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一个在京务工家庭的求学风波:“假证母亲”背后真实困境

2013年08月22日 07:53:23 来源: 工人日报

  在女儿获得的两张奖状旁,贴着一张韩美丽为儿子自制的“三好学生”奖状(右),母亲对儿子的殷切希望显露无遗。

  8月19日晚8点,北京昌平区霍营城际铁轨高架桥下的群租院内,有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平房,屋内简陋、潮热,大衣柜将空间隔成卧室和客厅,摆放着一个四口之家的简易家当。屋外炉灶上,米饭在锅里温热着,李刚站在门口等待妻子韩美丽输液归来,6岁的儿子军军在一旁无忧无虑地玩耍。

  为军军入学而办假证,韩美丽被民警抓获,拘留了7天。自8月16日被取保候审,至今又近一周时间过去了,韩美丽已经回冷饮厂上班,但她仍然如同惊弓之鸟,惶恐的情绪和巨大的压力让她终于病倒,体力不支而去就医。

  此时,李刚脸上的笑容却比3天前笔者初次到访时多了些,虽然仍在等待最终的结果,妻子毕竟暂时回来了,“总算长舒了口气,家里有她才有家样儿啊”,他甚至很高兴地对笔者说,“最近关心我们的好心人特别多,有人给孩子介绍了一家民办学校,可我们铁了心要上公立学校,哪怕夫妻分居,一个人陪孩子回山东老家,也要让他上公立学校。还有一位好心人帮我们联系了丰台区的学校,不过离工作单位很远,确实有困难。但无论如何,特别感谢大家,真的很感动!”

  韩美丽,这位平凡的打工母亲和她的家庭因为“假证风波”成为最近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这样的名人我们也不想当啊!”李刚无奈地苦笑。

  “五证”不齐无奈造假

  8月9日,韩美丽在购买伪造公章时,被昌平区回龙观龙园派出所的民警当场抓获,进了拘留所。

  8月16日下午,笔者第一次来到韩美丽家中时,李刚正在闷闷不乐地等消息,束手无策。“完全顾不上孩子上学的事了,满脑子都是我妻子的事,什么时候会有新进展、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她、她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可我什么都做不了。”

  事情追溯到5月,如同此前媒体报道的那样,夫妇俩着手为儿子办理入读公立小学所需要的“五证”。5月底,来回跑了四五次的夫妇俩拿着认为齐全的“五证”去街道办,却被告知暂住证时限不够6个月的要求,并且在山东老家开具的无监护证明手写不合格,借读证明没有办下来。

  “刚开始去街道办,问具体怎么办理,工作人员就指着门口贴的通知,让咱们自己琢磨,什么格式、怎么写都一头雾水。凑齐这‘五证’太难了!在京居住证明是用妻子的同事好心借我们的房产证办的。社保证明要两个人的,孩子他妈有,我一直在打零工,说实在的,家里开销哪里还够我再交一份社保啊?无监护人证明是催着老家孩子舅舅赶紧跑着办的,结果却说手写不合格。”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刚仍然觉得很狼狈,“交材料的时间就快到了,这么多问题都没解决,都要急死了”。

  眼看提交材料的期限马上要到了,如果错过了申请时间,孩子今年便不能入学了。夫妻俩心急如焚地回家后,烦躁地吵了一架。之后的几天,李刚便暂时不理会这件事。内向的韩美丽嘴上不说,却绞尽脑汁地想解决办法。8月初,偶然看到街边墙上办假证的小广告,无奈的她一时脑热,便冲动之下做了错事。

  只为上一所公立学校

  费劲周折的夫妇俩为何只选择北京公立学校?李刚向笔者道出了其中的缘由:上公立学校是经历女儿上学的艰辛后,夫妇俩为儿子做出的坚定选择。

  他们的大女儿珍珍4岁时得了银屑病,为了给女儿治病,一家人来京已经有十余年了。由于经济原因和外地户口所限,女儿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条件不太好的民办学校就读的。珍珍初二时,夫妻俩得知,将来学校只能安排学生们考入职高,为了能入读普通高中,夫妇俩不得不让女儿回山东老家。更重要的原因是,在京上学期间,女儿遭遇学校被拆、频繁换学校、教材与公立学校不同步等问题,学习环境始终不够稳定,没有保障。

  这些问题夫妇俩看在眼里,便暗暗下定决心,儿子不能再这样重蹈覆辙,“一定要上有保障的公立学校,这是铁了心了,说实话女儿的学业已经耽搁了不少,我们已经很愧疚了,不能再让小的(孩子)学业再不顺了”。

  离出租屋不到两公里的霍营小学是一家人最理想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夫妻俩努力争取着,没想到一开始便受挫,更没想到陷入了这么严重的困境。“就像过关一样!先办‘五证’、接着办借读证、报学校、争入学名额。即使上了学,还有初中、高中……过了这关还愁下一关,我们外地孩子在北京想上个有保障的学校,难啊!孩子妈的事情发生后,好多人同情、关心我们,很感激。也有人说我们外地人争教育资源还做违法的事,被抓了活该,我真的感觉很无助。”看着儿子在一旁无忧无虑地玩耍,李刚的心中五味杂陈。

  求学困境远非个案

  8月16日深夜11点,韩美丽的代理律师突然接到警方的电话,通知去接人。李刚听闻立即打车赶到昌平区看守所,签署了取保候审手续后和儿女一起将韩美丽接回了家。

  在这个小屋内,一家四口人又团聚了。军军晚上终于不会再哭闹着要妈妈了。李刚的眉头终于稍稍舒展了一些。虽然在采访中,韩美丽说过丈夫不爱做家务比较懒,但是事情发生之后,李刚却显示出他细心的一面,在一些媒体前来采访的时候,他总是保护着受到惊吓的妻子,替她回答问题,尽量避免过多问询。

  回到家中的韩美丽攥着取保候审决定书痛哭了很久。“我们都是老实人,一直都本本分分。真的是法律意识淡薄,又着急为了孩子,才做了错事。”回想起整个事件前后经历的波折,韩美丽百感交集,“我很后悔,但也觉得委屈,我不知道这是犯法,就想让孩子有个公立学校可以上,好点差点没关系,可是真的太难了。”

  韩美丽一家面临的困境并不是个案,由于求学无门,不少外来工家长不惜铤而走险“办假证”,这也是他们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2011年,合肥葛大店小学将所有申请入学的家长资料拿到劳动部门查询,竟然发现70%的合同是伪造的;同年,青岛市市南区外来工子女小学报名中,出现两份不同的营业执照、地址却一模一样的荒唐事件;2012年8月,广东省江门市7名家长为孩子入学办虚假《计划生育审核证明》等证件被识破,被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

  而城市街道上随处可见“办假证”的小广告,网络上各类“快速办理证件、诚信刻章”的网页层出不穷,仅需QQ号、手机号即可与之取得联系。办理证件种类繁多,几乎涵盖日常所用,价格数十元至数百元不等,几天内即可完成。

  为子女上学而办假证的现象已然泛滥。外来工子女进入城市公立学校“门槛”过高、证明繁琐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再一次引发社会广泛而热烈的讨论。

  8月21日,在电话中,韩美丽的代理律师、北京凯泰律师事务所段吉胜律师向笔者介绍了案件的最新进展:“19日晚,警方向韩美丽和李刚进一步了解了有关情况。对于本案的定性尚不能得出明确结论,需等待公安机关后续通知。”

  (为避免引起阅读混乱,本文中人物名字均沿用了此前有关媒体使用的化名)实习生 吕佳音 文/图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5221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