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我的前半生》遭原著党吐槽 编剧:移植了亦舒的种子
2017-07-13 08:29:01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原标题:“移植了亦舒的种子,长出了自己的一棵树”

  正在北京卫视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凭借犀利洞彻的剧情、鲜活度颇高的人物,除了收视一举夺冠,也成为近年来现实主义情感剧少有的引起广泛热议的话题之作。然而,巨大的争论跟高关注度也相伴而生,特别是该剧改编自著名作家亦舒的同名小说,但除了部分主角的名字,影视化的《我的前半生》可谓“面目全非”。

  原著党对此激烈地口诛笔伐。同时,对“作”到极致的全职太太罗子君、“比正室还正室”的第三者凌玲、被抢了男朋友的好闺蜜唐晶等,该剧没有像大多数伦理剧那样作非黑即白的两极化处理——每个人都有其自圆其说的世界,每个人的观念从各自角度都站得住脚。这种设置在即便没有受原著影响的普通观众当中也引发不少争议。

  北青报记者昨天采访了编剧秦雯,探寻关于“前半生”戏里戏外是是非非的“源头”。

  “失去了亦舒的原著精神”?一开始就确立本土化、再演绎的改编原则

  北青报:这部剧在原著小说的基础上,做了很多加减法,请问整个电视剧改编的原则是什么?

  秦雯:在我之前,这部剧的出品人曹华益已经找过一些编剧,但他们不太想改。我以前看过这部小说,接了任务后就决定本土化,用自己的方式再演绎一遍。改编过程中,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但从最初的大纲开始,本土化、用自己的方式演绎这个原则,我就很坚定,我们的团队也很坚定。

  北青报:很多看过原著的读者对于电视剧的改动争议非常大,认为“失去了亦舒的原著精神”,您怎么看?

  秦雯:小说和戏剧的表现方式不太一样:小说可以通过文字的愉悦感让你得到满足,小说也可以多描写比较隐忍的内心戏,读者可以一直看下去。但戏剧没有办法做太多的内心描述,你只能通过一些外部的戏剧化的展示来编织戏剧的进度,所以首先要进行一些比较大的改动。至于引发大家的吐槽,我没想过。因为我觉得任何东西肯定都是有人说好、有人说坏的,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是同意我们。如今发生这样的讨论,我才想到原来还有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不同模式、不同呈现方式之间的探讨也是很好的。

  北青报:不少观众认为,既然除了人名一致其他都不一样了,为何还要挂“亦舒原著”四个字?

  秦雯:我们这个故事依旧还叫《我的前半生》,里面的名字还沿用原来小说中的名字,是因为我们真的是买了亦舒的小说,必须对出处有所尊重。我们确实移植了亦舒的种子,由35年前香港的背景种到了今天上海的土壤,然后长出了自己的一棵树。但是我们依旧承认我们的来处是亦舒的那本《我的前半生》。我们大家都很爱护这棵树,也非常认真地对待了这棵树;我们也尊重原著作者,尊重故事的出处。剧中每一个人都要有自己独立的生活能力,要有自己独立的情感,以及对于情感的追寻,其实跟原著是一脉相承的。

  “女主抢了闺蜜男朋友”?我们没有安排这样的细节

  北青报:改编之前有和亦舒沟通过吗?

  秦雯:我跟亦舒没有任何沟通。

  北青报:亦舒原著的结局是女主角找到另外的好归宿,这部剧如何表现当代都市女性三观随时代的改变?

  秦雯:亦舒写了35年前香港的某一个女性群体,我们现在展现的可能是当代的某一个,或者说几个不同年龄、阶层的女性,但没有到群体。我觉得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角色,或者任何一个作者都没有办法说我在代言整个时代的女性。亦舒的小说最后都归向于男性,我自己想象,我觉得她是在写一个故事,她只是想把故事讲好看了。其实亦舒小说的女主角并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如果你们看过亦舒小说,就会知道她小说中的黄玫瑰、罗子君、喜宝等等都是不一样的,只是说讲好每一个人物的故事而已。

  北青报:目前“改编走样”最大的“罪证”就是离婚后的子君跟靳东发展恋情,“抢了闺蜜男朋友”或许令剧情好看,但触犯了众怒。当初在做剧本时这条路线的初衷是什么?

