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满城飞絮,我该拿你怎么办
2017-05-11 14:34:44 来源: 经济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上图 漫天飞絮带来不少安全隐患和生活不便。本报记者 黄俊毅摄

  又是一年飞絮时。满城飘扬的杨柳飞絮是北方城市特有的一道风景,不过它惹的祸也不少,不仅让医院里过敏看诊病人增多,也带来不少火灾隐患。面对杨柳飞絮,我们的城市有什么应对之策呢——

  每年春季,杨柳飞絮都会如期而至,纷纷扬扬,漫天飞舞,给城市居民带来了不少烦恼。

  满城飞絮恼人

  家住北京虎坊桥的孙女士,这几天脖颈、手臂生出不少小红点,痒得难受。医院皮肤科大夫告诉她是飞絮过敏,建议她少出门。

  国家林业局造林绿化管理司森林经营处处长蒋三乃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产生飞絮的是杨柳雌树。北京市的杨絮一般在4月上中旬左右发生,柳絮一般在4月底至5月初发生,都会持续两周左右。飞絮是杨柳种子的衍生物,属于杨柳繁衍的自然现象,但在空气中浓度较高时,就会对人们的生活造成一定的影响。

  杨柳飞絮主要发生在北京等北方地区,危害主要表现在3个方面:一是危害市民身体健康。飞絮容易飞入市民眼睛、鼻孔,导致过敏人群皮肤过敏,加重哮喘、慢性支气管炎等呼吸道疾病。二是影响交通安全和公共安全。飞絮经常堵塞汽车水箱散热片导致开锅熄火,也会遮挡行人和车辆视线。飞絮接触明火极易引发火灾。杨柳飞絮正值北方旱季,火险等级高,假如用火控制不当,很容易酿成火灾。三是飞絮会妨碍生产设备运转,影响精密仪器测量准确性,干扰工业生产和科研活动。

  “一些敏感人群在春季除了对杨柳絮过敏以外,其实对花粉也会过敏,可能是综合反应,但花粉不像杨柳飞絮那么显眼,故而人们就把很多过敏反应都归罪于杨柳絮。”蒋三乃说。

  不宜一砍了之

  北京等北方城市的杨柳树主要集中种植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绿化尚处于起步阶段,经费投入有限,可选择的树种相对较少。杨柳适应性强,易于繁殖成活,生长速度快,养护成本较低,成为北方城市绿化的主力树种,为增加城市绿量、改善生态环境作出了重大贡献。据北京市园林绿化部门普查,北京建成区有200万株杨柳树雌株,占园林绿化乔木总量3700万株的5.4%。如今,这些杨柳树都已进入成熟期,因而飞絮量较大。

  有网友建议干脆把产生飞絮的杨柳雌株都砍掉。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告诉记者,杨柳树的生态贡献远远大于飞絮危害,治理杨柳飞絮千万不能一砍了之。目前北京等北方城市杨柳树品种数量很多,且大都已经形成大树,如果大量伐除这些树木,会导致城市环境质量急剧恶化。杨树和柳树因具有品种丰富、生态适应性广、抗逆性及生命力强、生长速度快、繁殖容易、树体高大、树形优美、遮阴效果好等诸多优点,广泛应用于城市绿化、农田防护林建设、四旁绿化、道路及河岸绿化等。除了具有良好的景观效果,杨柳树还具有释氧固碳、降温增湿、减菌杀菌、吸收有毒有害物质等显著的生态功能。杨树和柳树具有显著的抗大气污染的能力,对二氧化硫、氯气、氟化氢等有害气体、颗粒物及重金属的抗性和吸收吸附能力极强,是城市园林绿化的优良抗污树种,在抗大气污染的某些能力方面优于国槐和侧柏。一株胸径20厘米的杨树,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172公斤,释放氧气125公斤,滞尘16公斤。一株胸径20厘米的柳树,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281公斤,释放氧气204公斤,滞尘36公斤。

  对于网络上一些市民将杨柳换成法国梧桐、银杏等树种的建议,专家答复,法国梧桐学名悬铃木,果实飞毛也易使敏感人群出现过敏;银杏发芽晚、落叶早,绿期较短,生态效果远不及杨柳。而且,杨柳树相对于这两种树则更为“皮实”,长势也更好。任何事物没有十全十美,树也一样。专家呼吁广大市民对杨柳树要多一些包容和理解。

