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理”上往来]聘任邓亚萍为兼职教授,槽点在哪?

2015年12月07日 11:07:55 来源: 新华网

  中国政法大学聘任邓亚萍为该校兼职教授一事,5日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一些法大校友和网友对邓亚萍任职法大提出质疑,也有网友认为以邓亚萍的学历和成就有资格获聘。6日,该校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聘请邓亚萍为兼职教授符合兼职教授聘任规定中的条件和程序。

  12月2日,邓亚萍在中国政法大学做了主题为《报效祖国 成就梦想》的专题报告会。(图/法大新闻网)

    正方

    邓亚萍胜任法大教授与否不妨交给“时间”

    对于邓亚萍获任法大兼职教授,公众的看法不尽一致。“挺”者,可能看到的是邓亚萍优秀的一面,或者在心态上相对包容些;“贬”者,可能出于对大学教学工作的深厚感情,担忧或害怕“外聘者”无法正常开展教学活动而影响大学发展。然而,邓亚萍是否适合担当教授工作,至少在目前是未知的,最好的方式还是交给时间检验。不可否认,邓亚萍确实有不菲的学历,也有人生感悟和经验,应该有了担任兼职教授的基础。如果因为她是体育明星,就一概认为她不会“专心”恐怕也失之偏颇。

    名人到大学兼职任教,绝非邓亚萍一人。两年前,同样是名人的央视主持人李修平和水均益,就受聘于西北师范大学兼职教授,他们相对高超的演讲水平和实践功底,确实让学生受益匪浅。当然也有不少专家学者或名人,受聘到国外高校担任教授,比如美国布朗大学曾向中国工程院院士黎磊石、刘志红颁发聘书,正式聘请两位中国肾脏病领域的领军人物为该院兼职教授。既然李修平等名人可以做高校的兼职教授,并获得学校和学生的认可,那么邓亚萍变身教授为何不行?

    至于邓亚萍变身教授后,能否真正履行好职责,也不完全取决于其专业和学历水准,应该还需要她的责任心和时间安排。无论怎样,不妨让邓亚萍试一试,不试一段时间是无法判断结果的。再者说,引进“外聘教授”可能会给高校带来全新的教育思路,也可以适当满足一些学生们从“校外教授”身上学知识和本领的欲望。如果此类“名人教授”真的不称职,大不了再经过法定程序解聘就是。(毕晓哲)

    反方

    兼职教授不可沦为学术的“擦边球”

    邓亚萍被聘任为兼职教授,引起一定的舆论风波,质疑也好,认同也罢,都应该是“对事不对人”,应该不存在对邓亚萍个人的“偏见与傲慢”。其实,由此产生的争议,核心问题在于认定资格与程序正义方面。如果做到了程序正义,相信也就不会产生实体的不正义。而中国政法大学恰恰在这一点,做得不完美,导致一些校友和网友的不满。希望通过这一次的争议,能够让兼职教授实至名归。

    不妨从院士增选中获得启示与启发。中科院院士增选每两年进行一次,2015年将最终增选院士不超过65名。今年是中科院院士制度改革后首次进行院士增选。从章程的改革到实践的践行,从立规矩到守规矩,从程序正义到实体正义,体现出守住院士称号的学术性和荣誉性的决心。

    兼职教授不可沦为学术的“擦边球”。高校的兼职教授,有各自的标准与规定,自主权在高校。然而,高校“有权也不可任性”,毕竟“兼职教授”不只是一个名称的问题,它肩负着一定的学术使命,需要维系学术尊严。就乒乓球比赛来讲,擦边球是一记好球,可以让对手防不胜防,甚至直接拿分。但是,在讲究学术的高校里,“擦边球”容易危害到学术生态,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兼职教授须兼顾“效率与公平”。当下,我们讨论效率优先,还是公平优先,应该要做到区别对待,但有一点是必须的,那就是无论谁优先,都要“兼顾”另一方,否则都可能欲速则不达。如果高校在聘任兼职教授时,过于追求“效率”,而减省了一些程序,那么将造成不公平。鉴于此,笔者认为,学术以及与学术密切相关的事项都必须严谨,以程序正义预防学术不端等问题的发生。(王旭东)

【纠错】 [责任编辑: 马若虎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371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