  秦雯:至于大家很关注的抢了闺蜜男朋友的事情,我不知道哪里有看到抢了闺蜜男朋友,大家可以往后面看慢慢就知道结果了。

  北青报:为什么要加入“贺涵”这个角色?

  秦雯:增加靳东扮演的贺涵,是因为原小说确实没有一个贯穿的男主角。这对于电视剧来说是比较难做的,我们需要有一个贯穿的男主角。贺涵是一个,我估计90%上的女生都会喜欢的男性角色,如果他还帮助你的话。我觉得情感的触发是不可以控制的,但是情感发生之后的处理方式是你可以控制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有闺蜜抢男朋友的细节。

  北青报:子君母亲和妹妹的家庭线人物都比较浮夸,有观众诟病说把一个女性励志故事,改编成了婆妈剧。

  秦雯:我们不仅仅是女性励志,也是一个都市成长题材,没有觉得是婆妈剧。是你们觉得只要有年纪大的老太太出现的都叫婆妈剧。其实我们也探讨了老太太这个年纪的人,我们也对她做了感情的关照。我们觉得不管任何年龄的女性都应该被关照到情感需求。

  “小三活得比正室还正室”?她更是主角成长的绊脚石

  北青报:有观众提出开篇罗子君的人物设计似乎对全职太太有些成见,比如“正室倒活得像小三”,反而吴越扮演的第三者看上去比正室还正室。 这样改编纯粹是追求戏剧效果还是为了其他?

  秦雯:我觉得罗子君只是全职太太当中的一个,我身边有全职太太,而且有不同样类型的全职太太。还是刚才那句话,任何一个角色,或者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代言整个群体。我们只是选取了一个我们认为比较适合讲故事的人物典型,然后把她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我们希望做一个冷静的、带有同情心的叙述者,可以让大家在看这个故事的过程中,各自有各自的体悟——毕竟任何人都不能代替别人去感受。

  北青报:吴越扮演的“第三者”凌玲关注度很高、争议颇大。你认为现实中这样的第三者能够成功吗?在这个角色身上你注入了怎样的观点?

  秦雯:这两天关于这个问题我跟吴越也聊过。凌玲首先是作为戏剧功能性的人物存在,她是主角成长过程当中的一个绊脚石。我们的处理是让她做一个什么样的“绊脚石”?怎么样能够让大家看到一个“绊脚石”的喜怒哀乐和生活?也许站在她的角度,我们会有一些同情、体谅,或者了解都可以。还是刚才说的,我们只是冷静、带有同情心地去展现、去叙述一个我们想要展现给大家的个体。

  “结尾改了六稿”?

  找到相信大家都比较喜欢的结果

  北青报:您如何理解罗子君、唐晶、凌玲形象?

  秦雯:我认为这三个女性,其实是每一个女性身上都会有的三面,并不是说绝对的这个人是她,或者那个人是她。罗子君的前半生也许是唐晶未来后半生会去往的地方。唐晶的前半生可能是罗子君后半生会去往的地方,我觉得不管是哪一种,首先都应该是独立的人格,然后是独立的生活能力,这是最重要的。至于职业妇女还是家庭主妇,我觉得没有褒贬的,没有哪个更好。

  北青报:据说结尾改了六稿,而且是在现场和演员一起边拍边商量,为什么会这样?

  秦雯:是因为故事走到结局的时候,人物都已经非常鲜活了,每个人的立场又不一样,所以不同的主创就会对于这个故事的结尾走向有自己不同的想法。我们为此改了很多稿,这个过程非常愉快,没有说谁是对的,或者谁是错的,我们最后寻找到了一个相信大家都会比较喜欢的结果。(杨文杰)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佳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冬病夏治”正当时
    “冬病夏治”正当时
    甘肃张掖:七彩丹霞美如画
    甘肃张掖:七彩丹霞美如画
    盛夏来临 西湖荷花进入最佳观赏期
    盛夏来临 西湖荷花进入最佳观赏期
    “朱诺”号首次近观木星“大红斑”,仅9000公里!
    “朱诺”号首次近观木星“大红斑”,仅9000公里!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54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