  根治需要耐心

  公众对杨柳絮的抱怨声一直存在,为何这么多年都没治理好呢?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处长杨志华表示,近年来北京市园林绿化管理部门高度重视杨柳飞絮问题,通过开展专项攻关与示范研究,努力探寻杨柳飞絮治理最佳解决方案。主要研究和应用以下几种方法:

  一是更新杨柳雌株。对现有林分改造更新,淘汰杨柳雌株,种植杨柳雄株或其他乡土树种。这是治理杨柳飞絮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但目前北京市现有杨柳雌株数量十分庞大,更换树种不仅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还需要配套较大数量采伐限额,因而尚未大面积铺开。

  二是注射花芽抑制剂。通过树干注射花芽抑制剂,抑制花芽分化和花序形成,控制飞絮产生。这种方法需要每年重复实施,成本高,且易造成杨树烂皮病。截至目前,只在丰台、石景山、海淀、朝阳、顺义、昌平等重点部位和重点地区应用推广。

  三是疏除杨树雌花。喷洒生物药剂,促进杨树雌花提早脱落,控制飞絮产生。这种方法对施药时间和施药技术要求较严:施药过早降低防治效果,施药过晚产生药害,严重时甚至影响树木正常生长,因而,这种方法并未大面积应用。

  四是柳树高位嫁接。截除柳树雌株树冠,高位嫁接雄株接穗,控制飞絮产生。这种方法对嫁接技术要求较高,且嫁接后养护成本高,实际只在小范围作了试验。

  “总体来看,注射花芽抑制剂、疏除杨树雌花序、柳树高位嫁接等技术方法在实际推广应用过程中,虽然有一定效果,但都存在成本高、实施难度大、危害树木正常生长等问题。特别是北京等地区现有杨柳雌株基数大,在短时期内完成杨柳雌株改造,取得明显治理效果的难度较大,需要多措并举,长短结合,逐步减少。现在北京城区甚至郊区,都已经不是缺绿的问题了,而是怎么样让绿化搭配得更好的问题。应该保持生态系统以及树种配置的多样性,这是解决杨柳絮问题的一个最根本的途径。”蒋三乃说。

  据了解,早在2015年2月份,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就已下发《关于做好杨柳飞絮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在推进新型城镇化、新建城镇绿地过程中,科学配置造林树种和绿化模式,营造以适生乡土长寿树种为主的混交林,丰富生物多样性和树种多样性,从源头上避免单一树种造林引起的杨柳飞絮等危害;结合退化防护林改造工作,加大现有林分更新改造力度,降低杨柳等速生树种比例,增加适生乡土长寿树种比例,调整优化现有林分结构,缩小杨柳树纯林面积,扩大混交林面积;加强城市绿化隔离带建设,在城区外围营建缓冲防护林带,减少杨柳飞絮对城区的污染;加强杨柳树遗传改良和新品种选育,选育既速生又无飞絮、适合城镇绿化的杨柳树优良新品种,应用于城镇绿化;对单一由杨柳树组成的城区绿地要实行改造,在地面上种植灌木和草本,形成乔灌草立体复合结构吸附飞絮,并配合开花季节高压水枪冲洗、修枝剪条等人工措施,控制飞絮形成;针对重点地区和重点单位,少量采取注射花芽抑制剂、疏除杨树雌花序等应急技术措施,快速处理杨柳飞絮。

  北京市计划通过修剪树冠、化学抑花等方式“治标”,通过源头控制、逐步更换、疏伐过密林地等方式“治本”,力争到2020年,基本治理杨柳飞絮,实现有絮不成灾。

+1
【纠错】 责任编辑: 闫丹丹
相关新闻
  • 北京将治理40万杨柳雌株“飞絮”
    昨日,柳荫公园,工人对柳树注射抑花药物,抑制其飞絮的生成。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纵观北京60余年杨树种植史,主要经历三个年代,分别从“钻天杨”、“加拿大杨”到如今的“毛白杨”。
    2017-04-13 07:50:37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一只“大鸟”的光荣谢幕
    一只“大鸟”的光荣谢幕
    屈原故里粽飘香
    屈原故里粽飘香
    “一带一路”国际星空摄影展在北京开幕
    “一带一路”国际星空摄影展在北京开幕
    尼泊尔庆祝卫塞节
    尼泊尔庆祝卫塞节
    
    0100300915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015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