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14位作家对2017的展望与预测
2017-02-17 08:37:54 来源: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016年底,莫言作品全编的长篇小说系列(11部长篇)已经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问世。2017年3月底,全新版的“莫言中短篇小说”系列(5册)将出版,并在年内陆续推出莫言话剧、影视剧作、散文随笔、文学演讲、文学对话等系列作品。其中有一大部分文字是2011年以来的作品。同时,将由出版社编选出适合青少年阅读的读本。另外,在长篇小说《蛙》正式发表出版8周年之际,推出《蛙》出版稿与定稿对照本,《蛙》最初写了上万字的初稿,后来因为文本结构问题推倒重写,这才有了2009年出版定稿的《蛙》。

  现在人过60,依然还是有写伟大文学的梦想,我经常在梦里面梦到写的一部经典作品要收尾,醒来发现还没写。如果一个作家没有这种写经典文学的梦想,那么我想我可以搁笔了,正是因为还有这样一种热情,还有这样的实力,还是要写下去。我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至今,很多次媒体预告了我的新作的内容,甚至是题目和出版时间,至今千呼万唤不出来,2017年能不能出来呢?我觉得今年还出不来。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

  非常坦率地说,我一直在努力,而且我一直很努力,尽管确实这几年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去过很多地方,做了很多的演讲,也写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其他文章,但是我对文学的这种梦想的力度没有减弱。我对写经典文学这种准备没有停止。我一直在搜集各方面材料,甚至也悄悄地到一些我准备写作当中的小说里面的人物生活过的地方去做一些调查和采访。总之,千方百计做准备,尽量想这个作品写得好一点。但愿我的新作出来不会辜负大家的希望。

  2016年4月由我的作品改编的同名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上映,中信出版社出版了“青茫”系列的第三本《向着光亮那方》,为电影主题曲《不说再见》写了歌词,这是2016年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三件事。

  电影和书都准备了两年多,歌词是专门写毕业季的感情,我对每部作品都是全情投入,2016年也没啥大遗憾和懊恼。好多同学说《不说再见》已经成为了自己新一代的毕业歌曲,我觉得挺开心的,因为以前的毕业歌都很舒缓,《不说再见》特别轻快,笑着流泪是我自己的感觉,很高兴大家都能感受得到。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是由新人组成的团队的作品,票房和口碑也都不错,让我知道一个合格的剧本有多么重要。《向着光亮那方》是我的第三本散文集,让我收获了很多中老年读者,这一点有些出乎意料,就觉得很开心——你一直坚持写,总会被人理解和看到。所以觉得2016 年充实饱满,学到了很多新的知识和经验。

  2017年我准备出版一本小说,在创作小说的同时,也带着编剧团队在写同名剧作的剧本,因为小说的概念和之前很不一样,所以出版社和网站的合作者听完之后都和我们一样兴奋。这件事从2016年下半年就开始准备,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当中。这些年做了很多的事,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做事情不要着急,也不要贪多,就认认真真琢磨一件事,围绕一个核心细细地打磨,这个世界一定会给你回应。

  2016年我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于写作《寻找爱情的邹小姐》的电视剧本,和参与电影《东宫》的剧本创作。

  应该来说,2016年是很特别的一年,它让我挑战了全新的创作方式。虽然《寻找爱情的邹小姐》的电视剧本和《东宫》的电影剧本都由我自己的小说改编,但剧本的表现形式和小说天差地别;所以是收获满满的一年,我学到了很多新东西,也换了一个角度来看待创作,甚至,换了一个角度来看待世界。

  2017年我会出版两部全新的小说,一部现代背景的爱情故事,一部民国题材的爱情故事。如果还有时间和精力,我甚至还想在下半年动笔写第三部新作品。写了十几年小说,这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新人一样,回到了创作最初的状态,每天醒来都有无数新点子从脑海里冒出来,有无数新故事,每天都有很多很多想要倾诉的冲动,所以对2017年特别期待,因为已经清楚地知道,这一年应该是我个人的写作大年。

  从写小说到写剧本,再从写剧本回归写小说,我有点像一个学生——最初是学文科的,后来去了理科班插班,过了一段时间,又回到文科班——有一种跨界之后的惬意和轻松。我已经试过另外一个世界,很好玩,很有趣;我又回到原来的世界,仍旧很好玩很有趣。这两个世界中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虫洞,让我随时可以跨界,这最有趣。

  2016年,30万字长篇小说《我们》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推出,参与电影《应许之日》《蚀心者》、电视剧《晨昏》的剧本创作。

  至于2017年工作计划,我正在创作我的首部古代题材长篇小说《抚生》,预计全文40万字左右,分上下册;计划于2017年6月到7月完结(至少完成上册),8月到9月出版面世。2017年下半年将创作一本中短篇集,除了收录以往的零散中短篇,另增加三个全新番外,分别为小说《蚀心者》傅七番外、《应许之日》丁小野番外、《许我向你看》陈洁洁番外。目前合集的形式和书名待定。

  此外,逐步完善新的现代题材小说构思及大纲,已有初步构思,计划于2018年出版。以及,继续参与《应许之日》《蚀心者》《晨昏》等剧本的创作或修改。

  随着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成立雪漠图书中心,2017年,我的事儿更多了。连春节,我也在抓紧工作,进行一些文稿的修订。因为刚完成一部长篇小说,这种修订,也算是一种休息了。

  30多年间,总在读书、写作和禅休。粗粗算来,我出的书,也有二三十本了。大百科全书出版社雪漠图书中心计划出我的书,旧作加上新书,小说加上心学大系,差不多有30本。在我的所有作品中,着力最多的,是小说,像“大漠三部曲”,从25岁开始写,到46岁完全出版,用了我20多年的生命;《西夏咒》《西夏的苍狼》《野狐岭》《无死的金刚心》,前前后后,也差不多有10多年。可以说,我的大半生命,都献给文学了。

  凉州人说:“人上五十,夜夜防死”,听来消极,却是实情。自弟弟的死提醒我生命易失之后,我就将生命看成了随时都会破灭的水泡,早将后半生里必须做的几件大事,提上议事日程了,只想完成自己的作品,只想把老祖宗的好文化传下去。完成诸事之后,便静静等那个非来不可的东西。

  我是一个有信仰向往的作家,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想用文学作品创造一个艺术世界。我常说,一个人只要能改变自己,变好一些,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我每年会进行创意写作的讲座,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听。我更愿意当好读者的朋友,跟大家一起成长,希望所有爱我的读者,把我当成您的同学,我们一起努力,共同学好中国传统文化,做一个好人,拥有平常活法平常心。

   1 2 3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雨中梅
    雨中梅
    城管统一制式服装亮相 年底前全国完成换装
    城管统一制式服装亮相 年底前全国完成换装
    直击新疆北部边防官兵雪原反恐演练
    直击新疆北部边防官兵雪原反恐演练
    美“风暴猎人”追拍极端天气
    美“风暴猎人”追拍极端天气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4832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