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后劲生猛”的 70后作家
2017-12-05 07:50:06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好人宋没用》讲述了一位苏北女人宋没用在上海艰辛打拼、忍辱负重、立足生根的故事。任晓雯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她的笔下,上海的世情民生得到一一展现。其实任晓雯在写长篇之余,倾注心力在报刊以两千字的篇幅坚持写人物小传,宋没用就是她小传中的一个人物,从两千字到三十余万字,任晓雯用一个女人的一生呈现了上海这座城市半个多世纪的沧桑。

 

  《奔月》的故事写了一个长期生活在城市里,有着稳定工作和幸福家庭的中年女性在一次旅行中选择“离家出走”的故事,从她的身上我们仿佛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们是否也想过哪怕暂时逃离现在生活的圈子,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鲁迅文学奖得主、70后女作家鲁敏在新作《奔月》中思考了置身于都市丛林中的人们内心的危机,写出了都市族群精神折射:孤独、疏离、无力逃脱又渴求打破的灰度空境。

  因幽默诙谐的写作风格被称为“小王朔”的70后作家石一枫以北京人的独特视角写了一位风风火火、嫉恶如仇的北京大妈与一位青年小伙因为在天通苑买房相识,又因为共同与小区物业“战斗”而结成岳母与女婿的故事,用一出出荒诞喜剧写出了都市生活百态。石一枫的代表作《红旗下的果儿》《恋恋北京》《我妹》《世间已无陈金芳》场景大都在北京。

  小说讲述了海归先锋戏剧导演余松坡因所导话剧《城市启示录》的剧中人物对蚁族的议论冒犯了年轻人,让一个文化事件出乎他意料演变为一个社会事件。小说题目取自苏东坡的诗句:“惟有王城最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你的孤独无人响应,但你以为你只是你时,所有人出现在了你的生活里,所有人都是你,你也是所有人。徐则臣从早期高校生活和青年人的故事开始转向描写中年人的压力、焦虑和精神困惑。

  夏烈主编的《袈裟扣——70后女作家的小说国》是鲁敏、盛可以、乔叶、金仁顺、魏微、张惠雯等中国部分70后女作家近三年的作品(中短篇小说)的选集。《袈裟扣——70后女作家的小说国》中这些作品的题材多关于都市,体现中国现代性和快速发展的都市生活语境和精神变迁,这些女作家的创作体现出我国目前都市小说的一个刻度。

  以年龄计,70后一代作家最年轻的已经38岁,大部分年过四十,于人生来说或许不再青春,但对于文学创作来说,这是个黄金阶段——从人生阅历和成熟程度来说,他们摆脱了稚嫩和专注自我的创作,由涓涓细流变成大江大河,广阔、丰富,从精力、体力和心态来说,他们没有盛名之下的负担和压力,踌躇满志,蓄势待发。近些年,70后作家从短篇、中篇小说纷纷转入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的创作正是这两点的体现,他们已经具备了创作长篇作品的精力和能力。

  五年前,对于70后作家的质疑还很多:与50后、60后一代作家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独特的人生经验相比,70后一代的人生似乎过于平淡,而与80后、90后一代“新新人类”作家相比,他们又显得有些保守而缺乏鲜明的记忆点。不过如今70后一代作家已经步入了长篇小说创作的巅峰时期,也成了文学奖的常客,徐则臣曾说“70后这一代作家被大家集体忽略”,如今他们用源源不断的创作让人无法忽略。出版人、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就发现“70后作家在前些年有点被淹没,但近几年出版的70后作家的作品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很多时候发行量巨大”。

  70后作家指1970年至1979年出生的一代在文学创作上有一定影响和成就的作家,可分为70后诗人、70后小说家、70后散文作家等,有男徐则臣、路内、阿乙、冯唐、石一枫、李师江等,女有鲁敏、乔叶、魏微、盛可以、任晓雯、安妮宝贝、饶雪漫等。正如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所说:“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一个作家到了四十多岁的时候,他的主要作品、重要作品应该拿出来了。所以我们的70后作家当然还要成长,但是我觉得也应该成熟了。”

  近日,鲁敏耗时五年的长篇新作《奔月》出版,任晓雯35万字的史诗长篇《好人宋没用》也与读者见面,收获文学评论界的一片好评。从她们新交出的“成绩单”来看,70后作家已经可以扛起文学的大旗,独当一面了,甚至有评论称,如果70后作家是一面旗,那旗子上写“鲁敏”两个字就够了。虽然这句评价有些夸张,但也能说明鲁敏近年来的创作能力。而从鲁敏的轨迹中能够发现一个趋势,那就是与上一代作家相比,70后创作的两个关键词是“都市”与“中年”,从农村到城市的关注点的转移,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到时代对于作家创作的影响。不仅是《奔月》,此前出版的短篇小说集《荷尔蒙夜谈》中,鲁敏就写出了对现代都市男女情感世界的长期观察与特殊敏感。

  而从任晓雯的创作中又能发现这一批作家的另一个转变,那就是从写作自我的故事,转向写作他人的生活。作家莫言曾经说,在他早期的作品中如果有一个小男孩的形象出现,那么这个男孩的原型十有八九就是他本人。而随着写作阅历的丰富,如今的写作他不会再局限于自我的生活了,开始关注形形色色的人群。由此来看,从“写自己”到“写别人”无疑是个作家创作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任晓雯的《好人宋没用》写的是她所熟悉的上海,但很大篇幅用在了写一个女人衰老后的心态,和她对于生死的思考。在书乡与任晓雯的对话中也可以看出她对于超出自己人生阅历的领域和对不同人群的观察所做的尝试。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佳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西成高铁首发乘务组亮相
西成高铁首发乘务组亮相
印尼:密切监视巴厘岛火山动态
印尼:密切监视巴厘岛火山动态
浙江乌镇夜色美如画
浙江乌镇夜色美如画
湖南桂阳枫林红了 染红空间美不胜收
湖南桂阳枫林红了 染红空间美不胜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7556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