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晚清民间械斗为何甚烈
2017-02-28 07:40:58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韩福东

  光绪十三年(1887年)七月,江西省弋阳、乐平两县发生了一起械斗巨案,惊动了江西护理巡抚(即代理巡抚)、布政使李嘉乐。他在派地方营勇弹压的过程中,又遭到乡民反抗,导致6名营勇被击伤。在正规的振武军出动消息传出之后,乡民自知官法难逃,才帖耳俯首,愿受公庭处罚。

  此械斗案导致三十余人死亡,其中多人被割头剖腹,内脏则丢弃一边,可谓相当凶残。参与械斗杀人的凶犯共四十余人,被押解到省城秋审,皆拟死罪,上海《申报》在报道此案时评论道:“此真以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者矣!”

  械斗发生在乐平县马姓宗族和弋阳县邵姓宗族之间,最初因“互争坟山坝水,挖毁墓牌起衅”,马胜佶等人将邵姓宗族的六人打死。六条人命案发生后,邵姓并未打算报官解决,而是采取私力救济的方式,准备以眼还眼。

  邵姓宗族内的两位领袖,先率人跑到乐平县马姓宗族的山上放火,烧毁了多株松树和一座茶亭。接下来,马姓、邵姓的领袖马矮子和邵升秀约好了械斗,他们分别在村内鸣锣纠集人马。最终马姓有39人、邵姓有35人参与,各持枪刀出村互斗。从械斗后果看,明显马姓占了上风,他们取了邵姓二十六人的性命,而邵姓则仅杀死了马姓五人。

  骇人听闻的是,因杀得兴起,马姓领袖马矮子等人割落了受伤后谩骂他们的邵保议、邵高三等五人的头颅,并将其肚腹割开,取出内脏掷弃。对面阵营,一个叫邵树梅的参与者,在用刀戳伤马有开后,亦因被辱骂,而将其额颅割落,复将胸膛、肚腹割开,取出内脏掷弃。

  在官府介入之后,先后有四十一名参与械斗者被抓捕。在将双方互争坟山坝水的争议妥断完结之后,官府将这些人做了判决。马矮子是起意纠集众人约期械斗的发起者,在械斗过程中亦有杀人,按例罪应斩立决,并枭首示众。邵姓的组织者邵升秀,按例罪应斩立决。其他犯有命案的参与者,则被判斩绞立决或斩监候不等。

  在江西护理巡抚李嘉乐对光绪帝的上奏中,他提到两年前——光绪十一年间,曾就广信、饶州二府(弋阳、乐平即属二府辖下)民风好勇斗狠做过专门的奏报,同样在乐平县,也曾发生程观葆等人参与的械斗案。

  李嘉乐并非唯一被民间械斗所困扰的地方大员。对械斗严重的地区,任命知县的时候会有特殊考量。在李嘉乐向皇上奏报乐平县程观葆械斗的同一年,两广总督张之洞、广东巡抚倪文蔚也在一份奏文中说:在海阳县知县被革职开缺之后,照例应由外地挑拣合适官员补位。该县“民情强悍,械斗成风,素称难治”,非精明干练之人不足以治理,只有归善县知县郑菼年胜任……

  广东是械斗大省,自不止海阳一县如此。张之洞在考虑海阳县知县人选的光绪十一年(1885年),花县(现广州花都区)也曾发生一起械斗事件,周、黄两姓人家因争夺坟墓而起纠纷,在官府迟迟未给出判决的情况下,决定械斗解决,导致伤毙多人。《申报》在报道此案时,这样描述械斗原因:“粤俗酷信堪舆,往往争占坟墓,以至连年构讼,彼则指为盗墓,此则称为灭骸,互讼不胜,酿为械斗。”

  对堪舆(风水)的迷信,是械斗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宗族的存在,又容易激化群体性械斗。所以我们看到,在南方宗族强盛的地区,械斗较北方宗族微弱的地方更容易发生。2006年,我曾采访报道过山西万载县的一次宗族冲突,其起因与一百多年前类似——墓地纠纷。

  回到1887年,江西省弋阳、乐平割头械斗案之外,在福州良浅亦发生江西帮盐船和汀州帮米船争夺停泊渡口,从互相口角升级为大规模械斗的事件,其死伤人数远较江西为多。

  冲突在11月某日夜半激化,有人抛火药包点燃盐船,火势蔓延导致渡口旁街道二百余家铺户亦被火烧,其中包括官运局。两天后,江西帮与汀州帮又鏖战一场,结果是无军器的江西帮,被汀州船以洋枪击退,据称“击毙江西船上人至百余名之多”。

  两帮械斗之处为长乐、建宁、泰宁等县交界之区,平日有事时各县官互相推诿,没想到这一年竟酿此祸端。泰宁县罗南樵县令介入后,要求两帮船只各退十里,但江西帮船只退二里左右,汀州帮船开始拒不从命,在县令再三劝喻之下,才退泊到十里外。江西帮见汀州帮退让,乃于当晚整队穷追,汀州船上约被击毙三四十人,另有无辜居民数十户遭焚烧。汀州帮人迁怒于罗县令,将其大轿击坏,并举火焚之。

  据称,江西帮伤毙人多,纷纷散去,无头目可与讲和;而汀州人则恐一旦散去后,反再度被江西人所困,故犹聚众防守。官府已派兵二百名前往弹压。在权力的介入下,河道略通。

  失败的江西帮承受了巨大的迫害。“所可恶者,凡在良浅者,其母女皆被汀人奸掠,守节自尽者约百余人。江西人已散,恐大兵撤后,汀人不免为复仇之举。”《申报》的报道这样说。百余人自尽的说法或有夸张之处,但即便对其进行压缩,帮派械斗火拼所造成的后果之严重,仍令人瞠目结舌。

  这些械斗案所彰显的暴力程度,符合我对那个年代的理解。正如美国学者斯蒂芬·平克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为什么会减少》中所言:“暴力下降的过程肯定不是平滑的,暴力并未全然消失,这一趋势也不能确保会保持下去。但无论我们观察的是人类数千年的历史,还是短期事态,大至发动战争,小到体罚儿童,暴力的下降趋势有目共睹,无可置疑。”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孤岛·夫妻·三十年
    孤岛·夫妻·三十年
    “烧火龙”迎“二月二”
    “烧火龙”迎“二月二”
    贵州梵净山现雾凇美景 宛如仙境
    贵州梵净山现雾凇美景 宛如仙境
    曼联夺得联赛杯冠军
    曼联夺得联赛杯冠军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4968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