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北京清椿堂董事长刘涛:用高质量的商业化进程推动武术发展

2017年01月17日 14:42:21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1月17日电(刘文婷)1月13日,国家体育总局武术中心下发《关于2017年度晋升高段位申报工作的通知》,开始接受八段、九段武术人才申报;近日,广东省佛山市正在大规模推动武术进入中小学校园,该市37家学校分别和29家拳馆、武馆结对,敞开校门让武术师傅进校传授功夫;一个多月前,2016年12月9日,51名考生参加了中国武术段位制国家考试……近期,关于武术发展的新闻不断出现,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新闻多与政府的政策支持有关。

    刚刚过去的2016年堪称中国武术“推动”年。为贯彻落实《全民健身条例》和《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国家体育总局力推“武术段位制”和“武术进校园”等相关工作,“武术”在2016年逐渐走俏,社会办学机构随之创新,武术培训悄然兴起。

    近日,记者采访了河南省登封市少林武术协会副主席、北京清椿堂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涛,请他讲述对中国武术的理解,以及他的武术事业。

    关于武术:传统文化是我们的“根”

    刘涛自幼热爱武术,2016年5月创办了少林清椿堂全国连锁教育培训机构。

    在他看来,武术的意义在于强身防身,是众多生存技能之一。它从某个侧面印证了我国几千年文明进步的艰辛历程,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如今,“由于传统文化的脆弱性及种种历史遗留原因,中华武术渐渐被人们遗忘、轻视,诸如跆拳道、空手道等外来武术流派却在国内盛行,令人痛心。”刘涛说。

    他认为,中国武术的门类流派众多,可惜传承者日趋寥寥。除了传承,国内百姓对“武术”的认知也分化不一,“老人可能会把武术和太极拳划等号,家长可能认为武术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不长个’,青少年可能沉浸在武侠小说中关于武林的各种想象中,潮人们则有可能直接认为武术就是昆仑决等竞技类比赛。”他表示,这些认知都是片面的,彰显着“武术”文化认同的弱势地位。

    但他不认可中国武术“衰落”的说法。他认为,这种“衰落”应该只是从修习的角度上而论,并非全方位的衰落。“想学武术的人其实很多,但往往学而无门,或者对武术培训缺乏信任。”他指出,这种现状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比如没有科学的教学理念,没有多样的文化传播方式,中国传统文化的糟粕影响,如‘师傅教徒弟留一手’‘师父大于天’等等”。他表示,还有更根本的一个原因,是“没有高质量的商业化进程来推动,使得武术能除了发挥它的自热属性,无法发挥它的社会属性”。

    关于武术培训:给传统文化一条商业化新路

    谈及为何选择从事武术培训事业,刘涛说,他注意到武术在修习层面的衰落这个“痛点”,认为市场迫切需要拥有专业教练团队、正规武术教育、科学管理又贴近社区和日常生活的武术培训机构。他希望自己能够从事这样的培训事业,为中国武术探索一条商业化的新路。

    据他介绍,为保证教育质量,清椿堂要求核心教练团队具有10年以上的武术教育经验,新任教练有5-10年的习武经验,且多数来自于少林武术地区的专业学校。教练上岗前需经过公司的标准化培训,接受清椿堂“快乐武术”的教习方案。

    关于“快乐武术”,刘涛表示,他希望“练武术好苦,被师傅打大”的修习体验得以提升。于是,清椿堂对传统武术加以改良,总结出一套易于学习掌握的简易拳法;改变传统武术教学中打骂学生的方式,换以“威亚项目”等令青少年感觉炫酷的体验方式辅助教学;设置夏令营活动,组织学生到少林寺进行为期7天的禅修,届时可以和僧人一起打坐,学习少林文化,而且,这些活动是免费的,等等。

    刘涛说,“让学习者真正爱上武术,发自内心的、自愿接受老师的教授,在愉快的氛围中学习和演练”,是他所乐见的。

    除了快乐,他还注重互联网时代的共融共享。于是他们设计开发了自主应用的手机APP、微信服务平台、网站等,打通线上线下交流渠道,既可促进教学,也有助于互相切磋交流。

    “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一定是在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基础上,结合新时代发展的需要与特点来进行的。武术的传承在于‘传形’还是‘传神’,当然形神兼备为最佳,但是如果无法做到同时兼备,那么就在于我们的取舍了。”刘涛说,他希望做一件“传神重于传形的事儿”。

    关于未来:困难与小目标同在

    谈及武术培训教育的困难,刘涛坦言,最大的困难是“教练不好招”,“武术人才稀缺”。

    2016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武术管理中心主任张秋平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全民健身活动中,“群众武术”是今后工作推进的重要任务,并鼓励国家级优秀运动员退役后走向社会,传播中华武术。

    刘涛的想法是,除了国家级优秀运动员,退伍军人也可作为武术教练的后备人选。“每年我国有大量退伍军人面临再就业,如果我们对他们(有意从事武术教练事业者)进行集中培训,具有一定资质后从事武术教学,既可以解决武术教练人才短缺问题,也可以缓解退伍军人就业难。”

    “我把武术培训视为事业,而非商业”,在谈及他未来的“小目标”时,刘涛如是说。“2017年,我希望能够发展200个店,成活率80%;五年目标,希望能做成5000家。”数量之余,刘涛希望为幼儿、青少年、成人开设不同年龄段的课程,以满足不同需要。为方便老年人活动,他还免费为老年人提供养生课程指导和场地。“习武先修德,凡事不可‘利’字当先。”刘涛说。

    

【纠错】 [责任编辑: 闫丹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0915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450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