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唐僧的婚姻:女性追求男性美的悲剧
2017-02-02 11:00:5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本文摘自《想不到的西游记》,周岩壁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5月版)

  《西游记》中有一个普遍的说法,唐僧乃金蝉长老临凡,十世修行的好人,一点元阳未泄,所以,有人吃他肉,延寿长生(第三十二回。唐僧肉是否可以使人长生不老,此处不论,可参看前一篇《唐僧肉》。我们来看看后一种说法。

  《汉语大词典》解释元阳是男子的精气。唐僧元阳未泄,是说他精气从来没有流失过,连遗精的事儿都没有发生过。所以,他的元阳才有那么非常的功效,不可思议。唐僧从来没有和女人发生过关系,我们知道。但说他元阳未泄,恐怕未必!唐僧无意中喝了子母河水,肚子大了,用手摸时,似有血肉块,不住的骨冗骨冗乱动。当地的老婆子给出的诊断是,唐僧吃了子母河水,以此成了胎气,不日要生孩子。后来, 唐僧喝了落胎泉水,方才解得胎气,化了那血团肉块。就是八戒所谓的 左右只是个小产(第五十三回)。此前还可以说唐僧元阳未泄,此后这个 说法就很难让人认同。所以,毒敌山琵琶洞的蝎子精美女驳斥一本正经 的唐僧:“你出家人不敢破荤,怎么前日在子母河边吃水高”(第五十五 回)?!饮食上有荤素,有些是佛教修行者人不得口的。在传统社会中, 女人也是一种物(property),尤物;常说秀色可餐,修行者和女人发生 性关系,那就大犯禁忌,算是破荤! 一落千丈,再难超生。玉通禅师和 妓女红莲的故事,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喻世明言》卷二十九)蝎子精 美女的话暗示,唐僧已破荤,也丧了元阳。而非常吊诡的是,唐僧纠缠不清的亲事,大交桃花运,恰恰是在他元阳已泄之后接踵而至!

  这时候,唐僧的取经事业进人瓶颈时期,从贞观十三年九月望的 前三日,离开长安,已过去七八个年头,而十万八千里的路程刚好走了 一半。在通天河边,唐僧对着他的团队自我检讨说,“我当年蒙圣恩赐了旨意,摆大驾亲送出关,唐王御手擎杯奉饯,问道几时可回?贫僧不 知有山川之险,顺口回奏,只消三年,可取经回国。自别后,今已七八个年头,还未见佛面”(第四十八回)!而一路上跋山涉水,栉风沐雨,非常艰辛,和在家人大不相同:在家人,这时候温床暖被,怀中抱子,脚后蹬妻,自自在在睡觉;我等出家人,那里能够!便是要带月披星, 餐风宿水,有路且行,无路方住(第四十七回)。也就是说,唐僧面临抉择:是把似乎遥遥无期的取经事业继续下去呢,还是留泊于安谧的港 湾,投人一个女人的怀抱,过世俗的温馨生活,接受肉体的润泽与情感的抚慰?这可是个大问题。

  在婚姻方面,唐僧具备有利条件:传统族长制社会,以家族为中心,所谓男权社会,个人出身,家庭的社会地位,是首先要考虑的。 唐僧是唐太宗的御弟,用女儿国驿丞的话说,唐僧诚是天朝上国之男儿,南赡中华之人物。另外,这个御弟相貌堂堂,丰姿英俊。唐僧这时 三十七八岁,经过世事历练,岁月打磨,犹如中秋节的苹果,青鲜尚在,去了艮涩,如霜降前的枝头红柿,尚未烂软,不文不火,不急不躁,最是男人一生的黄金时代。所以,唐僧在女儿国出现,女王一下子 就黏糊上他!明诏大号:寡人以一国之富,愿招御弟为王,我愿为后, 与他阴阳配合,生子生孙,永传帝业(第五十四回)。女王条件怎样 呢?首先,她的社会地位与唐僧很般配。其举止相貌,有过曲折情爱经历、对女人始终怀有浓厚兴趣的八戒,已代我们饧眼观看了:

  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花瓣,鬟堆金凤丝。秋波湛湛妖娆态,春笋纤纤妖媚姿。斜亸红绡飘彩艳,高簪珠翠显光辉。说什么昭君美貌,果然是赛过西施。柳腰微展鸣金珮,莲步轻移动玉 肢。月里嫦娥难到此,九天仙子怎如斯。宫妆巧样非凡类,诚然王母降瑶池。

  那呆子看到好处,忍不住口嘴流涎,心头撞鹿,一时间骨软筋麻,好似雪狮子向火,不觉的都化去也(第五十四回)。真美艳无瑕,无可挑剔!但为了取经事业,唐僧毫不犹豫,义无反顾,拒绝了这样一场理想的婚姻,一点儿都没有贪图富贵,绝不沉溺美色!

