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聚焦2017南京市两会:代表委员访谈

2017年01月09日 13:18:47 来源: 南京日报

  南京市政协委员吴先斌:

  启动“南京记忆”口述历史工程

1

  吴先斌委员。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记者 吴彬 冯芃摄

  南京市政协委员吴先斌的另一个身份是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十多年来一直与口述历史打交道。今年两会,吴先斌提交了一份关于启动“南京记忆”口述历史工程的提案,他呼吁,每年为1000名南京人做口述历史,坚持10年,将形成一份宝贵的万人口述历史资料库。

  吴先斌近几年来一直在做抗战老兵口述史。他告诉记者,这些耄耋老人目前平均年龄在90岁左右,且老兵数量每年都在骤减,留住他们的记忆迫在眉睫,“我常想这种下一代人为上一代人做口述历史是永远都跑不过时间的,那为何我们不能为当下的南京人做口述历史呢?”

  “南京有许多独特的文化,目前人口800多万。近些年来,一代又一代南京人拼搏努力,城市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如何留住城市记忆、传播城市风骨,除了文档记录以外,个人口述历史尤其重要。”吴先斌说,如果每年为1000名南京人做口述历史,坚持做10年,累计1万人的口述历史就是一部南京城市的成长史、心灵史,这一育史资政的行为将在南京经济、文化建设中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

  吴先斌建议启动“南京记忆”口述历史工程。具体可由市委宣传部牵头,市文化局、档案局参与,联合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的专家学者成立专家小组,根据“亲历、亲见、亲闻”三亲原则,兼顾人事普通性与特殊性的特点,确定被采访人员。专家小组对社会上愿意从事口述历史的志愿者进行专业培训,确保口述史征集的科学性。同时,动员社会力量成立“口述历史基金会”,对符合口述历史规范的影像文字资料进行有偿征集。

  吴先斌建议更多地动员青年学生参与口述历史调查,在此过程中培养他们的爱国情操,增加对城市的热爱、对家乡的认可,从而进一步提高青年一代的人文素养。(记者 张璐)

  南京市政协委员张莅坤:

  重视二维码等图码的管理

2

  张莅坤委员。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记者 吴彬 冯芃摄

  如今,二维码随处可见。不可否认,这个其貌不扬的带着花纹的黑色“小方块”,为市民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随之而来的是含有二维码的广告铺天盖地而来,并逐渐占据车站、街道、厕所、小区、出租车、广告牌等公共场所,原来的非法张贴的电线杆小广告也在与时俱进,使用起二维码来。对此,市政协委员张莅坤建议,相关部门要对这些二维码引起重视,并管理起来。

  张莅坤说,二维码并非新技术,国内各类二维码的服务和产品早已在几年前就出现了。在日常生活中,用手机“扫一扫”,就能任意读取二维码,联系好友、访问网页、获得购物优惠、网络支付等等,但二维码在为用户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存在很多信息安全方面的漏洞。他曾向专家请教过,由于技术是开源通用的,二维码目前处在“人人皆可制作、印刷和发布”的状态,由此带来的信息安全风险不容忽视,加上目前国家对二维码的监管尚属空白,发布二维码也没有任何限制,整个行业处在自由化状态,其安全隐患更为严重。因为,仅凭二维码的外观,用户无法判断其是否藏有病毒、后门、诈骗等有害信息的,加上用户对手机安全的重视度和熟练掌握程度不如对计算机安全的重视普及程度,很容易产生隐私泄露、账户安全等问题。

  此外,二维码也易成为一些不良信息的传播渠道。与传统的小广告相比,二维码小广告上没有电话,没有联系人,外观极难用肉眼分辨是否为不良信息。平时的小广告上印有电话,城管可以电话录音取证,之后给予处罚,但二维码就无法进行直接取证,且要求执法人员也得配备智能手机等二维码读取设备,不然没法执法,只能一撕了事,更难跟踪查找源头。

  对此,张莅坤建议,可以考虑在2005年《商品条码管理办法》的基础上研究制定管理办法,并采取其余法律法规辅助调整的模式来管理现在和今后可能出现的其他图码,同时严厉打击利用二维码犯罪的行为。(记者 毛庆)

  南京市政协委员刘家强:

  电影院线过度扩张亟待控制

3

  刘家强委员。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记者 吴彬 冯芃摄

  今年8月,市政协委员刘家强就将正式退休,离开自己工作了几十年的南京市电影剧场公司。最后一次作为政协委员上会,刘家强心里多了几分感慨,用他的话说,脖子上的委员证“比往年更沉了一些”。

  “最美不过夕阳红,虽然快退休了,但还是得有干劲。”和大银幕打了一辈子交道,刘家强最关心的还是电影市场。

  2016年,国内电影银幕数突破4万块,超越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但票房增速却明显放缓,从2015年高达48%的增幅跌落到不足4%,创下电影产业化以来的最低增幅。

  “过去有电商票补,9.9元的票价让观众觉得什么电影都可以试试,现在票补热退潮,大家的电影消费变得更加理性。”说到南京影市,刘家强给记者列出了一连串数字:目前,全市已有75家影院、522块银幕、7万余个座位,2016年南京走进影院的观众增加了100万人次,但票房却从2015年的8.97亿下滑到8.65亿,掉了整整3200万元。

  2011年,南京仅有27家影院,183块银幕,短短5年时间,这两个数字已经翻了两倍多。眼下,南京的院线和银幕数量仍在增长之中,但随着票房增速趋缓、竞争日趋激烈,各家影城开始感受到一丝寒意。

  刘家强表示,如今电影产业正在进入挤掉泡沫的冷静期,一方面,制作机构和院线方面需要苦练内功,用高质量的作品和个性化的服务吸引观众走进影院;另一方面,政府在规划层面也要对院线发展进行合理地控制、引导,不能再延续过去那种无序地扩张。(记者 朱凯)

【纠错】 [责任编辑: 闫丹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0915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4377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