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广西部分工业园区闲置 五年内产值降幅超三成

2016年09月12日 16:28:28 来源: 经济参考报评论
分享到: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广西等地采访发现,受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一些工业园区及配套设施建设缓慢,有的园区标准厂房空置已久,缺乏企业进驻;有些企业厂房 建了部分就丢空荒废;有些厂房建成投产后不久因为种种原因停产闲置。一些工业园区五年内产值降幅超三成。基层干部、专家指出,这些现象带有一定普遍性,当 下急需对现有工业园区进行统一“体检”,从供给端着手改革,调整部分工业园区的发展结构,探索各要素的最优配置,改变部分工业园区的过度追求规模、盲目上 马的现状,完善园区的管理和服务。

  尴尬:筑好了巢却引不来凤

  近年来,受市场环境、供求关系等方面影响,一些以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发展劳动密集型、来料加工型产业为主的工业园区在招商过程中遇到瓶颈,甚至出现筑好了却引不来凤的尴尬局面。巢

  广西来宾市兴宾区是来宾市的唯一城区,工业企业以电力、铝加工、轻工等为主,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这些企业面临着巨大困难。兴宾区的三个工业园区工业生产 总值从2011年的270多亿元,下降到2015年的180亿元左右,五年内降幅超三成,达到33.3%,园区的发展也受到了影响。

  广西来宾市兴宾区工业园A区和B区都是标准厂房集中区,记者近日在这里采访看到厂房空置现象严重,显得冷冷清清。在A区一栋挂有“成大农机装备厂”牌子的 四层标准厂房内,设备和材料杂乱地摆放在地上,布满了灰尘。在另一栋挂有“三辰投资公司”牌子的标准厂房则是“人去楼空”。

  A区的一名门卫介绍,园区内只有两三家企业在生产,员工不足200人,其他的厂房早已丢空,只是牌子还挂在上面。记者在B区看到,10栋标准厂房全部没有企业进驻的迹象,偌大的厂区竟然沦为“空城”。

  来宾市兴宾区工管委副主任陈辉介绍,兴宾区工管委管理了包括兴宾区工业园在内的三个工业园区,共进驻企业140多家,50万平方米的标准厂房利用率约为 70%。其中兴宾区工业园A区和B区标准厂房总计约16万平方米,建成时间为2011年至2013年,光是厂房的建设费用就花了2.5亿元,还不包括土 地、“三通一平”等费用。由于进驻企业不多,有的进驻后关门倒闭,上半年进驻企业产值预计还不到9000万元,利税不足500万。为了鼓励企业进驻,目前 企业租用标准厂房的物业管理费用由政府承担,从2015年9月开始,租金也从每月每平方米8元降到5元。

  在一些工业欠发达地区的工业园区,由于配套设施配套不完善、竞争优势不明显,项目招商门槛相对较低。一些企业项目入园时把关不严,导致出现企业圈了地,项目却半途烂尾的情况。

  马山县是广西区内工业发展较为落后的县区,马山县经信局统计显示,2015年全县规模以上企业只有14家,工业总产值8.86亿元,排在南宁市所有县区的末尾。

  在广西马山县苏博工业园区的广西绿球新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项目,记者看到这个占地95亩的项目早已停工,8栋厂房有的已完成整体框架,有的仅有地基,荒草丛 生。“这个项目已投下去2000多万元,从2014年开始烂尾,原因是老板无力继续实施项目建设,目前正在走司法程序,把土地和厂房的问题处理好以后重新 引进新的项目。”园区管委会一位干部说,与这里情况类似的还有一个项目,原本已投资500万元,可是建设一年后老板跑路。

  苏博工业园区内最大的项目集新实业公司是广西水泥生产重点项目,水泥行业产能过剩的现状使得这个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困难重重。2013年5月该公司部分生产线建成,刚试生产两个月,即因为污染严重被环保部门叫停。

  “目前公司负债3个亿,要完善环保设施,恢复生产预计还要投资8千万元,难度大得很。”公司董事长徐永富说。

  在桂平市龙门陶瓷工业园,记者看到,数家陶瓷厂分布在公路两旁,很多土地仍然荒芜着。新权业陶瓷公司是园区最大的陶瓷厂,总经理严立文说,政府给厂区规划 了1700亩土地,但现在市场销售情况十分低迷,陶瓷企业利润微薄,货物积压严重,原先规划建设的生产线也暂时无法动工。

  位于桂平长安工业园区的巴帝食品有限责任公司高峰时的酱油原料产量近10万吨,年产值3亿元,利税1500余万元。但从2014年开始,银行共抽贷1.4 亿元,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产品无法按时交货,订单急剧下降。巴帝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生产负责人韦煜孟介绍,企业的三个工厂目前一个停产,另外两个属于半停 产状态,订单从每月7000多吨下降到每月300多吨,工人数量从200多人变为现在的40多人。

  广西清隆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企业管理部副经理刘巧春说,公司主要从事玉柴的配套业务,为玉柴提供发动机的核心零部件,但今年与2013年同期对比,订单量下降一半,流动资金十分紧张。“目前月产值700万元,是2013年一半左右,企业整体是亏损的,也是硬撑着。”

  桂平市工信局负责人介绍,2013年至今,全市在库规上企业减少了13家,直接减少产值20亿元。实际停产半停产的规上企业近40家,冶金工业全面沦陷,糖业、陶瓷等大批企业陆续停产。