  这可以说是唐僧在婚姻问题上经受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考验。 在主动追求唐僧的女性中,女儿国王是惟一有生老病死的凡人。即,那 种让八戒看得骨软筋酥的美丽,是经不起时间的几度风霜,很快就会像 春花一样失去芳香和鲜嫩,像秋叶一样变黄,枯萎,凋零。所谓美就是 肤浅(Beauty is but skin-deep) !别的女性则不同,她们不但美丽,而且长 生,用美女蝎子精的话说,和唐僧可以百岁和谐也——决非夸张;但她 们仍然无法打动唐僧的心!

  女儿国之后,最先把唐僧弄到手的蝎子精,是个非常有能力的美女,不但八戒、悟空对之感到头疼棘手,就是如来佛当年也吃过她的苦 哩。她在雷音寺听佛谈经,如来见了,不合用手推她一把,她就转过钩子,把如来左手拇指扎了一下,如来也疼痛难禁(第五十五回)。蝎子 精不但能力强,手段毒辣,对敌老能占上风,而且目光敏锐,不为假象所惑,能够看到实质。前边说到她调侃唐僧已经破荤失元阳,就是一例。她千方百计要和唐僧做好夫妻,并不是像孙悟空说的希图唐僧的元 阳、元精——因为她清清楚楚地知道唐僧元阳已破!蝎子精和手下小妖 说起悟空和八戒,一再称作那两个丑男人!当面骂他俩是泼猴、野麁!透露出蝎子精美女对男人的相貌是非常看重的。而唐僧是个美男子,她贪图的其实是唐僧的美色!

  蝎子精美女代表着那种在男性社会中能力超强,令男人感到眩晕害怕的女人,专横、冷酷。男人在她们心目中,只是玩偶,可以随心所欲 地把玩、拆散、组装、摆置。在木仙庵谈诗的杏仙,则是才女的典范。这位作得唐诗的仙女:

  青姿妆翡翠,丹脸赛胭脂。星眼光还彩,蛾眉秀又齐。下衬一条五色梅浅红裙子,上穿一件烟里火比甲轻衣。弓鞋弯凤嘴,缓袜 锦绣泥。妖娆娇似天台女,不亚当年俏妲己(六十四回)用她同伴的话说,杏仙人材俊雅,玉质娇姿,不必说那女工针指,只这一段诗才,也配得过你唐僧。杏仙所以中意唐僧,和蝎子精又不同 了:是因为唐僧才气很好,其诗真盛唐之作,锦心绣口。但唐僧并不领情。杏仙虽有才情,却没有什么能力,不要说和蝎子精比较起来在追求 爱情时行动软弱,实际上是根本没有什么行动!但她的下场和蝎子精一样凄惨:孙悟空在恐日后成了大怪,害人不浅的堂皇借口下,嗾使八戒一顿钉钯,三五长嘴,连拱带筑,把杏仙(杏树)挥倒在地,根下俱鲜血淋漓。才女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蝎子精和杏仙优缺点都非常明显。而把她们的优点结合在一起,显得非常理想的一个仙女则是住在陷空山无底洞的金鼻白毛老鼠精。她能力强,性格温柔细腻,生活也很有情趣;居住环境,可说是世外桃源,别开天地,远离尘嚣,与世无争。悟空初到无底洞这个洞天福地,发现她越发打扮得俊了:

  发盘云髻似堆鸦,身着绿绒花比甲。一对金莲刚半折,十指如同春笋发。团团粉面若银盆,朱唇一似樱桃滑。端端正正美人姿,月里嫦娥还喜恰。

  这个又称半截观音、地涌夫人的老鼠精,坚信那唐僧乃童身修行, 一点元阳未泄,正欲拿他去配合,成太乙金仙(第八十回)。似乎还不知道唐僧在子母河边破了荤,失了元阳。情报陈旧,跟不上世界前进的步伐。这和她居所偏僻,很少和世间有交际大有关系,却害苦了她。她 后来和悟空、八戒等在拖拖拉拉的打打杀杀中,是否知道唐僧并不具备 使自己成就太乙金仙的能力,我们不好臆断;但她后来对唐僧的态度确有微妙的变化。由那种追求一夜风流,露水姻缘,野合苟交,急功近利,转而希望耳鬓厮磨,白头到老,消消停停,在人生的征途上相濡以沬,卿卿我我,海枯石烂,生死相守,苦乐与共。这个变化是在春天的花园里发生的,美女摘了一颗青桃,唐僧摘了一颗红桃:

  三藏躬身将红桃奉与妖怪道:“娘子,你爱色,请吃这个红 桃,拿青的来我吃。”妖精真个换了,且暗喜道:“好和尚啊!果是个真人丨一日夫妻未做,却就有这般恩爱也。”那妖精喜喜欢欢的,把唐僧亲敬(八十二回)

  最后,她被孙悟空挟制,不得不放弃唐僧,曾安慰自己:“留得五湖明月在,何愁没处下金钩!把这厮送出去,等我别寻一个头儿罢!” 就是说,天下好男儿多了,唐僧不行,也可以和别人喜结良缘。表明她在思想上还清醒,没像痴情的女子一样,在爱情的蛛网里只有挣扎的份儿,没有摆脱的希望。所谓“女之耽兮,不可说(脱)也”!(《诗 经•氓》)然而可惜知行不能合一:此后的行为表明,她实际上无法摆脱爱情的网罗,要么是无,要么是全部(all or nothing!);或鱼死,或网破!最终她也是两手空空,不但失去了唐僧,而且失去了她曾拥有的一切,也失去了自由!

  唐僧的最末一场婚姻,出现在他四十五岁。这时,虽然青春正在离他而去,但离目的地却是最近的,他明白自己的事业马上就要完满 (completion)。这个不合时宜的爱情追求者,是月中捣药的玉兔化身的天竺国公主,年登二十青春,在十字街头,高结彩楼,抛打绣球,撞天 婚招驸马。唐僧就被彩球有意打中;这位冒牌公主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招唐僧为偶,采取元阳真气,以成太乙上仙(第九十三回)。玉兔的这个想法,显得信息闭塞,少不更事!对她而言,就是青春期的噩梦。对 唐僧,完全是一场闹剧,是他对俗家生活的怀念一一 “我想着我俗家先 母也是抛打绣球遇旧姻缘,结了夫妇”——是对即将流逝的青春的无力的挽留与感伤的缅怀。玛丽•白恩士去世后,恩格斯四十三岁,他给马 克思的信中说:“我感到,我仅余的一点青春已经同她一起埋葬掉了。”

  这正是四十多岁男人的共有情绪与怅惘。

  由此,可以看出,这些热烈追求唐僧,甚至不择手段的女性,有一个共同特点:痴迷于唐僧的美色。唐僧到底如何俊美,我们不得而知;单知道他白白胖胖——蜘蛛精说他是个白胖和尚(第七十三回),养尊 处优——八戒曾抱怨唐僧:原说只做和尚,如今拿做奴才,日间挑包 袱牵马,夜间提尿瓶务脚(第三十七回)!悟空透露,师父平日好吃葡 萄做的素酒(第八十二回)。唐僧,是那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劳心者 流!大领导嘛,这样作威作福,可以理解。所以,唐僧的美丽,也就是 那种纤巧的花瓶式的美丽,是一种病态的脆弱(delicacy)。

  《西游记》里的女妖为何与男权社会有此共同嗜好?因为她们是一 类非常特别的女人。像女儿国女王、天竺国公主,一个拥有绝对权力, 一个和绝对权力非常近——天竺国王听说公主抛绣球打中一个和尚,心 甚不喜,意欲赶退,又不知公主之意何如,只得含情宣人;国王完全听 宝贝女儿的,百依百顺。权力会使一个人的欲望充分暴露出来,甚至被 渲染放大。武则天就是一个范例。《旧唐书》卷七十八:天后令选美少 年为左右奉宸供奉,右补阙朱敬则谏曰:“陛下内宠,已有薛怀义、张易 之、昌宗,固应足矣。近闻尚舍奉御柳模自言子良宾洁白美须眉,左监 门卫长史侯祥云阳道壮伟,过于薛怀义,专欲自进堪奉宸内供奉。无礼无仪,溢于朝听。臣愚职在谏浄,不敢不奏。”因为阳道壮伟,①床上功夫厉害,朝野上下议论纷纷,以至于大臣一本正经地谏阻!

  公主,可以举山阴公主为例。她是刘宋皇帝刘子业的妹子,嫌同 为先帝子女,皇帝六宫妃嫔多到上万人,而自己只有驸马一人。真是太不公平了!山阴公主对她的皇帝哥哥大大抱怨了一番。于是皇帝体恤妹情,为她配备面首三十人,专门提供性服务。公主胃口挺大,又特意跟哥哥要貌美的吏部郎褚渊,希望把他收编到自己的美男队伍之中。(《宋 书》卷七)

