的进步。但无论怎样,两代人都具备很强的责任感,能吃苦,谨慎细心,这是汤恩洪对两代政治保电人的认识。

    “比较谨慎,也不能高调。这么多年来,养成习惯了,现在就是这种生活状态”,他说。

    从“缺电”到“充沛” 从“被动保电”到“主动预案”

    “原来北京供电比较缺,老是有拉闸限电的可能,非常大。”

    回忆起当年的电力供应情况,汤恩洪说,30年前,北京缺电,一旦用电超负荷,会造成大面积的停电。一开两会,就要申请供电。重大活动的时候,都有一个工作小组,接到任务后,就赶快跟调度写单子,告诉对方哪路不能拉,电力公司在小组里面承担着很重要的任务。“拉闸限电的那个时候没有计算机,只能保障线路不停电,不能保障事故不停电。”因而每次政治保电活动,汤恩洪都着实的捏着一把冷汗。

    1995年是北京市历史上新增电力最多的一年。国家出现严重的供电不足现象。国家实施9511工程“大规模改造了市区的配电网,结束了北京地区45年拉闸限电的历史。”9950工程“和0811工程的相继实施,让北京市电网在安全、稳定、可靠方面再次实现新跨越。对于政治保电工作来讲,“改造完以后就踏实多了”。

    “这么多年,政府对电力系统非常信任,我见证,电力系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 政治保电工作由最初的临时性、突击性工作,逐渐转变成为常态性和系统性的工作,保障的要求上升了一大块。“现在一说保电,这对(电力系统)各单位都是大事儿”。汤恩洪介绍,政治供电从管理方面上了一个大台阶,要求更严,某种程度上讲,压力更大了。

    以同样级别的庆典活动为例,30年前,政治保电工作要根据导演等方案做工程,再进行现场值守、应急和协调。现在,除了做工程,政治保电工作还要预先做预案,对所有可能的问题做充分准备,在活动之前做全负荷测试、检查等。无论从人手、精力和时间的投入上来看,政治保电工作都比从前更加紧张和受到重视。

    30年来,因为对政治保电的责任和忠诚,也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汤恩洪没能回家与妻儿共享天伦之乐;也数不清有多少次家庭活动,汤恩洪作为家庭的一员,没能到场。他并不后悔。他很感恩家人对他的理解和支持。

【纠错】 [责任编辑: 李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292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