  受阻:换人换项目 换人换思路

  部分工业园区发展不太理想,与当前的经济环境、政府部门工作效能、地方领导发展思路以及企业自身问题等因素相关,总结起来大致有三个方面。

  其一、因规划调整等因素,部分工业园区“建不动”。马山县苏博工业园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甘献乐说,按照园区原来的规划,“十二五”的目标产值是20亿 元,但实际上只完成了3.83亿元,成效远未达到预期。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工业园的选址有缺陷,由于地处县城取水口的上游10公里处,属于水源保护地的保护 范围,且园区内还没有污水处理场,一些有意向进驻的企业无法落户。

  “当初选址不当造成了今天工作处于被动,原来的规划基本无法落实,只好重新对园区进行定位,原来想发展重工业,现在改为以农产品加工、旅游产品加工为主,导致目前发展滞后。”甘献乐说。

  桂平市发改局副局长陈培凡说,2010年桂平市政府出资36万元做了一套工业区整体规划,但这个规划未能对城区发展的因素进行充分考虑,到2013年,桂 平市西江船舶修造工业区的规划选址已被城区包围,这份规划只好作废,西江船舶修造工业园要在别处重新规划,延误了工业区的发展。

  其二、受资金规模、市场环境等限制而“长不大”。多位园区负责人表示,银行惜贷、抽贷让一些园区企业“苦不堪言”,而一些传统行业市场需求疲软,更是让部 分企业举步维艰。位于马山苏博工业园区标准厂房内的马山爱德康家具有限公司以生产高分子床垫为主,2014年底从深圳搬到马山县,去年一年就创造产值 1200万元。总经理罗永胜说,今年计划贷款100万元扩大再生产,但产品、品牌都无法抵押,机器设备只能贷到开票价格的5%,而且手续相当繁琐,最后没 有贷成。“现在的资金基本都是靠自己,银行看不上我们企业,贷款要靠房子的抵押,融资很困难。”

  桂平市龙门陶瓷工业园区规划建设250条陶瓷生产线,但目前只建设了6家企业的84条生产线,而现在市场需求持续疲软,这些陶瓷生产线大部分停产。桂平市发改局副局长陈培凡说,这些企业维持现有规模尚有难度,更别说按照原来的规划继续扩大生产建设了。

  桂平市长安经济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蒙儒说,长安工业园区分为三期开发,目前已经开发了两期,在发展过程中也意识到了部分土地闲置的问题,今年1月份开始对闲 置的土地进行清理,初步清理了300多亩的土地,经过和原来业主方进行沟通、请评估公司进行评估以及走法律程序后,准备将闲置土地回收。

  “但回收土地的过程比较复杂,先要对土地的价值和建筑物进行评估,然后政府通过向法院起诉要求收回先期入驻企业闲置的土地,之后还要引进新的企业进驻,把回收的土地重新利用起来。”蒙儒说,桂平市的财力比较薄弱,要完成这些工作存在较大的困难。

  其三、换人换项目、换人换思路导致有的园区一片荒凉。占地约60亩的永泰公司是来宾市凤凰工业园的一家木材加工企业,记者看到,这里厂房内机械设备锈迹斑 斑,各种生产材料散落在地上。厂区里面只有几名工人在工作,用手推车运来的木片摊放在厂区内晾晒。一名朱姓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企业2014年建成投产,结 果刚生产一年就不得不停产,现在靠加工一些木片来维持几个工人和保安的费用。“当初园区招商引资时承诺建设柳来(柳州-来宾)工业大道,所以选择在这里建 厂,盼了很久这条公路没有建成,其他园区配套进展缓慢,物流等方面都没有优势。”

  据当地政府知情人士透露,凤凰工业园区定位是承接部分柳州工业企业的配套产业,通过柳来工业大道把工业园和柳州市连成一片。园区建设之初两地领导对此都比较支持,项目推进较快,但是换届后领导的发展思路发生变化,这条大道的建设进度缓慢,园区发展受到制约。

  破解:“僵尸园区”待清理

  受访业内人士和专家建议,破解工业园区存在的问题,就要大力推进供给侧改革,依法取缔“僵尸园区”和清理园区“僵尸企业”,进一步提高园区质量和效益,真正实现转型升级。

  首先,统一“体检”,勇于砍掉“僵尸园区”。多位专家建议对现有工业园区进行统一体检,调查清楚其投入产出比及是否存在闲置浪费土地、违法违规“圈地”等 问题。针对体检出的“僵尸园区”“僵尸企业”,必须敢于“亮剑”,一方面解职工安置的套,加强补偿兜底,妥善解决失业问题;另一方面解金融的套,对不良资 产和银行贷款妥善处置,按照规定具体实施。

  其次,科学合理规划,完善园区评价机制。部分基层干部认为,一方面要对适宜发展的产业进行合理定位,因地制宜、科学引进,依托地域优势才能更好发展;另一 方面,要把园区的监管部门拖出全民招商的“怪圈”,确定项目投资收益,建立项目跟踪机制,对项目量和质进行全程考核、全程问责。

  第三,做好服务改革,构建新型政商关系。广西社科院研究员周可达认为,有关干部要在“清”的前提下与园区企业建立“亲”的关系,加大简政放权,增强服务意识,兑现优惠政策,主动想办法帮企业解决困难,改善企业投资和市场经营环境,破除制约发展的不合理束缚。

  第四,改善金融服务环境,解决企业融资问题。广西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姚华建议,一方面要增强企业贷款抵押能力,拓展抵押贷款的品种;另一方面要给企 业提供更多直接融资渠道,包括上市和发行企业债券等。此外,还要加强融资担保为企业信用增值,开发适合中小企业创新的金融产品,在更大范围推广应收账款质 押融资服务。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