  像蝎子精、金鼻白毛老鼠精等,有翻江倒海彻地通天之能力、神 通。所以,在婚姻问题上,她们自然要居上风。林黛玉说得好:“但凡家 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红楼梦》八十二 回)。孔子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论语•子罕》)本来对色 并未限定性别。只是后人附会说是孔子见卫灵公与夫人南子同车而发此 慨;(《孔子家语》卷九,《史记》卷四十七)于是,好色成了男人的特 权。其实,对异性采取一种审美的眼光和态度,在先秦是没有什么区别的,男女皆可好色。《左传》桓公元年,宋华父督见孔父之妻,说,美而 艳;而文公十六年:襄夫人见公子鲍,说这男人美而艳,动了芳心,要和他通奸。所以,钱锺书说:“古之男女均得被目为‘美艳’也。”

  强势的女人追求美丽的男人,本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秦汉以来长期的男权社会不断地通过国家机器、导向明确的意识形态、有厌女症(misogyny)倾向的文化,对女性加以束缚和规训;到明代,极端专制政权与被僵化的程朱理学相得益彰,沆瀣一气,终于在婚姻问题上取得辉煌成果,女人不但没有主动追求美男的现实行动,而且泛漾这样的想法,都是一种罪,要受到精神上的谴责与良心上的折磨,甚至当下的体罚!②现实中的女人,完全被物化,失去了主体性、能动性。

  而正是这些主动追求唐僧的女妖身上,还保留着爱异性之美的原初 的鲜活和强大的生命力。在成熟到有点腐烂的男权社会中,这种行为无 法存活。所以,这些追求唐僧的女妖,无不落了个悲惨的下场,在舆论 上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同情。唐代女道士鱼玄机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太平广记》卷二七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按照社会批判理论,唐僧应该是男权社会中酋长式人物,悟空、八戒等是他手下服服帖帖的奴隶悟空曾对唐僧说:“你要吃斋,我自去化,俗语云: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七十二回)。唐僧生病的时候,悟空又对唐僧 说:“我等与你做徒弟,就是儿子一般。”又说:“养儿不用阿(屙)金溺 银,只是见景生情便好。”(八十一回)。——由于这样一个立场,唐僧 自然本能地维护那种男性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婚姻制度,所以对那些向他 开展的热烈追求,一概冷冰冰地毫无响应!也就不难理解了。同时,这一向唐僧示爱的行为,显得非常吊诡。简直和林之洋在女儿国被迫缠足 被女儿国王作为妃子纳人后宫异曲同工。(《镜花缘》三十三回)。无意中,有点以牙还牙的恶毒,针锋相对的认真。这正是处于萌芽状态的女 性主义者(feminism)的行为特点。

  说这些追求唐僧的女魔头是女性主义者的前身,并不过分。因为明代中晚期,出现资本主义的萌芽,出现了李贽那样的异端,X对传统的 婚姻制度质疑、挑战、破坏,都是不可避免的。当人成为独立的主体 (subject)日时把异性的两个人联结在一起的婚姻,不但要考虑和满足 自己的欲望、利益,而且要照顾到对方的欲望和利益。这是一个难题,叔本华用两只刺猬的困境(hedgehog's dilemma)做了说明:他们为了取暖而相互靠近,为了不刺痛对方而保持距离!

  马克思、恩格斯在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旗帜鲜明地要求:“消灭家庭!” (abolition of the family!)并断定“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最终将会消失。”但这样一个危机四伏、漏洞百出的婚姻制度,其核心是一夫一妻制(monogamy),并且受法律的保护这也是我们今天实行的婚姻制度;而我们的传统社会,承认的是一夫多妻制 (polygamy)。在这样的环境下,要求有心郎,自然是镜花水月!

  在现今男女平等的社会里,越来越多的离婚固然显示出一夫一妻制 的弊端,像马克思、恩格斯所抨击的那样,但它同时也表明婚姻中的双 方都成为名副其实的主体。(参看后文《观音菩萨的性别》。)男人不但 可以自由地追求和欣赏异性美,女人也有这种权利,不必像在传统社会中女性大多数只能是被处置的对象(object),或者像追求唐僧的女魔头 那样劳而无功,下场凄惨。在婚姻中,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做好两个独立主体的协调;就好比在钢丝上行走,要保持平衡,其难度可想而知。所以鱼玄机的“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还要长期存在。只不过,这个“有心郎”的“郎”字,不光是李隆基《好时光》里的“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也是女郎之“郎” !

+1
【纠错】 责任编辑: 林平
新闻评论
    温州文成民房倒塌多人被埋
    温州文成民房倒塌多人被埋
    罗马尼亚民众抗议政府通过修改刑法紧急政令
    罗马尼亚民众抗议政府通过修改刑法紧急政令
    英国下院投票支持授权首相启动“脱欧”
    英国下院投票支持授权首相启动“脱欧”
    中国驻马大使表示继续敦促马方加强搜救沉船失踪者
    中国驻马大使表示继续敦促马方加强搜救沉船失踪者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4578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