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 | 财经 | 体育 | 台湾 | 法治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IT | 文娱 | 论坛 | 视频 | 音乐
您的位置: 首页 >> 收藏频道 >> 积古聚今

青铜的诱惑 杨澜访谈马承源
www.XINHUANET.com  2004年10月10日 08:30:37  来源:文汇报
    马承源先生最近不幸逝世,为怀念这位著名的青铜器专家、上海博物馆前馆长,本报特选登杨澜对马承源的专访,这也是马承源生前最后一次接受电视媒体专访。     ———编者

  与中国的许多城市相比,上海算不上历史悠久,然而上海博物馆的青铜器收藏却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其数量和水准甚至超过了北京和台北的故宫博物院,人们都说,没有马承源就没有上海博物馆如此丰富的青铜器收藏和高水准的青铜器研究。马承源一生的情感都已经与那些两千多年前的图式和铭文浇铸在了一起。

    杨澜以下简称杨):整个上海博物馆现在成为上海的一个地标,不仅是因为它占据了这么好的一个中心位置,也是因为它独特的外方内圆造型,大家都说它像一个青铜的鼎,那么究竟是以哪一种鼎为版本的呢?

    马承源以下简称马):现在大家都说是商鞅鼎,因为外形有点像。另外一点我当时在职的时候,我是研究青铜器的,他们大概想马馆长选择了一个青铜器作为模型放在这里,其实不是的。

    杨:不是的?

    马:不是,与青铜器没有关系。市政府给我们这块地方的时候,就是这样大四方形的,四方就是我们的红线,不能再向外扩张一寸了。

    杨:那你本事也挺大的,要筹措这么多资金把这个馆盖起来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吧?当时市府给你拨的款足够这个建筑本身的吗?

    马:不,造建筑不能讲拨款的,要拨款的话你也造不成了。我的方法就是战略上重视,战术上藐视,我先想出一套办法出来,让市里能够答应我们。

    杨:您当时怎么想了一个办法呢?

    马:我跟当时的市长黄菊说:“我知道市里钱不多,不要马上向你们要钱。你们批个项目给我们,我们把老馆卖掉了,来造新馆,作为启动经费。”市里想了一想,说这个可以答应,同意我们了。结果我们把房子卖了,这里打桩打下去了,房子基础结构什么都造好了,等到空调这种种设施都到了,还没有装配,我们的钱都花完了。

    杨:那怎么办呢?

    马:市政府大楼比我们盖得早,市长在里面办公了。市长每天一打开窗子就看到我们的建筑现场:看我们不施工,人都下来,架子也拆了,没有人了。我们等了两个月,市政府来问,“你们为什么不动工?”我们拿账给他看,我们钱都用完了。

    杨:你这个策略挺好,当时选这块地也是用心良苦,就在市政府对面。

    处事灵活的马承源与一般人印象中的文博专家似乎不太一样,他自幼就对文物有着浓厚的兴趣,即使在战争年代,他一面行军,一面还不忘沿途收购钱币。不过,当时的上海还处在炮火的威胁中,小马也只能做一名执着的业余爱好者了。

    杨:那你怎么会成为上海博物馆第一个参观者呢?事情有这么巧。

    马:第一个参观者,巧得不得了。那时候我在教育局工作,教育局局长是戴伯韬,戴伯韬是跟陶行知同样有名的一个教育家,他知道我这个爱好。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张上海博物馆开幕的请帖,他说:“小马,这个开幕式就你去吧。”我非常高兴,所以开馆的那一天我去得很早。

    杨:几点钟去?

    马:八点多一点我就到了。那时候博物馆的大门开着,李亚农站在门口。他自报名说他是李亚农,他说:“还没有人来,你是第一个。”结果我的第一次参观是李亚农陪我参观的。

    杨:当时有什么展品特别吸引您的注意吗?

