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国际 港澳 台湾 财经 法治 社会 纪检 体育 科技 军事 文娱 图片 视频 论坛 博客 微博
新华网 > > 正文

华龙一号落户英国将打造我国核电“走出去”亮丽名片

2015年04月22日 10:25:05 来源: 新华能源

    421日,由中国广核集团(以下简称“中广核”)牵头、中核集团参与的中方联合体与法国电力公司(EDF)共同举办的第二届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供应链大会在北京举行。这也是41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核准建设“华龙一号”三代核电技术示范机组以来,华龙一号又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中国供应链大会有怎样的背景?中广核牵头的英国核电项目近期有何新进展?使用华龙一号的英国核电项目参考电站防城港34号机组的进展如何……就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广核国际核电开发部总经理朱闽宏。

    英国核电项目有望年内做出最终投资决定

    记者: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中国供应链大会召开的背景是怎样的? 

    朱闽宏:近年来,中广核积极推进核电“走出去”战略实施,紧抓国际核电市场复苏的战略机遇,积极稳妥布局国际核电市场,市场开发取得重要突破。英国政府已同意由中广核牵头的中国企业参与英国拟新建核电项目的开发与建设,中国企业已实质进入英国核电新建市场,初步锁定一个参股项目和一个控股项目。其中参股的欣克利角C项目(简称“HPC)预计2017年开工;华龙一号在通过英国通用技术审查(GDA)后将应用于控股的Bradwell B项目(简称“BRB)建设,届时将真正实现我国自主先进核电技术在海外市场落地,具有标志性意义。中广核国际核电开发已进入技术和项目落地的新阶段,在这种背景下,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中国供应链大会的召开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为了推动中国供应链企业平等参与英国新建核电市场,实现中国核电建设技术、经验和能力的国际化应用,由中广核牵头、中核参与的中方联合体就推动中国供应链以适当形式参与英国相关核电项目合作持续做出努力,并于201411月在上海联合举办了首场英国新建核电项目向中国供应链的推介大会。以供应链推介会为平台,双方共同探讨在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上的工业合作模式,这将为中国企业参与英国项目起到实实在在的推动作用。

    首次英国核电项目中国供应链推介会议召开以来,中、英、法各方的核电领域企业以此为契机,围绕供应链对接的主题,开展了一系列友好、密切的交流,并完成了大量扎实和富有成效的基础工作。所以我们希望利用好这个平台,继续推动中国企业更大范围、更高深度地参与英国核电项目,核电“走出去”正是“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重要内容。421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供应链大会,大家也看到更多的供应链企业参与进来。

    记者:自去年首次供应链大会之后,我国核电企业与英国核电项目的合作又取得了哪些新进展?

    朱闽宏: 去年11月在上海举办首次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供应链大会以来,中外参建企业围绕英国核电项目的工业合作协议细节、外方控股厂址的股权转让和股东协议、中方拟控股厂址的转让协议等一揽子合作文件开展了一系列深入探讨。

    目前,各方已就合作协议的众多核心条款达成了共识,前期的企业间协商已开始转入各企业内部的投资决策环节,并正逐步上升到中、英、法三国政府审批的阶段,如果进展顺利,有希望在今年年内签署协议,做出最终投资决定。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拟由中方控股开发的BRB项目,目前项目意向书已经签订,中广核正与法国电力集团(EDF)积极谈判中,有望在今年年内签署协议。后续,作为英国新建核电项目的中方牵头企业,中广核将联合国内相关合作伙伴,充分考虑中国市场的造价、经验、产能优势,不断提升英国核电项目整体采购策略中对我国供应链的重视程度,通过独立投标或分包合作等合作模式,持续推动中国供应链有效参与英国新建核电市场。

    华龙一号英国项目以防城港34号机组为参考电站

    记者:BRB项目的参考电站是哪个?目前进展如何? 

    朱闽宏:中广核控股的英国BRB项目,将以中广核防城港34号机组为参考电站。经过紧锣密鼓的前期准备,目前华龙一号示范项目防城港34号机组设计文件、设备采购及供货、现场施工准备、项目核准与执照申请等各方面工作按计划稳步推进,进展良好,满足2015年开工建设及后续连续施工的要求。预计防城港34号机组今年下半年开工,这将为接下来以自主技术带动装备制造等产业大规模走出去奠定关键基础。预计防城港34号机组于2020年投入商业运营。

    记者:您刚才提到,华龙一号在通过英国通用技术审查(GDA)后才会用于BRB项目的建设。能否具体谈一下什么是GDA?目前启动GDA审查到了什么阶段?

