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理”上往来]“全球最大医院”如何体现公益性?

2015年06月03日 11:49:54 来源: 新华网

    最近,拥有7000张床位、被媒体称为“全球最大医院”的郑大一附院,因公布2014年营收情况而引来各界高度关注,甚至诸多非议。这家公立三级甲等医院在2014年实现营收75.21亿元,日门诊量最高达21600人次,为河南同类医院的4倍。(6月2日 《中国经济周刊》)

    “全球最大医院”是否做到了公益最大化?

    所谓的“全球最大医院”固然有积极的一面,比如,医院的规模大、床位多、医疗设备先进、医生医术高超,给了患者更多优质的医疗资源,改善了患者的治疗条件,提升了患者的治疗水平,但“全球最大医院”也有令人堪忧的一面,医院的营收芝麻开花节节高,从2008年的6.8亿元已经快步来到了2014年的75亿元。从医院的角度看,巨量的营收是业绩,是好事,但从患者的角度看,医院迅猛增长的营收则是别扭事、堵心事,因为,医院的每一笔营收都来源于患者的医药费,医院的营收越高,意味着患者的开支越大,负担越重。

    一家医院谋求发展壮大,追求上规模、上档次、上质量,是有进取心的表现,符合发展的规律,理应获得鼓励,但救死扶伤的职责决定了医院在发展过程中应该充分考虑公益性目标,尤其是公立医院,更应该高度重视公益性目标,医院不能以自己为主,片面地追求规模效益,或者只追求规模效益,而是应该以患者为主,积极追求公益效益。

    笔者想问的是,被称为“全球最大医院”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否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了公益的最大化?是否缓解了看病难的问题,让患者看病更方便?是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看病贵的问题,让患者少花钱得实惠?是否积极推行了先诊疗后付费模式?是否带动了基层医院的发展……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前每个科室一般为10至20位医生的编制,现在多将科室分成数个小科室(如消化科室分为消化一、消化二、消化三等),“每个科室通过多收治病人、增加病床而多获得的收益,将以奖金的形式按比例返还给科室的医生,这等于变相鼓励科室多收病人。”从这一内幕消息中,我们找到了“全球最大医院”营收连年剧增的一条重要原因,也间接找到了上述“公益性之问”的部分答案。

    一家医院即便发展再快,规模再大,营收再多,数据再华丽,如果缺少了必要的公益性,如果公益性与医院的规模和发展速度不相匹配,那么,医院也是跛脚的,发展也是错轨变味的,数据也是淡然无光的。这一点值得所有的医院思考和镜鉴,也应该成为医院确定发展思路、衡量发展效果的一把尺子。(李英锋)

    “全球最大医院”是公立医院改革的“硬骨头”

    年营业收入高达75.21亿元,如此惊人的数字很难想象竟然来自一家医院。郑大一附院的奇迹一方面让我们看到了医疗行业的巨大经济利益,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看到了医疗资源分布的严重不平衡。

    客观而言,“全球最大医院“的出现并非医疗之幸,也并非患者之幸。这种”托拉斯“式的扩张尽管可以成就一家医院,但这也意味着其它医院的患者减少。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既有大医院的医生水平高,医疗条件好等原因使然,同时也与患者的“大医院”情结有很大的关系。

    “全球最大医院“现象在国内其他城市同样存在,我们几乎在每一个城市都能找到类似郑大一附院这样的大医院,也都会看到人满为患的场景。如果从医疗市场化的角度看,“全球最大医院”的存在的确满足了患者的就医需求,这一点从“全球最大医院”的另一个称号“全世界最大的乡镇卫生院”就可见一斑。由此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这家“全球最大医院”每年的医疗利润是多少?之所以这么讲,因为谁都知道现在看病贵已经是一个社会顽疾,而75.21亿元的医疗收入都是来自那些患者,其中还有一些贫困家庭。

    虽然是“全球最大医院”,但郑大一附院的医疗水平却并不是全球最顶尖的,甚至赶不上当地的同类医院。从这个意义上讲,“全球最大医院”实际上更多的是一种虚名,但在患者“只看贵的”、“不怕花钱”的错误逻辑下,“全球最大医院”却依然能越办越红火。这其实是一种畸形的发展。

    我国目前有大约6800家城市公立医院,这些医院既是医疗服务体系的主体,同时也是医改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对于郑大一附院这样的“全球最大医院”,要想使其在市场化的路上实现公立医院的回归,难度可想而知。面对“全球最大医院”,我们的最大问题不是其存在,而是如何改革,让其回归公益属性,而不仅仅是赚钱的机器。(徐刚)

让新闻有深度,让思想有温度,新华网微信公号(微信号:newsxinhua)带给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扫一扫,打开世界新大门!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11115491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