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张欣对“中国梦”的文学表达
2017-02-04 14:46:39 来源: 羊城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钟晓毅

  张欣的小说作品大多是直抵生存本意的自由抒写,长篇小说《终极底牌》和中篇小说《狐步杀》都有着深沉的济世情怀,更与现实贴得非常的近,在对日常生活的过滤和整合中,努力地将对现实的感情推向或衍生到对存在理解的高度,以贴近于生命脉动的灵动气韵,去寻求本真状态的生命主流和精神超越;她刻意回避那种流行的概念、智力、知识等貌似高深的意旨和游戏品性,而返回到情感情绪、善意温暖等生命本体性的状态中,去探寻生命的深层背景和终极意义。她说:人生的底牌,不过是平淡中的温暖,暗夜里的微光;所有的言情,无非都是在掩饰我们心灵的跋山涉水。

  小说内蕴着人生的各种复杂感悟,是两代人或不同遭遇的人同一时代和不同时代的各种生命阶段的刻录,张欣细致入微,繁花错落地描写那一个个个体的生命体验,把这些活泼泼的生灵,放置于社会转型的时代阵痛中,在他们的身体和心灵中都烙上了明显的时代印痕,无非是在企望让我们的生存与生活达到这样的理想境地:平淡中的温暖,黑暗中的微光,能照耀着一个福祉无限的世界的敞开,在这个世界里,公平雅正,蕴藉温暖,四时有序,父母在堂,无忧无惧,不急不躁,千秋万世的安稳岁月在那里缓缓流淌,两部作品灵动其表,深沉其里,这样的品质追求,可贵而稀缺;这完全是对当下中国的精神守望与价值期许,是中国梦实现的一种文学表达。因此,《终极底牌》和《狐步杀》,不仅仅有恶之花的盛开,更有希望之光在闪耀。

  张欣是都市小说写作最早的“弄潮儿”之代表人物,善于充分揭示商业社会人际关系的奥妙,并把当今文学中的城市感受和城市生活艺术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她始终关怀着她的人物在市场经济文化语境中的灵魂安顿问题,她的小说一直是在现实语境中展开的,艺术的触觉从来抵及时代的尖端之处,在文学的领域里对现实作直截了当的发言。

  《终极底牌》和《狐步杀》相信是张欣迄今为止付出了最多心血的长篇小说和中篇小说,眼见时代多变的潮汐,闯过时代多变的雷区,感受到身边的人物经历过各种风风雨雨,起起伏伏;现世、故人、社会环境、个人衷曲、常态、异秉、历史、人文、未来……如此丰繁,这个时代为文学所赋予的一切,在张欣的这两部新作中都能找到“蛛丝马迹”;小说在题材选取,人物设置和故事构造方面都颇具匠心,且细节鲜活,意象丛生,在错落有序的叙述中把一个个早已进入公共话语经验的话题演绎得意味深长:应试教育现象、单亲家庭现象、爱情婚姻现象、人性善恶变化现状等等被一一打量,小心拾掇,不无挑剔,不乏追问,不停期许,作者的赞美与评判不仅关乎个体性的现实,而且还关乎深沉的命运感以及未来想象的能力,文字体温灼热滚烫,同时又能够冷静自持,可贵的还拥有疏离和提升的能力,体现出描写现实生活的辽阔性、感受生活的宽阔和广度的一大进步,从而再自然不过地参与了对生命、时代、历史的精神整合,为她的都市小说创作增添了里程碑色彩。

  《终极底牌》和《狐步杀》采取了故事套故事的叙述方式,在文体的探索上显现出难得的自信和成熟,语风俏皮活泼有之,势大力沉有之、亦庄亦谐有之,写人物重性格和情味,绘故事识人心与奇趣,灵动着笑与泪,时空转换蓄满命运温凉,体贴生命的别样情态,依地气氤氲神思,总能以呈现的方式看穿时间和地域的障眼法,寄托悠远的人性之思,虽有影视文学的流风所及的故作惊人之情节,依然不失为近年来不多见的佳作,对今日的文学形貌而言,这两部带着张欣明显风格的作品必将留下一个格外扎实的印痕。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震撼!500余名同宗后裔同框拍摄全家福
    震撼!500余名同宗后裔同框拍摄全家福
    看看谁厉害!图片直击海狮大战长尾鲨
    看看谁厉害!图片直击海狮大战长尾鲨
    “抡花”
    “抡花”
    “年味儿”也怀旧!那些记忆中的自制春节零食
    “年味儿”也怀旧!那些记忆中的自制春节零食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4665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