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意大利托斯卡纳的艳阳让人迷恋
2017-01-30 17:00:1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本文摘自《该不该在一起》,戴军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年8月版)

  托斯卡纳的艳阳

  我去过很多次意大利,每次都会流连在它的各种文艺复兴时期的古老建筑里。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和拉斐尔,会让人沉迷在那个年代里,不愿意回到现实的世界。

  有段时间,疯狂地迷恋意大利,以至于我一个对足球和赛车毫无兴趣的人,都迷恋上了意大利足球,然后,还颠颠地坐火车特别去了一趟都灵,参观了那疾如闪电的跑车。

  在梵蒂冈,我经当地的媒体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主教大人。

  这是一位笑眯眯的犹太老人,非常和善,那年已经八十多了。二战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为了躲避纳粹的屠杀,他们举家躲到了上海。所以,他对中国有着非常不一般的感情,至今还会说上海话。虽然跟老乡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是,听着一位外国爷爷说着自己家的母语,心里还是分外亲切。

  他的学识是如此渊博,对我所有的提问都会引经据典,细细解答。虽然在学校时,我们都学过世界文化和历史,但是,和他聊天,我竟然觉得自己是个文盲。

  我只好拿现代文学来对付他,跟他讲起了那两年最火的作家丹•布朗。

  想不到主教居然看过《达•芬奇密码》,关于细节的问题他又做了一番更正。

  我说:“那您有看过《天使与魔鬼》吗?里面有个情节,说从天使古堡到梵蒂冈,有一条暗道,书里这么写的,光照派的凶徒就是通过暗道进入地下墓穴,杀了红衣主教。”

  老人笑着回答我:“那是小说,很多东西都夸张了。可是,暗道是有的,你想走走吗?”

  瞬间,我的心跳加快了,说:“暗道在哪儿?”

  他说:“你看,这天使古堡到梵蒂冈之间有一公里长的城墙,你注意到没有?暗道就在城墙里,当时建造的原因,就是一旦梵蒂冈受到攻击,教皇可以迅速地转移到天使古堡里避难。”

  主教看我对这些古建筑如此着迷,他说:“可惜我明天要离开梵蒂冈,否则可以带你走一趟了。”

  我说:“我特别喜欢的一部电影叫《托斯卡纳的艳阳》,我想去托斯卡纳住几天,不知道托斯卡纳在哪儿?”

  主教一听就乐了,他说:“你过两天要去的佛罗伦萨,就是托斯卡纳的首府。”

  啊?跟我在电影里看的不一样,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葡萄园,还有连绵不绝的山丘,山顶上会有中世纪的古堡,在艳阳下熠熠生辉。

  主教说:“没问题,我替你安排,让你去山上的中世纪古堡过夜吧。”

  我在佛罗伦萨的落脚处,是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古老修道院的后身,有一家非常家庭化的酒店。

  那天,真的是艳阳高照,一辆古董奔驰车停在了门口的石板路上。车上下来一位年过五十的司机,穿着笔挺的白色制服,帽章和肩章在太阳底下闪烁着光芒。

  他,就是古堡主人派来接我的。

  我和《环球时报》驻意大利的记者小张钻进了后座,心里忐忑,这是一番怎样的奇遇?

  出了佛罗伦萨,道路变窄,慢慢地,映入眼帘的,都是田园风光了。

  满眼的绿,那种灿灿的、鲜艳欲滴的绿,那种久违了的绿,让我一下子进入到

  电影的剧情里去。心情变得好复杂,坐在这车里,突然有种要去古堡会情人的感觉。

  车子开始盘旋着往山上开,果然,山顶上有一座古堡,美得完全不真实。

  果然是穿过了望不到边际的葡萄园,一直开到了山顶。

  这个画面怎么如此熟悉?好像在梦境里出现过无数回,下车的一瞬间,我居然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车子停在古堡前,高大的拱门旁,站着一位老夫人,她就是古堡的主人。

  老夫人快七十了,一头金发已开始泛白,脸上淡淡的妆,凸显出一对摄魂夺魄的美目来。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开司米套装,那种风采,完全可以盖过索菲亚•罗兰。

  我们跟着她走进古堡,地上铺着纯白色的羊毛地毯,一只大狗在撒着欢儿地跑,我不知道这纯白的羊毛地毯是怎么保持洁净的。

  每一间房间的墙壁和穹顶,都是色彩斑斓的壁画,老夫人说:“这画的是十七世纪,我们家族的人在这里举办婚礼的场景。”

  “有两间房间的壁画已经淡去,没有得到很好的修复。以前的那个画师已经去世,现在的年轻人不再愿意做这个职业了。”

  我们来到了地下酒窖,那是在古堡的地下掏空,挖出来的一个工厂啊。酒窖高大敞亮,放满了各种橡木的酒桶,在一个房间里,有一个石台,上面放着很厚的一本羊皮书。

  老夫人说:“我们每一次采摘的葡萄,酿的每一桶酒都有记录,你看,这一面墙壁,都是这种羊皮书。”

  我们坐在酒窖里开始品酒,白的、红的、到后来有点微醺时,又开始品尝用葡萄酒做的各种饼干。

  正式午餐时,我觉得我已经喝得有点多了。

  老夫人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她曾经是南美洲某小国的第一美女,嫁给了他们国家的首富,后来丈夫去世了,她继承了遗产,富可敌国。又嫁到了意大利这个有古堡的世家,开始她后半段的人生。

  觉得,从走进这古堡的一瞬间,我已经陷进了一个传奇里,无法自拔了。

  当管家送上一大盘烤野猪肉时,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我悄悄问他:“你是不是来接我的司机?”

  他点点头,笑嘻嘻地说:“是的,先生,我只是把制服换掉了。”

  我又说:“这菜也是你做的吗?每一样都是人间美味啊!”

  他特别高兴,说:“先生,厨娘是我的太太。”

  不一会儿,他拉着他太太的手出来了,那是一个胖胖的厨娘,笑得像一朵花,

  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她说:“La ringrazio(谢谢你)。”

  我们在古堡的露台上坐了许久,看着太阳慢慢地落下去,那是我这辈子看到过的最美的夕阳。

  那时候,天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了,慢慢地,那片火光顺着山坡洒向了葡萄园。

  一眼望不到头的葡萄园,在转瞬之间,从暗绿色变成了火红的金色。

  一直、一直,燃烧到了天边。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除夕夜,他们和“飞豹”一起为祖国守岁
    除夕夜,他们和“飞豹”一起为祖国守岁
    火树银花闹新春
    火树银花闹新春
    神气又神奇!考古专家带你看文物里的“萌”鸡
    神气又神奇!考古专家带你看文物里的“萌”鸡
    南非华人举行盛大烟火表演庆祝新春佳节
    南非华人举行盛大烟火表演庆祝新春佳节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4578391