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微信朋友圈,在大都市里建起了“小镇文化”
2017-03-19 07:50:12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岁月有张凶手的脸》

  孙未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艾老头

  微信朋友圈,早已不再是简单的沟通工具,它的社群属性,使其成为“老牌人性”的“新道场”。孙未新作《岁月有张凶手的脸》写的就是一起发生在微信朋友圈的初中老同学系列杀人案:一次老同学聚会,四起汽车爆炸案;七名可能的犯罪嫌疑人,五个似是而非的真相;十五天的追踪,倒计时48小时的最后通牒……微信群里的昔日同窗,是高官是海归也是底层挣扎的商人……每个人,都藏着自己不可言说的“秘密”,同时也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给别人设下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孙未算是高产作家,且精品多多,这与她目前在读者中的知名度实不相符。但愿她写朋友圈这一“老牌人性”的“新道场”, 能为这样一位苦心孤诣的文学家觅得更多有缘者。之前确实看过她的不少作品,她写小说,兴致在于描摹当下的社会风貌,描摹活过的每一个十年。这样,当下看似普通却有时代特征的元素,此后会有“考古价值”。比如,之前她的一部小说写msn,几年后再看,msn灭绝,成为一代人的怀念,小说便有了历史风貌。

  新作《岁月有张凶手的脸》中,不时冒出空气指数,写了雾霾、食品安全、物价上涨、诚信危机等一系列生存焦虑,以及一起发生在微信朋友圈的杀人案日后都有可能让读者从中寻找“当年”的社会风貌。

  新作中,微信朋友圈作为线索、证据,始终贯穿于故事当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这并不只是一种新的表现形式,更多的是作者对社会、对人性的一种关注和思考。微信朋友圈的出现,是符合这个时代的心理学成因的。中国飞快地城市化,而故事所在地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又飞快聚集起来自全世界的居民。都市是宽容的,多样化的,同时也是孤独者的乐园。人与人的生活是割裂的,感情是碎片化的。一个人想要热闹时,满街的人,咖啡馆和酒吧里随时可以找到另一个孤独的人搭话,扭头就可以变做再次不认识。一个人想要独处时,埋头在街上走,找一家餐厅进去大吃一顿,不需要跟任何人打招呼或说话。但微信朋友圈,在大都市里建起了‘小镇文化’。”

  而这种文化的特质,就是“虚伪,但是特别有归属感”。在“小镇”里生活,出门遇见每一个人都必须微笑寒暄,不管你是否愿意,因为“小镇”里就这么点人,大家全部是熟人,你埋头走路不打招呼,别人还以为你对他有意见。“小镇”生活就是不停地相互点赞,相互展示每家每户房子外面美丽的花园和白色篱笆,房子里面的秘密套路很深,总之出门的刹那都会换做笑脸,务必表现得父慈子孝,夫妻情深。对于孤独的灵魂来说,这是一个幻境中的家园。虽然你每天耗费大量时间给别人点赞,回复留言,有时候觉得虚伪而无聊,但是当你需要有人点赞时,你总会有小小满足。

  常说“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脸,对于人类来说,是相互识别最重要的方式,你是谁,你在想什么,你是快乐还是悲伤,应该都写在脸上。

  但今天,脸,是一种何其虚伪的东西。每个人最努力掩盖的东西正在脸上。人们不管内心如何荒凉,都热衷于化妆、整容,使面貌变得更美;内心有了各种情绪,也以不在脸上表现为修养。脸,只负责显露“需要表现”的态度。于是,孙未让新小说中,帮警察找寻、辨别嫌疑人的男主角,患了脸盲症,这是一位连镜子里的自己也认不出的清秀男子。这一细节,荒诞而悲凉,同时也给读者阐述着这样的观点——也许脸盲症患者才是最容易看见真实人心,看清世界真相的人。

  可是那些没有脸盲症的人们呢?他们的人生又将在怎样的环境中挣扎或者享受呢!?

  《岁月有张凶手的脸》的故事,就发生在一个“虚伪,但是特别有归属感”的虚拟小镇,在这样的小镇里,你无论做什么都要顾忌周围的眼睛。你不能在酒吧买醉时乱发牢骚——会被老板看见,不能随便搭讪并一夜情——没准遇见的是你表妹的闺蜜,可以炫富,不能露穷,但是——也许你能干一票毁灭整个小镇的大事业。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成都:花开春意浓
    成都:花开春意浓
    重庆动物园三只大熊猫幼崽集体亮相
    重庆动物园三只大熊猫幼崽集体亮相
    美国务卿:为让朝鲜弃核将考虑“所有可能选项”
    美国务卿:为让朝鲜弃核将考虑“所有可能选项”
    丹麦宣布将引渡韩“亲信干政”主角崔顺实之女
    丹麦宣布将引渡韩“亲信干政”主角崔顺实之女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12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