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新华网评:幼儿园成“药儿园”,监管去哪儿了

2014年03月18日 07:50:50 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

    3月17日,在吉林市芳林幼儿园门前,百余名家长聚集在一起讨要说法。近日,吉林市芳林幼儿园被曝曾给幼儿喂食“不明药物”。吉林市警方经调查初步确认,该园涉嫌擅自给幼儿服用“病毒灵”,截至16日17时,吉林市公安局已对吉林市芳林幼儿园董事长助理王丽娜,高新区分园园长张新宇、园长助理郭月辉以涉嫌非法行医罪予以刑事拘留。对昌邑区内芳林幼儿园其他三所分园涉嫌擅用“病毒灵”正在进一步取证核实。 中新社发 张瑶 摄

    郑 文

    西安、吉林市两地相继出现幼儿园违法给幼儿喂食“病毒灵”事件,引起社会极大关注。截至目前,两地涉事幼儿园已被依法关停,嫌疑人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专家建议,有关部门应对幼儿园加强监管,切莫让幼儿园变成“药儿园”,从而让家长们心安。(据3月17日《珠江晚报》报道)

    屡屡发生的幼儿园违法给幼儿喂食“病毒灵”的事件,折射出民办幼儿园存在诸多监管漏洞,在一定程度上也侵蚀了幼儿教育的社会公信力,加剧民众对幼儿教育的恐慌。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公众对幼儿教育越来越重视。粗放经营的民办幼儿园铺天盖地,虽然在一定意义上满足了公众对幼儿教育的需求,但是面对过度膨胀的民办幼儿园,政府有效监管却步履蹒跚,这也导致民办幼儿园问题多多,成了监管的“盲区”。西安、吉林市两地发生的民办幼儿园违法给幼儿喂食“病毒灵”的事件,就敲响了监管的警钟。

    不可否认,民办幼儿园的确弥补了公办幼儿园的严重不足,但民办幼儿园毕竟是民间投资的实业。资本的逐利性,无疑使幼儿教育的独特性、基础性和普及性等特征难以得到发挥。如果民办幼儿园缺乏强有力的监管,幼儿园成了“药儿园”也就当怪不怪了。

    反观当下民办幼儿园的监管,确实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其一是多头管理,幼儿园从申报到报批,必须经过建设、价格、卫生、消防、教育、民政等政府相关部门的审核。而且有些部门并没有去实地查看,只是收取审核费用而已,对于在执法中存在问题的幼儿园,也只不过罚款罢了,这导致一些幼儿园的质量没有保障。

    其二是取缔无证、不良的民办幼儿园难度很大。虽然教育主管部门负责幼儿园的日常教学监管,但执法主体部门没有进一步明晰。因此,民办幼儿园的管理一直处于真空、模糊地带,谁都要去啃块肉,谁都不想去接过监管这个烫手的山竽。

    幼儿园成了“药儿园”,这只是幼儿教育病症的一只麻雀。剖析之,我们看到了民众对幼儿教育的强烈期待,建立严格规范的幼儿园监管体制和机制已刻不容缓,同时还应尽快修改《义务教育法》,将幼儿园列入义务教育的范畴,让幼儿教育回归其公益性和公平性。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74119807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