    朱闽宏:GDA是指“通用设计审查”,这是世界各国的一个通行做法。各个国家特别是欧美等核电国家,对于进入本国市场的核电新堆型技术,都要进行严格的技术标准符合性审查,在英国这项审查就叫做GDA。通过目标国的评审,这是华龙一号在海外落地最关键的一步。在评审过程中,需按要求完成大量的设计修改最终才能通过审查。比如,法国的EPR技术历时5年才获通过,而美国AP1000至今没有通过。

    为落实我国核电“走出去”战略,带动中国核电装备制造业出口,实现中国核电技术的整体输出,中广核已经启动“华龙一号”技术英国GDA预审准备工作。计划在2016年推动“华龙一号”技术正式获得GDA的受理,力争用5年左右的时间通过该审查,同时同步完成BRB厂址前期开发所需的执照申请手续和后续建设运营所需的投资保障条件。

    华龙一号各方面条件具很大优势

    记者:目前国际核电市场竞争激烈,而英国的核电监管要求更是尤其苛刻,华龙一号凭借哪些竞争力获得英国核电市场的青睐?

    朱闽宏:作为我国目前具备“走出去”可能性的核电技术,从华龙一号本身来说,无论是从安全性、先进性、成熟度还是产业链配套来看,都具有很大的优势。

    一是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华龙一号从研发工作开始时,就立足于打造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堆型,为“走出去”做足了充分准备。譬如研发过程中使用的计算软件,这些软件虽然国外已有可以买来用的,但技术输出、“走出去”时可能面临知识产权障碍,集团提前策划,安排了31款软件的自主研发,为将来“走出去”技术输出做准备。

    二是安全性和经济性的均衡。国际核电市场竞争十分激烈,除了政治外交因素外,技术的安全性和经济性是竞争能否胜出的关键,同等安全水平条件下就是比造价,核电是民用产业,核电发展的最终效益就体现在为公众提供安全、环保、廉价的电力上。华龙一号技术安全性与国际先进水平相当,经济性却大幅优于国际主流三代堆型,即使与目前国际订单最多的俄罗斯技术相比也具有竞争性,这是核心优势。

    三是产业链的比较优势。我国核电经过30年发展,核电规模和全产业链能力都有了跨越式提升,工程建设、生产运营等领域形成了比较优势,国际市场对这些成绩都很关注。同时,国内成熟的装备制造体系和产能优势,能够形成“走出去”的供应链优势。目前,我国核电走出去的产业基础不断增强,配套产业和资源已具备支撑每年在国际国内市场新开工建设1012台核电机组的综合能力。这些为华龙一号的经济性提供了保障,降低了风险。

    此外,从我国核电企业来看,“走出去”的优势也非常明显,欧美国家虽然核电发展较早,但自上世纪80年代后基本处于断档,中国的核电建设从未间断,储备了大批人才。

    记者:如果英国核电项目合作协议能够最终签订,华龙一号落地该项目,对于我国和我国核电企业来说有何重要意义?

    朱闽宏:华龙一号落地英国BRB项目,标志着我国自主先进核电技术迈入国际市场、尤其是工业发达国家市场的崭新突破,成为中国核电真正意义上首个“走出去”的项目,将为我国核电企业“走出去”提供一张足够闪亮的名片。

    毋庸置疑,华龙一号落户英国也将对产业链产生明显的拉动作用。核电作为高附加值的产业,其走出去将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跨越,具有很强的牵引、带动作用,将实质性地拉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核电“走出去”是中国的投资、建设、技术、运营、管理、金融等相关企业共同抱团“走出去”,有望带动国内产业链整体走出国门,有助于提升我国产业的竞争力,释放我国制造业的产能, 助力我国稳增长和产业升级换代。

    此外,长期以来,中、英、法三国立足文化、科技、经贸等各个领域开展了丰富多样的合作,而英国新建核电项目的投资和工业合作,有望为三国深化交流、促进融合提供新的机遇,合作的成果在为英国民众带来清洁能源的同时,还将引领三国核能产业在未来一个阶段保持良好发展态势。

    

    

[责任编辑: 孙广见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27719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