    马:当时已经有不少文物了,原始社会有彩陶,商代西周也有青铜器,那时潘达于捐的大盂鼎、大克鼎已经来了,很有气势。也有一些其他的文物,蛮可看的。

    杨:你当时看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自己将来会一辈子呆在这里与它们为伴呢

    马:没有没有,根本没有想到。

    令马承源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1954年,受到一位资深报人的推荐,他终于进入上海博物馆工作。当时的上海,名门、富贾云集,丰富的收藏大大推动了文物市场的发展,思前想后,马承源决定从神秘而极具史学价值的青铜器入手。

    杨:那您自己不是从这个文物的专业出发的,是从一个兴趣开始的,可是后来您写的《中国青铜器》却成为中国这种考古系研究青铜器方面的教材。从一个业余爱好者成为一个顶尖的专业人士,这中间你遇到过一些什么样的困难呢?

    马:遇到困难是不少,因为我到博物馆来,是叫我来当支部书记的,我那时二十几岁就当支部书记。

    杨:从事这种宣传和管理工作?

    马:做管理工作,后来我深入研究一下,就是这个两个工作不能兼得。你要做好党的支部工作,这个业务爱好你就要放弃;你业务爱好,不放弃,党的书记,就两者不能兼得。

    杨:所以你在1956年的时候曾辞去党支部书记。

    马:1956年我写了报告给文化局的党委。党委看了非常生气,说:“派你去做支部书记,你不要当啦?!”

    杨:这在当年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情。

    马:这是属于放弃党的领导,放弃党的工作。

    杨:这个帽子比较大。

    马:升级了,就提得很高了。

    杨:那你那时候心里怎么想的呢?

    马:我就说,先要把业务学好,一切损失在所不计。所以,叫我当保管部副主任。

    杨:实际上您是降级了是吧?

    马:那时没有级不级,没有这个概念的。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保管部副主任管文物征集。一个是文物收购;一个是文物捐赠;还有文物接收。包括青铜器、书画、瓷器、陶器、玉器等其他东西,所有的文物都通过我这个渠道。

    杨:当时五十年代虽然很多私家都有一些收藏,但是那个时候社会还比较安定,不像六十年代有那么多运动和那么动荡,要去向人家征集这些古董的话,是不是也吃过闭门羹吧?

    马:我们一个月要去几次文物商店。广东路有很多文物商店,可是发现我们要征集的东西,被人拿走了。比我们来得早,比如今天这个东西到你店里,他要出卖了,我们约好今天下午两点钟去看的,结果他上午就买走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我们要知道这是个什么人,后来听说是李荫轩。

 


(责任编辑:张爱平)
  相关新闻/图片:
· 浪漫希拉克最迷中国青铜器
· 青铜珍品三羊尊
· 商周青铜炉身价130万美元
· 中国古代青铜器的礼学观察
· 随州宣判首例盗掘古墓案 文物工作者竟是盗贼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请注意:
·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管理协调部 电话:010--63071853
新 华 网 检 索
国内新闻排行
1 中国维和部队在海地[组图]
2 中法签署系列合作文件 胡锦涛希拉克出席
3 希拉克吁取消对华武器禁运 否定中国经济威胁论
4 国防部明确表态“法兰西巡逻兵”不会补演
5 大家谈:中国人真的阔了吗
国际新闻排行
1 希拉克吁取消对华武器禁运 否定中国经济威胁论
2 《纽约时报》评大选第二轮辩论:布什栽了两个跟头
3 拉那烈亲王将来华劝在京疗养的西哈努克复位
4 成吉思汗陵已被发现?日蒙联合考古队语出惊人
5 柬埔寨西哈努克国王宣布退位 缘何决定退位
最新图片

刘德华工体演唱会[组图]
新华网友评论
- 特刊中国职业足球走到尽头?
- 没有文革,我们就能获诺贝尔奖吗?
- 太空船一号获奖的启示
- 美逼台军购——精心策划的“双簧”
- 从祭孔大典看复兴传统文化
- 对公职人员赖账要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